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周翔】许我向你看(上篇)

【上篇】

  一  

  九月份的Z城依然热意不减,当全身上下包得严严实实的孙翔走下车的时候,只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热辣的阳光照射着大地,一切都是明亮而灼眼的。  

  他站在这个高档住宅区的大门前,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周泽楷,我到你家门口了。”

  20XX年9月17日,在轮回前副队长孙翔宣布退役后的一个月,他从S城回到老家,又从老家辗转千里,来到了老搭档、原“一枪穿云”的操作者周泽楷的新家。  

  而接到电话的周泽楷此刻仍在高铁上,那道熟悉的声音,让周泽楷心里洋溢起久违的欢喜。  

  周泽楷是在三年前退役的。  

  他在给轮回拿下了第四个冠军的鼎盛之时宣布退役,虽然当时外界根据他的状况纷纷猜测他还会再继续一两年的职业生涯,但他还是选择了急流勇退。  

  在事业上,周泽楷对自己的规划向来清晰。他为“荣耀”奉献了最宝贵的青春,交出了最漂亮的答卷后,就开启了另一段的旅程。  

  他选择当了一名摄影师。  

  那是除荣耀外,他人生的第二个梦想。  

  他用三年的努力,让自己踏入了这个职业圈子,现在和人一起在Z城开了一家工作室,虽处于起步阶段,但前景十分不错。  

  相比周泽楷的目标清晰,孙翔对于退役后的生活则没有太多设想。从他十六到二十七这十一年里,一心一意去做的事只有荣耀。在周泽楷离开以后,他也不是没想过退役的问题,但每次都想不出一个答案:到底还有什么能像荣耀一样,让他这样投入与热爱。  

  好在孙翔不是钻牛角尖的人,想不出就想不出吧,他能做好的,只有眼前的事情。  

  更何况那个时候,还有他对周泽楷的一个承诺:带着轮回,再拿一个冠军!  

  孙翔花了两年的时间与新搭档磨合,在第三年、周泽楷时代的轮回队员基本换血的情况下,替轮回拿到了第五个冠军。  

  彼时二十七岁的孙翔也已经是一名老将了,他不可避免地感受到了自身状态的下滑。虽然他仍然喜欢荣耀,仍然想要打比赛,说不准仍能奋力一搏,但他在拿到冠军的那一刻骤然理解了周泽楷当时的心情:他希望自己在荣耀里的身影,就永远留驻在这最辉煌的一刻。  

  于是退役,告别。  

  当时周泽楷正在大西北拍摄,没办法赶过来。他在电话里跟孙翔致歉,孙翔好脾气地说:没事儿,等你回家,我去找你好了……反正我每年都会去找你的嘛!

    周泽楷笑着说:好!  

     虽说周泽楷退役以后来到了H城,但他与孙翔仍常有见面。平常是周泽楷回S城时上去俱乐部找孙翔,到了夏休期,孙翔则会打包行李,到周泽楷这里小住一段时间。  

  前两年,周泽楷还只是租房子住,一直等到第三年,工作室正式成立了,周泽楷才终于决定买下这里的一套房子。  

  房子前段时间才装修好,周泽楷给孙翔邮了门卡和钥匙过去,还附上了地址。  

  孙翔收到包裹时哭笑不得,打电话给周泽楷说:你搞什么名堂啊?怕我不来还是怕我找不到你家啊?  

  周泽楷向他解释,说自己这段时间出差频繁,怕孙翔来时他不在家。 

  孙翔忍不住吐槽:你是不是傻呀?我来之前难道不会跟你确认一下吗?

  不过,当这次孙翔比周泽楷早半天到达H城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周泽楷未雨绸缪的好处:他可以直接从车站到达目的地,而不用等着周泽楷去接他。  

  傍晚,他打着哈欠给周泽楷发短信:还好你提前给了我钥匙,不然我现在都没地方去。  

  周泽楷忍不住笑了。  

  待他到家时已是晚上八点,他站在单元楼下望向自己家的那层,只见万家灯火中,那里也亮着一道等待旅人归来的光。  

  二、  

  周泽楷进门的时候孙翔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睡得熟,周泽楷把东西放下又收拾了一圈也不见醒来,倒是周泽楷给他盖空调毯的时候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嘴里咕哝着说你终于回来了呀。  

  周泽楷嗯了一声,问他要不要进房间睡。孙翔揉着脑袋在迷茫中思考了一会,说自己肚子有点饿了,要不要一起下楼吃点宵夜?  

  周泽楷露出无奈的笑,知道自己提醒孙翔及时去吃晚饭的信息又没被对方当回事。孙翔在周泽楷开口责备之前赶紧为自己找借口:我刚才是想自己煮点东西的,谁让你这里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周泽楷在这套新房子里住的时间还不长,很多东西都没添置,加上这次出差有一个多月,冰箱里几乎是空的。好在上来时周泽楷顺便在小区超市里买了点菜,现在好歹可以去厨房煮碗面。  

  孙翔一听就高兴坏了,让周泽楷赶紧把东西拿出来。  

  退役以后,周泽楷学会了做饭。还是职业选手的时候,有可能伤到手的活计是一概不碰的,况且那时候也忙,退役以后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有一次孙翔休假来找他,俩人下了几次馆子后孙翔就腻了,说是想吃点家常菜。可无论他还是孙翔,除了煮泡面就没有别的拿手菜。不过他们还是兴致勃勃地去超市买了一堆的菜回来。然后由周泽楷掌勺,孙翔百度+切菜,愣是让他们整出了四菜一汤。虽然那味道一言难尽,但这手忙脚乱的过程却让他们觉得新鲜有趣极了,俩人嘻嘻哈哈地把第一次合作成功的菜全吃部一扫而空。结果到了大半夜,肠胃不好的孙翔就闹起了肚子,周泽楷开车去外面买药,绕了大半个城市。

  后来周泽楷就有意去学了。  

  做饭不是什么难事,多下点功夫,便能将色香味占个七八成了,缺了那么点的是吃饭的人,一个人难免懒得下厨。  

  所以孙翔来的时候,总是周泽楷厨艺进步神速的时候。  

  孙翔也不闲着,一般都会给周泽楷打下手。他炒菜不会,切菜却刀法精准得仿佛大厨。一开始周泽楷还不敢让他拿刀,结果他说他在家的时候,一直都是他给他妈洗菜切菜,早就习惯了。  

  孙翔身上总是有这些让人感到意外的地方。  

  明明平时看着就像个在家里被宠到大的小少爷似的,十指不沾阳春水才是他的正确人设,谁会想到他其实也是从小帮着父母做家务的乖乖他仔呢?只不过说话口气倒是一如既往,总是得罪人的语气,抢走周泽楷手里菜刀的时候还充分嫌弃了一下周泽楷的刀工,说什么土豆丝都被切成了土豆条,这么丑还让不让人吃了?算了算了,切菜这种精准的活还是让他这样手指灵活的帅哥来吧!明明是帮忙的事,却非要把话说得难听一点,好像嘴上再示点好,就会没面子了似的。  

  对于这样的孙翔,周泽楷觉得真是可爱极了。  

  富于节奏的切菜声在厨房响起,周泽楷系上围裙,走进了那间开始拥有烟火气的厨房。  

  热腾腾的面很快做好,孙翔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狼吞虎咽的样子,好像饿了很久。  

  “还是你做得最好吃!”这夸奖,孙翔绝对是发自肺腑的。  

  周泽楷抿嘴微笑了一下,回了一声“慢点”。其实周泽楷并不觉得自己的厨艺有多高超,只不过他做饭的所有口味,都只是为了迎合一个人。所以不管是不是真的好吃,起码那个人会觉得好。  

  周泽楷和孙翔聊起接下来的打算。  

  “不知道,没想好。我爸让我要么跟着他做生意,要么找间公司上班,我都不感兴趣。还有一些综艺节目的邀请,也有影视公司跑过说要签我,不过我都给推了……懒得想那么多了,想玩个半年再说。还是你这里清净……”说起退役后在家里发生的事情,孙翔语气里有点不耐烦。  

  直到退役,孙翔依然没想好人生里的第二个事业应该是什么方向。那些娱乐圈的邀约也好,他父亲的安排也好,并非在退役后才出现在他面前,只是还在打比赛的时候他没深入去想,觉得可做不可做的,都无所谓;但当真面临这些将来时,他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发现,自己只有对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才会有持续迸发的热情。他刚出名那会,无论是接受记者采访、拍广告还是上综艺节目,都是一开始兴致勃勃,后来就明显兴致缺缺,只是因为工作需要才配合。他确实享受被镁光灯聚焦的感觉,但他更享受在赛场上由胜利所带来的掌声与荣光,那种激烈的对抗、澎湃的热血,那种所向披靡的美妙才是真正让他沉迷的。  

  所以他知道自己做不好那些事。什么拍戏啊、什么做生意啊,别说一辈子,他连一个月都不想去浪费。他素来不会做认真缜密的分析,比如什么样的职业有前景,什么样的工作更适合他之类,27岁的他依然更多地凭借直觉行事。不喜欢就不喜欢,他是不会勉强自己的。

  周泽楷问他,那留在俱乐部或者去联盟?  

  周泽楷的意思是想问孙翔是否继续把荣耀当成自己的事业。孙翔又摇了摇头,说自己干不好教练的活,也不会做行政。很多选手会选择继续在荣耀里发光发热,但孙翔却知道这依然不是自己想要的未来。  

  孙翔呼哧几下把碗里的面吃了个干净。周泽楷站了起来,一只手接过他的空碗,另一只手顺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没关系的,慢慢来。周泽楷微笑着说,表情里有点安慰他的意思。  

  孙翔干笑了两声,一时想起了什么,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三两步地躺回到了沙发上玩手机。  

  三、  

  孙翔手游玩得心不在焉。  

  他没好意思告诉周泽楷,其实自己这次出来,倒不是被他爸关于工作的事情给烦的。  

  他的父母其实都不是太担心他的工作,毕竟他自己不缺钱,他家也不缺钱。父母甚至觉得,如果他觉得累,那休息个一年半载也无妨。  

  但有一件事却是孙翔他妈的心病。  

  在孙翔母亲看来,所谓“成家立业”,成家还在立业之前。她的儿子早早就立了业,却年近30还没成家。——虽说事实上孙翔才周岁27,可按着孙翔家乡的虚岁算法,他今年都29了,四舍五入就是三十了!可不就是个大龄单身汉?  

  孙翔他妈对孙翔单身这件事特别耿耿于怀。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儿子居然会一把年纪了还不谈恋爱。明明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拿糖果哄女孩开心的儿子怎么会不想着谈恋爱呢?她眼看着孙翔从16岁出道27岁退役,从英俊少年长成了英俊青年,漂亮女孩子却一个没往家里领过。每次问他谈没谈恋爱,每次都说自己忙,没空谈!  

  二十来岁的大好小伙子居然无心找对象,可把孙翔妈愁坏了。她把原因归结于俱乐部男女比例悬殊造成的恶劣环境,觉得是一堆抠脚宅男把自己儿子给带坏了。  

  其实情况并不像孙翔妈想得那么严重,打比赛的那几年,孙翔还是谈过一次恋爱的。孙翔个高人帅,一直都挺招女孩子喜欢,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有一排的女同学塞纸条,成为荣耀大神后收到的女粉丝情书更是不计其数。不过孙翔觉得做人得有原则,艹粉这种事不能做,不然有损大神的形象。所以他唯一一次谈的恋爱,对方是圈外人。  

  他和那个女孩的认识属于巧合。  

  那一次他和周泽楷出门吃饭,邻座正是那个女孩和她的闺蜜。他们用的是同一款的手机,一不小心,俩人的手机就拿错了。后来换好约手机,到了地点却下起了雨,孙翔请女孩吃了个饭,一来两去,就认识了。  

  孙翔这场恋爱谈得平淡如水。虽然他觉得女孩确实挺温婉可爱,但他们的圈子重合度实在太少了。彼此共同的兴趣爱好就找不出一二来,聊天时颇有点鸡同鸭讲的意思。他可以对着周泽楷这样的闷葫芦讲半天的单口相声,却不知道如何想出更多的话题来取悦自己的女朋友。  

  瞬间迸发的热情很快就消逝,慢慢地联系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女孩在微信上提出分手,他竟还有那么一刹那的迷茫。  

  这就是恋爱啊!——没意思!  

  孙翔对此作了三个字的最终总结,感慨着自己又迈过了人生的一道槛,把这红尘的纷扰看破了七七八八,基本上是个不再为情所困的成熟男人了。然后在这之后一心一意地投入荣耀女神的怀抱,早恋晚恋都没再恋过。  

  这些多年他也没觉得少了什么,可他妈却不显然不这么想。  

  所以,当孙翔一退役回家,他妈就热火朝天地张罗起了相亲大计。孙翔自回家后就没消停过,有时候一天还得赶好几个场,可把他烦透了。孙翔一烦态度就变得不好,后来有一次相亲直接见面就和对方说再见了,坦白说是自己被家里逼的,不想相亲。完了还有大半天的空闲时间,顺便就去附近网吧玩了几个钟的游戏,还帮三界六道抢杀了一只BOSS。  

  他妈气得不行,问他是不是就想这么一辈子单着了,还是等着哪家的仙女下凡才肯娶啊?  

  孙翔居然在那一瞬间想到了周泽楷,他心说,也不用仙女啊,周泽楷那样就行,能陪我打游戏,打得不能比我差,不然没意思;要能做饭给我吃,平时没事一起去健身房举个铁什么的;话不能多,叽叽喳喳的太吵……  

  回过神来后又愣了一下:我想周泽楷干什么?  

  不过这个问题他也没往深了去想,脑子里立即又被另一个念头占据了:还是去找周泽楷玩吧,在他那儿,日子过得真是舒心多了。  

  就这样,孙翔二话不说来了周泽楷的新家。他觉得被逼着相亲的自己还挺糗的,哪怕跟周泽楷这么熟了,他也不好意思跟对方说。男人嘛,最要紧的当然是面子啦,是吧?  

  周泽楷洗了好碗,朝着沙发的方向走来。孙翔整个人躺在沙发上,几乎把整个沙发都给占了。他也没有坐起来给周泽楷让座的意思,只是把两条腿往上抬了抬。周泽楷绕过他的腿坐了下来,孙翔就理所应当地把脚搁在了周泽楷的腿上。  

  周泽楷打开电视开始看晚间新闻,目光十分专注。

  孙翔通过余光偷偷地打量周泽楷,心里不禁想到:周泽楷是不是也有过被家里逼着相亲的经历呢?他好像从来没说过?不过一旦想象那个画面,孙翔就忍不住想笑。就凭周泽楷那“嗯嗯啊啊”的口才,场面肯定冷得不行。他一定十分局促,坐立不安,好像对着坐着的是要吃人的大怪兽,脸红红的,说话只能单音节……  

  周泽楷转过脸,疑惑地看着自顾自傻笑的孙翔,孙翔还沉浸在那样的想象,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这样以后可要怎么追女孩啊?  

  什么?周泽楷不明所以地望着孙翔,表情有点呆萌。  

  孙翔觉得心脏像被什么敲击了一下,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移开视线,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咳,你也根本不用追嘛,追你的那么多。  

  “联盟第一脸”啊,那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多少女孩因为周泽楷的一张脸开始关注荣耀、关注轮回,他站在那儿就是一副活广告。可为什么周泽楷一直不谈恋爱呢?退役了也不谈?对了,他到底有没有谈?  

  孙翔不愿深想了,他发现,思考这个问题会让他不太舒服,好像有种莫以的烦躁从内心深处升腾起来。得了,还是专心玩自己的游戏吧!  

  当周泽楷发现孙翔并没有想跟他交流的意思,便把头转了回去。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又有种想揉揉孙翔脑袋的冲动,算了!他长出了一口气,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小白痴!  

  四、  

  孙翔抱着睡衣,问周泽楷客房在哪。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指了指主卧的方向,说,一起睡吧。  

  孙翔“哦”了一声,打着哈欠,抱着衣服进去了。  

  孙翔并没有对这样的安排过分稀奇,因为在从前搭档的岁月里,他们就经常同床共枕。  

  倒不是因为轮回穷得连两个王牌的单独房间都安排不了,这事说起来,倒是他们相处融洽的一个契机。  

  周泽楷一直都有轻度的睡眠障碍。他的失眠属于精神衰弱,源于家族遗传。小时候表现得没那么明显,只是容易多梦。自从成为电竞选手以后,每日过多地接触电脑,再加当上一队之长后的操心劳神,让他的精神衰弱有了充分发展的空间。尤其在压力和强度都非比寻常的赛季,失眠的症状就表现得特别明显。  

  为了不影响发挥,他必须要保证充分以及良好的睡眠质量。为此,周泽楷也进行了不少的努力。比如说积极锻炼,又比如睡前泡脚,香熏加精油等等,基本上能试的方法都试了。效果不能说没有,但也只能说马马虎虎。 

  孙翔刚来轮回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当时恰逢他们去浙江中部的一个城市打常规赛。出发前准备好的大车出了点状态,换上了临时调来的中巴。中巴有点小,车上一个多余的位子没有不说,几个高高大大的队员还得在最后两排的位置里挤成一团。  

  原本江波涛和周泽楷坐在前排的二人座,但江波涛想到孙翔初来乍到的,跟大家都不熟,把他扔到最后面跟人挤成一团不好,就自己跑到后面的位置上去坐,把周泽楷身边宽敞的“宝座”让给了他。  

  孙翔跟周泽楷点头示意后坐了下来,一路无话。  

  刚来轮回时的孙翔和周泽楷关系一般,甚至称得上有点儿不太对付。 

  孙翔并不是内向沉默的人,只不过因为转会前被嘉世垮台时的一系列遭遇打击得灰头土脸,导致他来到轮回时并不曾带着从前那种令人印象深刻却倍觉幼稚的不可一世,却是像一个普通的青年人一样,带着初来乍到者难以避免的忐忑,怀揣着一种对新环境的戒备与警惕,极有保留地与轮回土著们打着交道。  

  加上周泽楷本就不擅言辞,虽然内心是很希望跟孙翔快速地搞好关系,让他融入进这支队伍,成为和自己配合默契的搭档,但事实上进展却没有那么快。  

  孙翔和周泽楷的不对付带着那么些暗潮涌动的意味。  

  虽然平日里,孙翔积极训练、也积极配合,可是他对于周泽楷——确切的说是“一枪穿云”——似乎有点过于在意了。他们时常会进行分组作战训练,如果是孙翔和周泽楷分到了一个组,他倒也不至于不配合周泽楷,只是相较于互相配合,他更在意自己的发挥与表现有没有胜过周泽楷,即使是配合的动作也带着几许争胜的意味:看,这里是我帮你扛住了;看,这里又是我替你打开了包围圈……如果是分到了不同的组,那几乎可以肯定,孙翔会一路盯着周泽楷穷追猛打。  

  正因为有着这样微妙的情绪,所以孙翔和周泽楷的相处有点不尴不尬。周泽楷明白,作为一队之长,他必须做点什么来尽快改善他和新队友之间的关系。  

  开车后,轮回一众在后面说说笑笑,周泽楷偶尔也会转过头去听,但孙翔却并不参与,只是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周泽楷想跟孙翔说点什么却找不到话题,几番犹豫后还是决定放弃,闭上双眼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泽楷忽然感到肩头一沉,睁开眼睛一看,竟发现是孙翔把头靠到了他的肩膀上。  

  孙翔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了,身体歪斜,呼吸变沉,头靠到周泽楷的肩膀上时还舒服地蹭了蹭。周泽楷有点发愣,跟新队友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让他一时有些错愕。  

  周泽楷僵着身体不敢动,这让孙翔睡得越发惬意,挨在周泽楷身上也越挨越紧,恨不得把整颗脑袋都贴在周泽楷的肩膀上。  

  看着入睡后嘴唇微微嘟起、多了几分孩子气的孙翔,周泽楷莫名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为什么对人这么没有防备呢?说睡就睡着了?  

  长年失眠的周泽楷真的不太理解这种技能,但又感觉有些羡慕。  

  周泽楷在情感上属于慢热型的那类人,性格又有点内向,加上身份是一队之长,所以和队友们的关系虽好,但男生之间勾肩搭背的肢体接触却并不多。像现在这样和另一个紧紧靠在一起的亲密体验,对于周泽楷来说,确实有些新鲜,加上对孙翔即时睡眠能力的好奇,免不得侧过头,又多看了孙翔几眼。  

  孙翔平日里一股子桀骜不驯的派头,可睡着的时候却显得异常乖巧,一下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小上许多,若是背个书包,立马就可以加入正在奋战高考的中学生一员。其实孙翔本身年纪也不大,但可能是电子竞技这个行当本身就是年轻人的世界,并没有很明显的年龄梯度,导致对选手间的印象更多是停留在对方的资历和成绩带来的观感,而非真实的年龄所体现的。 

  孙翔年纪不算大,但资历已经不浅了。当时他出道已有四年,担任过两个战队的队长,强捍的技术令他早早地进入了大神的行列。除了一些久已成名的老将,没人会把他看作是毛头小子。但实际上他确实还年轻,在某些毫无防备的时刻里,会把单纯、稚气的一面展露无遗。  

  周泽楷忽然间觉得,前阵子那些纠结于心的东西不免有点庸人自扰。 

  还有什么事情,是年轻人之间不能解决呢?不过就是一个单纯的小孩,多给他一点耐心,多一点的时间,相信他一定能真正融入这支队伍。  

  怀揣着对未来美好的期许,周泽楷放松地闭上了眼睛。  

  因为另一个人压上的重量,导致肩膀有点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来自另一个人平缓的呼吸萦绕在他的耳畔,吹在皮肤上温热的触感竟令他有种莫名地安心。周泽楷下意识地数起了孙翔的呼吸声:一下、两下、三下……周泽楷踏着节奏,脑海里开出一艘缓缓漫游的小木船,他仰躺在船上,随着船身,荡漾在一片波光闪闪的湖里。  

  周泽楷没有想到,他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不仅睡着了,而且还睡着无比地舒适、无比地沉。  

  当他被队友叫醒的时候,茫然了很久。  

  所有人都用好奇又新鲜的目光“围观”着他。  

  周泽楷的失眠症不是秘密,平时就算再累也没在车上睡着过,像这样和新队友头碰着头、睡得死沉的场面,可不就像是天上掉红雨那样新鲜?  

  他看着表情有点复杂的副队和一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队友,半晌才消化了这个事实——这确实是周泽楷从未有过经历的情况。  

  不过更有趣的是孙翔。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他居然还是没有醒过来,最终被江波涛以“暴力”方式推醒。  

  发现自己靠在周泽楷的身上,又被众人“围观”,孙翔以为是自己睡太死出了丑,瞬间满脸通红,下意识地擦了擦嘴巴,猛地站了起来。他甩手想走又觉得不对,回头还不忘跟周泽楷潦草地道了个歉。  

  周泽楷忍不住笑了。怎么会有人这么有趣啊?  

  不过周泽楷这笑似乎给了孙翔什么错觉,他皱起眉头瞪了周泽楷一眼,表情有些恼火,气呼呼地下了车。  

  周泽楷就是在那一瞬间里第一次有了揉揉孙翔脑袋的冲动。  

  他觉得孙翔真是有趣极了,有趣得让人心脏一角突然软得仿佛雪糕化开,有趣得特别想让人把手放在他蓬松的发间,感受一下那种柔软的触觉。在后来两人相处的岁月里,周泽楷总是喜欢时不时地揉一下孙翔的脑袋,哪怕对方比他还高,这动作做起来有多不方便;哪怕揉完以后对方总是用恼怒的目光瞪他一眼,他也停不了这样似乎有些幼稚的行为。  

  再后来的后来,因为次数实在太多,孙翔也懒得跟周泽楷计较了。  

  画面重新回到当时的场景上。这对于周泽楷颇感新鲜的一件事,对于孙翔来说,却只有丢脸的感觉,队员起哄就不说了,就连看上去“老实人”的周泽楷都笑话他。本来就跟队员不怎么熟悉的孙翔,接下来更是刻意与人保持距离,一个人默默在角落吃饭,板着个脸COS冰山美男。  

  晚上,周泽楷带着几包零食去敲了孙翔房间的门。在孙翔疑惑的目光中,周泽楷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来意。他告诉孙翔自己容易失眠的事情,因为从来没有在车上睡着过,所以这次队友们才会觉得很有趣。他后来笑了也不是嘲笑孙翔的意思。  

  孙翔的表情在周泽楷认真的解释中慢慢缓和了起来,但听完后又露出些许别扭,大概是为自己的误会感到不好意思。  

  孙翔果然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对周泽楷也流露出几分同情与关怀来。不过他的同情心维持不到几秒,当听到周泽楷每天都要泡脚来让自己睡得更好时,立马不顾场合地哈哈大起来。捧着肚子说那不是老年人的生活方式吗,周泽楷你好逗啊!  

  气氛不知不觉中就好了起来。他们坐在床边,一边分享零食一边聊天。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拍桌子说,所以你当初跟我PK老是打哈欠,是因为没睡好吗?  

  周泽楷点点头,诚恳地说了一声抱歉。  

  孙翔想了想又说,还有我每次请你们喝东西,就你一个人不喝。  

  周泽楷苦笑:奶茶里有咖啡因,影响睡眠,从来不喝的。  

  两个人相视一望,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原来这些针锋相对,其实也不过只是一场乌龙,而矛盾的化解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过是几分善意,几分沟通,还有几分示弱。  

  不知不觉,他们竟聊了一个晚上。后来孙翔打着哈欠对周泽楷说,不如晚上我靠着你睡,试试你能不能睡得着?  

  从来都没有跟人同睡一张床经验的周泽楷,有些轻微亲密障碍的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竟跟中了邪似的,莫名就同意了孙翔的提议。

  虽说孙翔不至于像强效安眠药一样,让失眠症的周泽楷一下子就睡得昏天黑地,但相当奇怪的是,孙翔强大的睡眠能力多多少少也传染给了周泽楷。在孙翔平稳的吸呼声中,周泽楷也被带动着一并入梦。  

  随着时间的推移,轮回的众人很快发现了周泽楷和孙翔关系越来越亲密的事实。  

  再后来,每次比赛出门,都会安排周泽楷和孙翔同一个房间。在慢慢同步的呼吸声里,轮回“双一”用他们无以伦比的默契、强悍的实力,显露出坚不可摧的光芒,在之后的数年时间里,成为联盟中最耀眼的存在。


评论(17)
热度(54)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