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毫无违和感,猜猜这是哪里来的一段?

来自脑洞大神@雷狐喵喵盼细腰 无缝对接,看完觉得毫无违和感哈哈哈,笑抽了,忍不住整理出来,猜猜这是哪位巨巨的大作?(不要问度娘嘛)

私下玩,不打TAG。

剧情是发生在大决战:

雷狐喵喵盼细腰:那就让苏苏把少恭打成重伤,自己要死了,躺在大师兄怀里唱“姊妹采茶去”oh 不对,是躺在怀里吹叶子。苏苏还拜托大师兄照顾少恭。于是,大师兄就把重伤的少恭带回去,师尊下封印,大师兄把少恭关后山好好反省。

 

“众人都是一怔,万想不到少恭毒手杀苏苏,苏苏命在垂危,竟然还是不能忘情于他。众人以为陵越此时恨不得将少恭抓来,将他千刀万剐,日后要饶了他性命,也是千难万难,如何肯去照顾这负心的恶贼?月光斜照,映在苏苏脸上,只见他目光散乱无神,一对眸子浑不如平时的澄澈明亮,雪白的腮上溅着几滴鲜血,脸上全是求恳的神色。

 

苏苏也觉得对不住陵越,心道大师兄若是答允,今后不但受累无穷,而且要被迫做许多绝不愿做之事,但他更不忍心让少恭彻底死去。陵越眼见苏苏这等哀恳的神色和语气,当即点头道:‘是了,我答允便是,你放心好了。’苏苏紧紧握着陵越的手,道:‘大师兄,多……多谢你……我……我这可放心……放心。’他眼中忽然发出光彩,嘴角边露出微笑,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忽然之间,苏苏轻轻哼起歌来。陵越胸口如受重击,听他哼的正是与少恭合奏的曲子。当日在后山怅然若失,便是为了听到少恭和苏苏琴叶相和。他这时又哼了起来,自是想着当日与少恭在天墉城两情相悦的甜蜜时光。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渐渐松开了抓着陵越的手,终于手掌一张,慢慢闭上了眼睛。歌声止歇,也停住了呼吸。”

 

评论(153)
热度(17)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