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63)

  青宣捉弄够了,玩笑也开够了,正了正神色道:“此次来,其实是想同你道别的。”


  百里屠苏一惊,连忙问他是怎么一回事?


  青宣说道,他已经答应了襄铃,准备陪她一同去寻找父母亲的下落。襄铃提及,她的父亲极可能是青丘国中的一只狐狸。青宣很早以前便知,青丘国乃狐族聚集之所,可他孤身修炼惯了,一直不知何处去寻。现如今知晓或许能借此打听到青丘国下落,他自然要寻访一番。再者,襄铃待他也有朋友之谊,他愿意陪着她一同前去。


  百里屠苏不禁问,那方兰生呢!青宣无奈笑道,有襄铃里的地方当然离不了他。


  百里屠苏点点头道,若由你陪着他们,如沁姐也能放心一些。


  青宣道:“之前我一直在山上,苦心修炼,只盼有一日能得证仙缘,却不想竟陷入红尘纠葛之中,几百年的修为尽数化作乌有……这些日子里,我也曾茫迷无措,全然去了生存的方向,也不知今后,该往何路去走。现在想想,若我能回到孤族之中,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


  百里屠苏也不知该说什么,想了想道:“希望此次旅程,能令你达成所愿。”


  青宣说了一声多谢,顿了顿,又道:“我若能回来,也必将在月余之后,说实话,我着实有些担心你。”


  百里屠苏凝神看他,眼中带有不解之色。他见青宣欲言又止,忍不住道:“你我既然是朋友,有什么话不妨直言。”


      青宣所担心的,其实也不过是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之间的纠葛,之前他便发觉,百里屠苏常有忧色,自从知道百里屠苏心中挂念一人之后,他暗暗留了心。猜出百里屠苏喜欢的是欧阳少恭并不难,可他愈是观察这二人之间的情状,愈是为百里屠苏担忧。这欧阳少恭行事妥贴,待人接物无不恰如其份,令人心生好感,可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长久地放任这样的一种情况?


  昨日,他见欧阳少恭劝说方如沁,放下对他的情意,还说什么“情深不寿,执着是苦。”他虽不认识方如沁,但若论执着,谁又能比得过屠苏?如若欧阳少恭是真心为屠苏,怎么不同他说出对方如沁说的话?又何必一面跟妻子情深如许,一面又让屠苏苦苦等待……


  但青宣也知,如果屠苏能听进别人的劝说,也不会纠结至今,他想了想,轻描淡写道:“也不过是担心你太过儿女情长,让自己过得不痛快罢了。”


  百里屠苏眼神一黯,也不回话。


  青宣看了看他,又道:“这样不清不楚的也太难受了,你们凡人不过短短几十载的光阴,何不活得随心一些?屠苏,你若是真喜欢他,就不顾一切、用尽手段的把他抢过来,让他永远陪在你的身边,哪里都去不了,谁都见不着。快快活活地陪你过完这辈子,不是很好么?”


  百里屠苏一愣,连忙摇头道:“我怎么能违背少恭的心愿,做出这种事情?”


  “你不是说,他也喜欢着你的么?”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敛了神色,正色道:“你不明白,人活着,是不可以全然循心而为的。少恭有他的责任,还有……”


  青宣笑了一下,打断百里屠苏:“又是一样的话。你们凡人总有那么多的规矩,那么多的责任,连你也是满口的大道理。既然你不愿意把他抢过来,那就把他忘了。不属于你的人,总是不会在你身边太长久,与其到时候被抛弃了再难过,还不如自己早日解脱。”


  百里屠苏有些失神,喃喃道:“想要解脱,又谈何容易?”


  临走之际,青宣终是按捺不住补充了一句道:“这世间并非你捧了真心,他人就会真心待你。若一个人真心喜欢你,绝不会舍得令你受半分委屈,受半点的苦。屠苏不妨回顾过往,好好想一想,自己这番真心相付,究竟值是不值?”


  百里屠苏不明白为何青宣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快,想也没想便反驳道:“我从未怀疑过,也不必怀疑。”


  青宣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不再多说。


  方兰生、襄铃和青宣离去后,红玉也召集众人商量了一下今后的打算。红玉道,自己下山也有一段时日,紫胤真人出关在即,她要前去守候;且如今肇临一事水落石出,她也好回去同掌教真人秉明情况,还屠苏一个清白。但她心中仍有不安,青玉坛雷严虽死,但他余党众多,青玉坛百年大教、实力非凡,若是作起乱来,恐怕周围百姓会不得安宁。


  她给陵越使了一个眼色,陵道立即接口道:“不如我先留下,尽快去一趟青玉坛,调查情况。”


  红玉点点头。其实之前她已找了陵越私下商谈,认为鬼面人一事尚有情况未能完全掌握,尤其是,打伤幽都婆婆的鬼面人,比千觞还要高强,但他并非雷严,青玉坛中一同到自闲山庄的长老一辈人物,她观察过,并没有一人有如此高深的武功。要么此人还隐匿在青玉坛之中,要么这个人,一直出现在他们的身边而时刻伪装自己……


  红玉话里的意思太过明显,陵越不可能听不出来。


  陵越知道,她仍是怀疑少恭,他虽不认为少恭会和雷严勾结,但每每一想起他在秦始皇陵中的失态,心里总有一道阴影挥之不去。欧阳少恭身上,的确隐藏了一些秘密……


  他心里面隐隐有了一些打算。


  欧阳少恭本就想提醒红玉离去,如今红玉自己主动提出,倒也省了他口舌。只是青玉坛这边……他余光瞥了一眼陵越,却正好和陵越的目光撞上。陵越像是被人看穿了心事一般,目光立即游离了开去。


  欧阳少恭心中冷哼一声。如果是他留在此地,倒也没什么要紧。


  他又看了一眼百里屠苏,见对方脸色虽略有苍白,可已不再是满脸病色,身体似乎也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奇怪,玉横复生一事,他明明当时欣喜若狂,现如今怎么半句不向他提及?


  一个时辰之后,欧阳少恭来到百里屠苏的房中,屠苏正在打坐,见欧阳少恭竟主动来找他,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他们叙了一会话,欧阳少恭见他桌上放了一个差不多喝干净的药碗,走了过去,拿在手中端详了一会,又凑近鼻尖闻了一闻。百里屠苏眼睛一眨不眨地睁着欧阳少恭,见他低垂着头,睫毛密而长,微微地颤动着,心尖也随着颤了一颤。他知道这在浓密睫毛的后面,掩映着的是如秋水般动人的眸子,望着他时,倒映着的全是他一人的身影,这般一想,心中孟然焦灼起来。他抿了抿唇,忽而想起早上青宣同他开的那个玩笑。


  青宣凑近他,媚惑他时,他除了惊讶,心中并无半点波澜。


  也是奇怪,这世上闪亮惑人的眼眸并非没有,可他怎么偏偏只对眼前这人才能动心动情?


  胡思乱想着,欧阳少恭已经抬起了头来,又伸出手来查看了一番他的脉象,蹙了下眉头道:“内伤几近痊愈,怎么还给你抓这么重的药?你修道之人的体质,强于寻常人数倍,剂量早应作调整……”欧阳少恭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懊恼道,“是了,是我这些日子太忙,没有及时替你调整药方。屠苏,我实在对你不住……”


  百里屠苏忙道:“少恭千万不要这样说。”这里日子里,他鲜少看到少恭,知道他在为巽芳受伤而忙碌,待在他们住的小院里几乎不露面。他不敢去打扰他们,可心中说不想念肯定是假的,要说不难过,也是假的。只是他已习惯了压抑自己,即使心里有再多的想法,也只是沉潜于心。


  但此刻被欧阳少恭举轻若重的那么一提,无限的情绪便漫生了开来,如春潮般决了堤破了岸。他握住欧阳少恭纤手的手指,紧紧相扣。


  说起巽芳的病情,欧阳少恭道:“已无大碍了。正是如此,我才特地来找你。”


  百里屠苏不解地看着欧阳少恭。


  “屠苏曾提过,想用玉横复生你娘亲和族人,你一这愿望,我一直都放在心中。这些日子我虽大半时间在照顾巽芳,可若得了空,便一直钻研古籍,终于找全了起死回生丹药的全部配方,我多次比对,已有七成的把握,相信这配方不会有误。”


  欧阳少恭此言一出,百里屠苏又是意外又是惊喜,更有许多的感动,他心道:少恭果然一直将我的事情放在心上,他对我的情义当真无可怀疑。


  百里屠苏难掩激动地说道:“那少恭接下来便可替我炼制丹药了么?”


  欧阳少恭摇了摇头道:“没有那么简单,尚缺几味名贵的草药。别的倒还好办,让千觞替我去别处采购即是,只有一味最重要的药草,需以它为引子,缺之不可。但采集起来,十分不易。”


  “是什么?”


  “月灵花。这种花千年开一回,唯有榣山之巅开一朵。”


  百里屠苏眼神坚定,毫不犹豫地说道:“那我即日便启程去榣山……”


  欧阳少恭止住百里屠苏道:“榣山是传说中的仙山,路途漫漫,极为难寻,更听说山顶险峻非常。我之前游历四方之时,曾听说在姚家镇一处渡口可以去往,不过那也只是传说……你一个人去,我有些不放心。不如过几日我与你一同前往……”


  欧阳少恭主动提出与百里屠苏一同去采药,百里屠苏心中自然开心。只是……他按捺住心情,平静道:“少恭,你还是留在这里照顾巽芳姐。外面路途遥远,你陪我奔波太辛苦。况且,这毕竟是我自己的事,你已帮我太多,我不能再劳累你。”


  欧阳少恭瞬时沉了脸,不满道:“你我之间,还谈什么麻烦与劳累?难道你不知,在我心中,你的事便是我的事?”


  百里屠苏见少恭忽然生了气,不免有些慌乱;可听他话中意思,心中的喜悦又不由主地满溢了出来。正想说什么,却听到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口处传了过来:“苏苏……少恭,你也在这里?”


+++++++++++++++++++++++++++++++++++++++++

虽然勤快地更新着,但是说实话,越写到后面越是……

一想到总要写到BOSS疯狂,写到苏恭二人开撕,写到苏苏伤心,BOSS伤心,然后来个不死不休。就觉得十分难以下笔。有时候想着要不就直接跳过去,用一章把撕的过程全部讲完算了……

让一个傻白甜爱好者写虐文真是太为难了。

为了让他俩有一个好结局,想了很多洗白板板的天雷情节,但是想了想,大多还是放弃了。该走下去的还是就这样如剧里的走下去吧。虽然让苏苏承受一些东西很为难,但是剧里他毕竟在知晓了一切以后,最初仍是愿意成全BOSS,让他拿回仙灵。

苏苏对BOSS的爱真的很不一般,所以这才是我剧里最喜欢苏恭苏的理由啊TVT。

 


评论(219)
热度(71)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