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68)

第68章

  风晴雪提前与众人辞行,要回幽都看看婆婆的情况。原来方如沁想安排一桌送别宴,再与众人一齐去送她。可而今因了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的事情,气氛说不出的尴尬。巽芳不愿见到百里屠苏自在意料之中,方如沁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百里屠苏为避开他人探寻的目光,总是一个人待在房中,整个人更沉默了。唯一对对此事一无所知的也就只有尹千觞,他长日流留酒肆赌坊,在方府里的时间也不多,倒是没发现任何的不妥。


  于是,最后送风晴雪出城门的,只有百里屠苏和尹千觞二人。风晴雪见百里屠苏闷闷的,也不好拿话去烦他,只捡了一起闲话来说,故作无事的样子。百里屠苏知道她有许多话想同自己说,出城之后,又提出再送风晴雪一程。尹千觞一直以为二人有别样情愫,见此情状,很知趣的笑着回去了。


  风晴雪试探着问道:“苏苏,你还是要继续炼制起死回生的丹药么?”


  百里屠苏“恩”了一声。


  风晴雪咬着唇,又轻声道;“可,巽芳姐……”


  百里屠苏脸上一僵。他想起昨夜大师兄告诉他,“巽芳”乃青玉坛中人假冒之事。若“巽芳”是假的“巽芳”,那么,他与少恭之间又少了一道阻碍,他更可以顺理成章的跟少恭在一起了。但他全无兴奋之心,只是觉得无比的茫然。好似从一场大梦中醒来,这些时间里无尽的挣扎、痛苦、纠结,全然没了意义。更有随之而来的、对少恭的担心:少恭知道巽芳姐是假的那一刻,该是如何的伤心?可惜自己一直不知他的心情,竟也未能安慰他。


  他的心绪便如蛛网,密密麻麻、层层叠叠,一时间竟有些怔忡了。风晴雪不明所以,还以为又触碰到了他的心事,不由得窘迫了起来,有些不安地看着他。百里屠苏回过神来,对她淡淡一笑。因此事并非查明,此时也不好跟晴雪多说什么。


  风晴雪小心翼翼地转了话题道:“其实,关于复生丹药一事,虽然少恭十分有信心,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苏苏,我这次回幽都,也是准备再替你去查查这件事,我会早日赶回来,炼丹一事,你先别着急好不好?”


  百里屠苏虽应了一声,但对她的话,却是没怎么放在心上。炼制起死回生丹药,这个主意,他已是十分坚决。即使只有一二成的把握,他也要试上一试。母亲和族人已经死去了,再差的结果,也不过只是再失去一次。正如少恭所言的,不去尝试的话,就永远没有希望。


  却说欧阳少恭这边,他与陵越计划商定之后,便依计行事,温言劝说素瑾同他一起重返青玉坛。素瑾虽有不愿,那里毕竟有她太多的秘密,但欧阳少恭向她保证,今后将在青玉坛中安心炼丹,与她长相厮守;素瑾还以为是自己的一闹折腾起了作用,寻思着离开琴川恰好能断了少恭与百里屠苏的接触,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陵越让百里屠苏留在琴川静候消息,不日后,同欧阳少恭、尹千觞、还有素瑾三人,一同前往青玉坛。


  不料,当他们来到青玉坛山下时,就觉察到事情有异。从前山下看守的弟子统统消失不见了。一路沿山而上,行至半山腰时,恰好同浑身血污、踉踉跄跄往山下外跑的元勿碰个正着。


  元勿看到欧阳少恭,先是一僵,然后警慎地看了他们几眼。欧阳少恭关心地问道:“元勿,你怎么了?”


  陵越和尹千觞均知,元勿之前帮雷严对付过他们,而今见他们上山,怕是以为他们前来寻仇,眼神之中惧是惶恐。陵越缓声道:“你放心,我们不是来找你们算帐的。”


  欧阳少恭也在一旁点点头道:“我知道当日你们所为是受雷严所迫,而今雷严已死,我们也无仇怨。我毕竟曾是青玉坛的人,不会来加害你们。”


  元勿犹豫半晌,见他们的确并无敌意,缓了神道:“欧阳长老,请……救救我们!”


  “发生了什么事?”


  元勿喘着粗气道:“是……是武安长老,想要杀光我们,霸占青玉坛……”


  尹千觞问道:“这武安长老是什么人?我好像没有见过?”


  欧阳少恭道:“武安长老原名叫钟鸿云,前任坛主在位时曾与当时还是武肃长老的雷严分庭抗礼,争夺坛主之位。后雷严联合了前任丹芷长老,成功继任青玉坛坛主。他不服雷严管束,就被雷严打发到川蜀之地,分管那边的青玉坛分部,后来倒也发展有声有色。但他自此以后便鲜少回本部,所以你没有见实属平常……”


  欧阳少恭向陵越和尹千觞将此人来历大略说了一遍,元勿趁此间隙拿出袖中烟火弹,朝天发了一个信号。欧阳少恭问他做什么,他解释道:“我发信号向其它分坛弟子求救,不然局面难以控制。”


  元勿一边带着他们匆匆赶上山,一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待了一遍。元勿称,自半个多月前,钟鸿云得知坛主雷严战死于秦始皇陵,便带着川蜀分部的众弟子还有江湖上招募来的一众剑客上了青玉坛。他们来势汹汹,以吊唁之名,一心想要控制青玉坛。但他和数名其它长老对钟鸿云时刻提防,他们倒也只得按捺着隐忍不发。元勿暗中通知其它分坛弟子前来支援,也不晓得是不是消息走漏,援兵尚未到来,他们突然提前发难,先是夺占了丹药房,接着对本部弟子大肆屠杀。


  元勿道:“本来我们也并非毫无还击之力,后来他们于丹药房中,找到了雷坛主留下的三粒‘洗髓丹’,钟鸿云分了两颗给身边的弟子服下,那两名弟子瞬间劲力大增,一下子杀死我们不少人。此时我们便节节败退……”


  欧阳少恭皱眉沉思道:“那应是当时雷严让我用玉横碎片为他炼制的半成品,大多数被已被我毁去,不料竟还余下三粒……”


  陵越道:“那他们此时也已与雷严一般妖化了?”他想起当时秦始皇陵之中,雷严的强大力量,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若真是如此,恐怕我们难以应付……”


  欧阳少恭摇了摇头道:“不然……这药乃碎片炼成,又被我加了一味特殊的草药,药力有限,作用不会发挥太久。”


  正说话间,他们已经靠近了山门,只听到里面喊杀连天、哀号遍野,再走近一些,看到青玉坛弟子正混战作一团,刀光剑影,混乱不堪,重伤的、身亡的,横七竖八躺了一地,血腥之气冲天。


  欧阳少恭护了素瑾站到一旁,陵越和尹千觞则冲上前去打散众人,卸了他们的兵器使之不再相斗。但此举毕竟效果有限,欧阳少恭大声叫道:“我们还是先去找到那两个服药的弟子……”


  就这么喊了一声,却见一个手持长剑、眼中血丝遍布的弟子,立马从正殿之中走了出来,拎起那滴血长剑,逢人便砍。周围的青玉坛弟子见此人杀气沸腾,犹如地狱中来的恶鬼,个个心胆俱裂,更没了反击的勇气,没多时便躺下了几个。


   陵越和尹千觞相视一望,连忙冲上前去,将之合力击杀。诚如欧阳少恭所言,此人虽劲力过人,但比起秦皇陵中的雷严,其妖力还是差了数倍。集陵越和尹千觞之力,虽费了一番功夫,但还是能够将其擒杀。


  欧阳少恭让素瑾躲在一处假山之后,自已则上前去对陵越和尹千觞道:“擒贼先擒王,我们赶紧去找那钟鸿云。”陵越点点头,抓住那些受了伤落单的弟子询问,却无人知晓。正踌躇间,只见元勿不知几时跑了过来,对他们招手道:“快随我来,我知道武安长老在哪里。”


  元勿将他们带至珍宝阁,一边狂奔一边告诉他们,钟鸿安正将几名长安困于珍宝阁门口,逼他们说出开门之法。


  待欧阳少恭他们赶到那处,发现门口竟站了另一名服了药的弟子,只见那个人身材修长,剑法如行云流水,殊不寻常。比起方才那个只会以蛮力杀人的,不知道高出多少,想来也更难对付。


  欧阳少恭看到那人,立时惊了一下,忍不住道:“他竟也回来了?”


  陵越问道:“他是谁?”


  欧阳少恭道:“他叫靳南,当初带艺进的门,武功上是青玉坛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一直被雷严视为左臂右膀。听说两年前叛教被逐,没想到竟投了钟鸿云。”元勿在一旁插嘴道:“他原本就是钟鸿云的人,之前也是被雷坛主发现了此事,才逐他出门。”


  陵越看着这人剑法,只觉得招式有些熟悉,他脑海忽然火花一闪,倏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去,一把揪住元勿的衣领,厉声喝问道:“四年前,这个人有没有随雷严上过天墉城?”元勿一个措手不及,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我也不甚清楚……不过……雷坛主但凡有大的行动,一直……一直都把他带在身边……”


  陵越一把放开元勿。欧阳少恭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陵越沉声道:“我怀疑,他可能就是杀害肇临的那个鬼面人……”语毕,他一把拔出霄河长剑,飞身上去,与那人游斗起来。


  陵越当时在剑阁之中虽只与那鬼面人交手数招,那个鬼面人,却是所有盗剑鬼面人之才武艺最强者,他与红玉一样,对这个人始终念念不忘;这么多年,就是那少数几招,他已与脑海之中演练了无数遍,早就烂熟与心,此时与这靳南激斗过招,只觉得一股熟悉的剑势扑面而来,像,的确很像,不过……


  总觉得还是差了点什么!


  来不及仔细思考,那人如暴风骤雨般迅急的剑招,已将他层层包围,他应对得十分吃力,几近招架不住,一旁的尹千觞见势不对,也随之挥剑加入战局。以二敌一,陵越稍稍缓了一口气。


  但此人远强于刚才的弟子数倍,服了药后更是威势难挡,即使集陵越和尹千觞之力也是难挫其锋,他们愈战愈弱,渐呈败局之象。欧阳少恭连忙打出了一个法诀,配合着陵越和尹千觞的进攻,寻隙发作,那人一时不察,堪堪被法力击中,身形猛地一晃。


  陵越和尹千觞趁机一前一后地猛攻对方,那人边战边退,身上多了数道剑伤。随着尹千觞往那人身上猛击了一掌后,陵越随之欺身而上,以长剑直指对方胸口,命令对方放下武器。那人血红的双眼略一停滞,尹千觞还待动作,陵越厉目喝道:“千觞,留活口。”不料,语音刚落,却有一把长剑从其后背刺穿前胸,靳南瞪大双目,口喷鲜血,霎时软倒在了地上。


  却见元勿似是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道:“我……我居然能杀掉靳南……哈哈,哈哈……”


  陵越看着他如颠似狂的模样,一时恼怒,却也发作不得。


  恰在此时,门口又跌跌撞撞跑出来一人,一身的血污,大声叫道:“救……救命……”


+++++++++++++++++++++++++++

板板教出来的元勿小天使也是演技派呢。

看目前的这写法,真的要写到100章的节奏了。不过以我日更或隔日更的勤奋,估计八月前应该会完结了吧。 

评论(154)
热度(71)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