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62)


(这是秦皇陵的少恭白)


第62章

++++++++++++++++++++++++++++++++++++++++

     欧阳少恭收拾了心情,继续朝前走去,没多久也就跟雷严派来的人遇见,他随着他们,一同过去了雷严所在之地。雷严早就等不及,见欧阳少恭出现,立即以“巽芳”相威胁,让他开始着手重塑玉衡。


  雷严果然布置充分,不仅已备好了重塑玉横的丹药炉,连炼制洗髓丹的各类药材也早已一齐备下。欧阳少恭心中暗笑雷严自寻死路,一边算计着时间,等着百里屠苏诸人的出现。


  一场好戏,若无他们的捧场,可不白瞎了这么多时间的功夫?


  当他以完整玉横为雷严炼制好洗髓丹之时,大殿突然传来巨震,应是皇陵之中某处机关被触发。雷严怕出意外,拿到丹药之后立即以法力将欧阳少恭和巽芳捆绑在一旁,恰此时,百里屠苏冲破了种种机关,第一个找到了这此地。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百里屠苏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雷严。乌蒙灵谷灭族惨祸,鬼面人之事,安陆村还有肇临之死,雷严对所有罪名均不否认,并坦承是为了夺取焚寂剑才如此做。他自恃对此地形熟悉,加上大事已成,对区区一个百里屠苏并不放在心上。他洋洋得意,自以为胜券在握,可没有想到百里屠苏早已不是昔日那个百里屠苏,迅速恢复冷静不说,亦利用此地的特殊地形,以星蕴之力,重伤了雷严,可惜被雷严逃脱。


  百里屠苏救下了欧阳少恭和巽芳以后,回头寻找其余诸人。幸好,众人虽各有损伤,但并无大事。待他们走出秦皇陵时,却发现了服下洗髓丹后法力大增、已然妖化的雷严。雷严欲伤欧阳少恭时,“巽芳”不顾危险挡在了前面,受伤昏迷在了地上。欧阳少恭一个失神,立即被雷严所擒,可他趁雷严不备之时,指尖凝聚一道劲力,悄无声息地汇入了雷严体内,雷严只觉有一道寒冰似的气息入了体,连忙松开了欧阳少恭,但发现此劲力无痛无觉,也就不再放在心上。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欧阳少恭虽心智谋略过人,可法力平平。


  之后恶斗之时,他以飞沙走石、黑瘴雾气绞困众人,占尽上风之际,百里屠苏为求一线生机,调动所有修为,拔出焚寂剑,朝他这边直刺过来。雷严冷笑一声,他此时妖力无穷,满腹自信,正准备挥出一掌了结这个不自量力送上门来的年轻人时,却突然发现体内脉象大幅异动,一道寒冷似的气息流窜不止,让他身形一僵,动弹不得。


  百里屠苏的剑法又是如何迅疾,就那么短短一瞬,已给了他充分的时间,将焚寂长剑刺入了雷严胸口。


  垂死之际,所有事情像走马灯一般在雷严脑内一一闪过,焚寂、鬼面人、玉横、漱冥丹……还有,欧阳少恭!


  就在那雷闪电鸣的瞬间,他的思绪顿时变得无比清晰,前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他便想得通通透透。恐怕这一切,全是有心人的精心布置。可笑他雷严,竟做了别人的马前卒和替死鬼。


  悔之以晚。


  他吐出一大口血,自嘲般的狂笑道:“我一世追求焚寂……却不想死在焚寂剑下……成王败冦,我认。”


  他身形晃动了几下,转过头,红着眼睛,盯向了欧阳少恭,却见欧阳少恭仍是那一派谦谦君子的模样,可嘴角却流露出一丝只有他能领会到的窃笑。


  仿佛在说:雷严,你完了!


  雷严知道,他此时已成强弩之末,再也无力与欧阳少恭抗衡,凭着最后一丝力气,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欧阳少恭,你别得意……有一个秘密,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诅咒你,永远找不到,永远承受痛苦……”


     欧阳少恭脸色微变。雷严临死前这恶毒的目光和癫狂的诅咒,让他忽生了一股寒悸。


   秘密?找不到?雷严,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


   拿回了玉横,又除去了雷严,众人再度回到了琴川。


   “巽芳”苏醒以后,告诉众人,雷严一直以欧阳少恭的性命安危威胁与她,她一名弱女子反抗不得,只能听从。众人见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加上不顾性命地救少恭身受重伤,也就不忍苛责,此事便这样掠了过去。


    如此轻松过关,素瑾心中也着实有些庆幸。自从得知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的私情之后,她更是一心与雷严合作。雷严告诉她,秦皇陵中机关重重,极难逃生。她十分盼望百里屠苏能在里面丧命,界时回了青玉坛,再慢慢收服欧阳少恭的心。可是没有想到,百里屠苏的运气这般好,连妖化后的雷严也杀不了他,反被他所杀。她所有的期望都落了空,连雷严这个唯一的依仗和盟友都失去了,又要回到琴川与这帮人虚以委蛇,心中好不着恼。


  幸亏,她不顾性命救了少恭,让少恭存了感激之心。这些日子以来,欧阳少恭时刻陪伴在她的身边,照顾她,看护她,无微不至的温柔,让她相信,少恭的心,终究还是在巽芳身上的。只要假以时日,赶走那个百里屠苏,少恭早晚会忘掉这一段孽情。


  她有这般自信,也是因为,最近少恭看她的眼神,与过去大不相同。那饱含深情的炽热和执着,倒像是……回到了头一眼看她出现的时候……


  可又说来奇怪,少恭待她那么动情,她的心底,却没由来地生了一些不安,这样的不安,让她夜不成寐,神思恍惚。


  又是这样一个恶梦连连的夜晚。她竟于梦中,梦见少恭带着从未有过的阴冷表情,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突然惊叫着醒来,而令她恐怖的是,当她一睁开眼,竟发现欧阳少恭正坐在她的床头,于黑夜之中,一双幽暗的双眸紧紧盯着她。


  她一惊之下,身体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颤声道:“少……少恭……你怎么会在……”


  惨白的月光透出窗棂映照在欧阳少恭的脸上,令他那熟悉的五官带着了几丝鬼魅般的陌生。却听欧阳少恭柔声道:“方才担心你,忽然想过来看看,却听到你发出几声尖叫,我连忙进来看看。巽芳,你又做恶梦了么?”


  素瑾惊魂未定,无措地点了点头。


  “许是因为伤势未愈,体质太弱,导致神思郁结,这些日子多休养就会好了,”欧阳少恭的语气里是说不出的温柔,他伸出手来,往素瑾的额头上探了探,“唉,你看你,脸上全是汗,是我对你照顾不周全,累你受了伤。”


  最初的惊惶过后,欧阳少恭的深情体贴,让素瑾的心跳慢慢和缓了下来,她突然有些鼻酸,靠在欧阳少恭的肩头道:“少恭,我梦见你不要我了,我真的,很害怕……”


  欧阳少恭抚着她的长发道:“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巽芳,你是我此生挚爱,这一生,我只愿与你终生厮守,永不分离……”


  “恩!”素瑾心头一松,但觉得心中不安慢慢被驱了开去,软软地窝在了欧阳少恭的怀中。


  欧阳少恭一动不动地盯着“巽芳”的脸,渐渐地,眼神之中,那道炽热的火光又复燃起,隐隐透露出一股疯狂之气。


  百里屠苏坐在房中,怔怔地望着房梁出神。自在秦皇陵中,他因重伤未愈又添新伤,又在床上将养了数日。可因鬼面人一事水落石出,又手刃仇人报了大仇,心情十分畅快,因而身体恢复起来也相当迅速。只是,这些日子以来,与少恭的见面的次数却少之又少,心中不免有些挂念。


  但他并不敢主动去找他,上回被桐姨撞见,已给少恭添了许多的麻烦。如今巽芳姐又受了伤,他去照顾自在情理之中。他又想起上回欧阳少恭来他房中谈玉横吸煞一事,却被红玉拦阻。红玉看到雷严服下用玉横炼制的洗髓丹而妖化,对玉横的力量,存有许多疑惑,此事也就延后了。少恭说,自己会研究透彻了玉横,再作打算。因红玉姐的态度,对于用玉横炼制起死回生丹药之事,百里屠苏也只得放进了肚子里。


  就这样在房间里静静地待着,却听到门外传来了敲声门。


  红玉、大师兄他们刚刚来过,难道是,少恭?


  百里屠苏连忙跳下床,打开门,却发现来人是青宣,眼神不由得一黯。


  青宣打量了百里屠苏几眼,忽而笑道:“屠苏可是在等人?”


  “没有,”百里屠苏立即脱口而出,顿了顿,不明道,“青宣何有此问?”


  青宣含笑道:“屠苏的心事全写在了脸上。怎么,看到是我,很失望么?”他抬眼看了一下百里屠苏神不守舍的样子,眼转子轻轻一转,探询道:“欧阳少恭?”


  百里屠苏别开脸,在青宣还是一只狐狸的时候,他什么话都可以跟它说,心迹悉数可以坦露在它面前,就好像面对阿翔时一样;可化作了人形以后,总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百里屠苏转开话题:“你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可今天青宣也不知怎么回事,却像是不愿轻易放过他,又绕回到刚才的问题上:“你还没有回答呢。”


  百里屠苏无奈,垂下眼轻轻恩了一声。青宣微微一笑道:“果然被我说中。”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忽又叹了一口气道:“那欧阳少恭,我见着也没甚么特别,身边又有妻子,屠苏何必这么上心呢?屠苏居然想见到的是他,看到我来就失望成这样,真是令我伤心。难道我比不上他么?”


  百里屠苏一怔,看着青宣脸上当真流露出一丝伤感之色,顿时有些目瞪口呆。青宣又向他凑近了些,含情脉脉的望着他:“我人形的模样,比他不上么?倒不如,你忘了他,跟我一同……可好?”


  化作人形的青宣五官俊美、风采出众,一双狐狸眼更是勾魂夺魄,单以形貌而论,比起欧阳少恭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百里屠苏从未朝这方面想过,青宣突然这么一说,他吃惊不过,惶惶然后退了几步。


  青宣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顿时掌不住笑出声来。

  

 +++++++++++++++++++++

恭瑾HE

青苏HE

(全文终!)

————————————被板板喂药中——————————

评论(214)
热度(70)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