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59)

第59章

     云收雨歇,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一同窝在被褥之中,。


  百里屠苏同欧阳少恭讲起最近困扰自己的心事:“这几日晚上,我总是梦见我娘……从前因为失忆,记忆总是模糊的,可幻境里看清了我娘的脸以后,每个梦里,她都是那么清晰地站在我面前,我心里头……着实难受……”


  欧阳少恭道:“你定是十分思念你的母亲,才会夜夜梦见她……”百里屠苏闷声道:“恩。在梦境里发生的事情虽然可怕,可我却庆幸因此想起了我娘的脸……我甚至想,若梦里我能回到乌蒙灵谷,那便一辈子不醒来也是心甘情愿的。在天墉城的时候,看到师兄弟们经常有亲人来探望,我心中,真是说不出的羡慕。”


  欧阳少恭叹了一口气道:“孤苦无依的滋味,我倒是能够感同深受。你可还记得,我当初想寻找玉横的目的么?”百里屠苏道:“复活巽芳姐?可她如今不是已经回到你身边了么……”“没错。那你有没有想过,既然玉横已经找齐,除却吸煞之外,仍可用于复生?”


  百里屠苏一愣:“你是说,复活我娘?”欧阳少恭认真地点了点头。


  百里屠苏虽幻想过乌蒙灵谷的一切都不曾发生,但从未真正想过能幻想成真。如今被欧阳少恭勾起了这个念头,如同种子被洒进沃土之中,立即萌芽生根起来。他抑不住激动道:“……这,真的可以么?”欧阳少恭目光灼灼道:“我追寻复生之法已久,虽无十分把握,可也有一些成竹在胸。凡事事在人为,不去试,又岂知不可为?不光是你娘,还有你的族人,难道你不希望他们能回到你的身边,长伴你左右么?”


  百里屠苏道:“我当然希望。这些年,我时常在想,如果能令我娘死而复生,让我做什么事我都愿意。”欧阳少恭道:“这便是了。如果是为你,即使困难重重,我也愿意竭尽所能,除却你心中憾事。”


  百里屠苏心潮起伏,眸中不由得漫起一层雾气:“少恭……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好?”欧阳少恭笑道:“还能为什么,不早说过了么,你是我极为重要之人。”百里屠苏道:“你的意思,你对我……也是……也是……”他嗫嚅半天,却仍是吐不出“喜欢”二字。他心中虽已认定欧阳少恭对他有恋慕之情,但毕竟少恭从未宣之于口。他知道情意不必时时挂于嘴边,心中仍是暗暗期待,若有一日少恭能够对他坦白心意,那该有多么欣喜。趁此时气氛,他忍不住开了口询问,却又似害怕一些什么,怎么都说不完全。


  欧阳少恭心中暗笑,看他期期艾艾的样子只觉得十分有趣,故作不知道:“也是什么?”百里屠苏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唇角道:“就是这样。”欧阳少恭笑道:“这样是哪样?”百里屠苏道:“你……明明……”“明明什么?”“明明……”


  百里屠苏余下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欧阳少恭用唇舌堵回去了。欧阳少恭将百里屠苏压于身下热切地亲吻起来,一只手还不忘托着他的颈项,以免肩头伤口被压迫到。他不明白,这个百里少侠,何以总能那么有趣,令得他心尖的某一处地方,总像被一只毛绒绒的小兽挠着,使他本已坚硬如铁的心,奇迹般地融化出柔软的一角来。他明白自己对百里屠苏是越来越心软了,甚至为了让他不那么难受,冒着会出纰漏的风险,刻意冷落素瑾,若他不是百里屠苏,不是取走他一半仙灵的人,那么或许他会……不,没有或许了,他心中最重要的是人巽芳,也只有巽芳。只是……他冷不妨想起当日鼓兽告诉他的那个消息,若真有一丝可能,他倒是愿意留下他性命……


  当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在房中昏天胡地之际,却不曾想,外面有一双眼睛,正惊骇无比地看着这一切。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令她几乎忘记了呼吸。


  少恭和百里屠苏,怎么会?怎么可能?!


  他们竟是这种关系?!


  她收回天眼,一时面如土灰。

  

   此人正是扮作巽芳模样的素瑾。她自离开了青玉坛,再度回到琴川,已刻意低调收敛了许多。她之前在琴川横行无忌的倚仗,是自己的能力和背后的雷严,却不曾想,雷严这么不顶用,竟被天墉城来的几个人打得落荒而逃。她对红玉、陵越等人渐生了畏惧之心,又恐自己在青玉坛时落下马脚,便处处小心,时时提防,倒不敢像从前那般张扬了。


  这几日,她一直随着红玉、风晴雪等人外出替襄铃收集草药,待药物集齐,就可由尹千觞施行法术,恢复那只狐狸的内丹。她刻意表现,已让局外人如红玉等对她这个蓬莱公主颇为认同。只是,这些日子以来,少恭一直照顾那个百里屠苏,让她心生不悦。她好不容易寻了个间隙,去百里屠苏处寻找少恭,却没曾想,竟看到了这样荒唐的一幕。


  当她远远看到,百里屠苏房间大白天的竟闭得严实时,不知怎地,心中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按捺下上前敲门的冲动,而是以天眼窥探房中情况,那百里屠苏赤~裸着身体,躺在少恭身下被少恭拥吻的一幕,便切切实实地落在了她的眼中。


  房中二人尽情投入,自然不知,外面有一个女子,是如何惊惶无措地离去。素瑾脑子里闹哄哄的,她原以为,自己最大的敌人是真正的巽芳,却不知,少恭心里头,早就换了一个人。她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冷了个通透,她曾听雷严说欧阳少恭是为谋事而与百里屠苏虚以委蛇,而今细细来想,这么长的时间里,欧阳少恭何曾有过伤害百里屠苏的举动,反而一直为他劳碌奔走;而这百里屠苏又甘愿为了少恭冒险上青玉坛,这二人之间的关系,怕是早已非比寻常。难怪了,少恭嘴里头念着巽芳,待巽芳真来到他身边时,却总是推三阻四地不行夫妻之礼。可笑他还装得深情如许,什么此生只爱巽芳一人,不过都是些骗人的鬼话。


  可过了片刻,她又觉得不对,她认识少恭这么久,从他十六岁来到青玉坛,何曾听说过他有龙阳之好?且这些年,他对巽芳的感情也不似作伪。少恭何以会行如此荒唐之事?看来,十有八九是这百里屠苏肆意引诱,看这少年,细白嫩肉,面目姣好,倒有柔媚惑人的资本。少恭与他相处日久,说不准一时情迷意乱也有可能。没想到这天墉城的弃徒看上去乖巧,竟是这等没脸没皮之人,曲意逢迎,委身于男子胯下。


  素瑾心中愤恨不已,几乎将银牙咬碎。一个男人,竟教她素瑾吃这等暗亏,她怎能甘心?心里正盘算着如何报复,冷不妨跟前面一人撞了个满怀。


  “啊,巽芳,对不起。”寂桐连忙后退几步,连声致歉。素瑾原本六神无主,漫无头绪在园中疾走着,这一撞,倒是撞出了个灵感来。她看着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寂桐,心中冷笑一声,暗道:百里屠苏,你既不要脸,我就让你彻底没脸。少恭,来日事发,你可别怪我狠心。


  她第一次对寂桐露出了无比和善的笑容,婉声道:“是桐姨呀,正巧,你可否帮我一个忙?”


  寂桐拿着“巽芳”递给她的草药朝百里屠苏的房中走去。这次回来,她觉得这“巽芳”已与过去大有不同,性情也没有那么刻薄乖戾了。虽然对她的来历与目的仍颇多担忧,可是想到少恭与“巽芳”的重逢是如此满足,她便不愿意去拆穿这个骗局。她宁可少恭被骗,也好过于在那个执念上越走越极端,日夜在痛苦中煎熬。况且,这“巽芳”看上去对少恭的情意不似作伪,为了少恭,她不顾危险留在青玉坛,又辛苦地随众人去采药。如果,她是真的爱少恭,那么……


  她心中叹了一口气,不愿再细想。她站在百里屠苏的房前,见那大门紧密,抬起手来往门上敲了一敲。可她的手刚轻触门框,不知怎地,那门竟似被外力推动一般,“吱呀”一声,瞬间大敞。


  “谁?”百里屠苏惊慌的声音响起。


  她怔愣了半晌,待房中悉悉索索穿衣的声音响起,方才回过神来,仓惶后退。那掩得严严实实的帐幔,她其实看不清楚什么,但是地下散落的衣服,她却看得分明,更何况,那是她最熟悉不过的衣物。


  是少恭的衣物。


评论(256)
热度(95)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