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69)

第69章


       那人显然已经重伤,没跑几步便软倒在了地上,他用最后的一点力气,手指着门口的方向,示意众人进去。

  欧阳少恭和陵越相视一望,同尹千觞、元勿前后踏入珍宝阁大殿。

  甫一入殿,便听到凄厉的呼号声不断,惨不忍听。这里面,几个青玉坛的长老正在被他们围困墙角,一个个地被拷打逼问。见有人前,立马有人上前喝问。陵越见为首的是一个头发半黑半白的中年男子,身形高壮,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偏了头问欧阳少恭:“他就是钟鸿云?”欧阳少恭道:“我不曾见过他……”


  一旁的元勿忙道;“没错,他就是钟鸿云。”


  说话间,那钟鸿云已指挥了手下,将他们几人团团包围了起来。但这些小喽啰又岂是陵越等人的对手,少顷,便被打得落花流水。钟鸿云大失惊色,又令身边几个武力较好的亲信悉数上前,自己则从身上抽出一把腰刀,提气直奔过来,一齐加入了战阵。


  陵越等人奋力厮杀了一阵,不多时便生擒了钟鸿云。欧阳少恭道:“把他带出去,让他的人住手。”陵越点点头,扭了钟鸿云的右手,将他推出门外,来到大门口的乱阵之中。

  果然,川蜀一带的弟子见钟鸿云被擒,怔愣不已,齐齐停了手。元勿对他们喊话,让他们放下兵器、赶紧束手就擒。那些弟子正六神无际之外,忽然又传来一阵喧腾的人声,无数脚步声纷涌而至。

  原来,是其它分部救援的弟子已经赶到,元勿大喜,指挥众援兵布下包围圈,此时场内形势已经完全逆转。

  趁此骚动之际,钟鸿云左手微动,一把削铁如泥的袖里刀从一侧直扫陵越腰际。陵越一惊,急忙松开了钟鸿云,扭身后退。

  钟鸿云寻隙欲逃,却被尹千觞挡住,尹千觞几招之后,一掌将他拍倒到了地上。钟鸿云摔倒在地上,咬了咬牙,从袖中掏中一粒药丸,迅速地吞了下去。

  欧阳少恭遽然变色道:“赶紧杀了他,不然他也会妖化。”

  尹千觞闻言后,毫不犹豫地跨步上前,一刀了结了钟鸿云的性命。

  钟鸿云带来的众弟子见领袖已死,个个也失了斗志,放下武器,被本部弟子一一收服了。

  陵越等人环顾四周,见青玉坛弟子死的死,伤的伤,青灰的石板地已被血迹遍染,血海尸山,说不出的凄凉。青玉坛百年大教,经此一役,元气大伤,短时期内恐怕难以恢复,陵越见此亦不免有些感慨。

  此时,元勿和其余几名弟子上前,对欧阳少恭说道:“欧阳长老,我们青玉坛弄成这样,已经群龙无首,如今此地已属长老您身份最高。长老既然回来了,我们这帮兄弟,自然以长老马首是瞻,请欧阳长老接任坛主的位置,重振我青玉坛辉煌。”

  欧阳少恭尚未回答,尹千觞已在一旁冷笑道:“你们当初帮雷严软禁少恭,现在倒是长老前长老后了。你们让少恭坐这青玉坛坛主的位子,究竟有何居心?”

  元勿咬了咬下唇,无奈道:“昔日对长老不敬之处,实被雷严所逼,皆非出自本意,还请长老宽弘大量,原谅我们。若长老不留下主持大局,山下对我青玉坛虎视眈眈的门派为数不少,到时候恐怕青玉坛百年基业,将尽数落入贼人之手。我们这帮兄弟,更是不知何去何从……”

  元勿说得大声,坛中弟子无不听得分明。经此大役,长老和高阶弟子们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他们虽躲过了此劫,但对今后也是一片茫然。元勿此言,恰好切中他们的心事。他们原本只知欧阳少恭会炼丹,却不太了解欧阳少恭的实力,见此番欧阳少恭带人来救他们,迅速平息钟鸿云之乱,可见实力非凡,足令他们心折。元勿的提议,立即得到了众人的响应。

   那些受伤的弟子们三三两两纷纷地围拢了过来,连声附和道:“是啊,欧阳长老,留下来吧。”“我们愿以长老马首是瞻。”“让欧阳长老做我们新坛主,再合适不过。”

  ……

  欧阳少恭有些哭笑不得地望向了陵越,陵越含笑道:“既然他们如此盛情,少恭就应了吧。”他顿了顿,又凑近欧阳少恭耳边道:“青玉坛乱起也麻烦,此地对少恭而言亦不失为一个好的落脚处。”

  欧阳少恭点点头道:“也罢,我确是需要一个能好好炼药的地方。”

  元勿见事已成,连忙领着众弟子齐齐下拜,高呼“欧阳坛主”,欧阳少恭半推半就,接下了这青玉坛坛主的位子。

  余后几日,欧阳少恭安排弟子收编钟鸿云旧部、治疗伤患、安葬死者等诸多琐事,在陵越和尹千觞的帮忙下,青玉坛乱象渐平,秩序重衍。

  陵越也有趁机再调查鬼面人之事,但可惜,知情者都是雷严的亲信,在青玉坛中地位不低。钟鸿云为迅速拿下青玉坛,专拣了这些人杀得干净,余下的低阶弟子,也问不出个什么名堂来。死去的那个靳南,倒是十分符合那个鬼面人的特征,如果此事要追问一个结果的话,恐怕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个靳南。可惜人已死,无法求证了。

   不管怎么说,鬼面人一事,至此也差不多结案。那么接下来的,就是“巽芳”了……

  素瑾自重返青玉坛之后,连日来,心中便时常无故的忐忑。昔日在此地,她要受雷严的操控,又要在少恭面前伪装,可也从没这么忐忑过,欧阳少恭十分忙碌,几乎见不着他,难得有一次碰面,竟对她说了一句:“巽芳,这几日是不是累着你了,你看你,脸上那么憔悴?”

  她听到这句话,几乎是落荒而逃。她颤抖着来到镜前,让她大失惊色的是,她那白晳如玉的肌肤,不知几时起,竟笼了一层淡淡的黑气。虽然不是那么地明显,可看在她的眼中,不啻于看到索命的恶鬼。她能变作巽芳的模样,全靠的是一种盅虫炼作的药丸,此盅会吞噬人的血肉、吸取人的脑髓,长久服用,她体内的精血将会被吸食的干干净净,最后七孔流血而死。

  明知是致命的毒药,可是,跟欧阳少恭在一起的诱惑,却远超过了其它的一切。

  她以为,盅虫的毒性不会发作的那么快,起码还有几年的时间,可以让她慢慢地劝说了少恭,同她一齐隐居山林、弹琴弄舞,过一阵逍遥快活的日子。那么,即使让她最后失了性命,也已无憾。但是没有想到,这盅虫竟发作得这么快,如果她继续服用下去,还有几日可活?

  可是,如果不继续服用,她又怎么维护“巽芳”的身份?如果她不是巽芳,少恭又岂会多看她一眼?

  贪他半晌痴,竟作一生拼。

  又过去了一日。

  这天,她也不知怎么了,在青玉坛中失魂落魄地走着,不知不觉,竟又来到了当年当小丫头时住的房间。这是位于极角落的一间小屋子,本来,像她这样的小丫头是没办法有单独的房间,但因后来她被分派给了丹芷长老欧阳少恭,所以雷严就赐了她这间小小的屋子。这处离炼丹房很近,每回欧阳少恭要来丹房,便会从她门前经过。即使欧阳少恭不在的日子,她也时常会开了窗,痴痴地望。

  她看着那间屋子,怔怔地站在那里,许多往事在脑海里走马灯一般地流转着。冷不妨,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素瑾!”

  她下意识地就应了一声。应完以后她立即就清醒了过来,心道不好。

  “谁?”她转过身去,大声喝问。

  四下都看不到一个人。她更是慌乱,大声道:“谁?赶紧出来。”

  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地从假山后面踱了出来。

  素瑾双目一眯:“尹千觞?”

  尹千觞面无表情,可眼神之中却透出一道仇恨之火,像是有穿越力一般,恨不得把素瑾放在烈油上烹了,看得素瑾心中一凛。

  尹千觞冷哼一声道:“我是应该叫你素瑾?还是瑾娘?当初,是不是你杀死了华裳?”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疯话。”素瑾抬腿就走。她不知道尹千觞是如何发现了她的身份,但她知道,她现在不能留在这里,这里太冷僻了,她要赶紧去找少恭。

  “刷”地一声,尹千觞长刀出鞘,横架在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澄亮的刀身反射着阳光,蓦地一闪,耀得素瑾的脸都青了。她连忙后退数步,声音中不由得带了几丝惊慌:“你要做什么?我是巽芳,不是什么素瑾,更不是什么瑾娘,你让开,我要去找少恭。”

  “你就是瑾娘,你用了易容盅伪装成巽芳的样子潜伏在少恭身边。你的秘密,元勿已经统统告诉我了。你是青玉坛的人,原名叫素瑾,本来是一个丑丫头,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才变成瑾娘那付样子。你一直在为雷严做事,我说的对不对?”

  素瑾冷冷地瞪着尹千觞,面色渐渐发白,尹千觞知道了这一切,那么少恭呢?她的一切,已经全部瞒不住了吗?

  不,她还想再见到少恭,她一定要去见少恭。

  她冷哼一声道:“你既然已经知道一切,又何必再多问?但你又有什么证据说我是素瑾?你要是现在杀了我,少恭可不会放过你。”她一边说着话,一边于袖口偷偷拿出一包药粉,忽然往尹千觞脸上掷去。

  可尹千觞并非没有防备, 他屏住呼吸,提气腾空,以剑光三两下荡尽飞扬的粉末,以极快的速度向素瑾背后挥剑而去。

  素瑾奔逃的速度已经极快,但仍快不过尹千觞的刀。一直在江湖上以命换钱的尹千觞,他的刀正如他的人,又快又猛,性燥如火,而此刻,挟了无尽仇恨的刀意,比平常更上快上了几倍。素瑾躲过了第一招,但绝躲不过第二招、第三招,没多久她就左右支绌。当她无法以术法相抗而以一招九转丹砂手生劈尹千觞刀背时,尹千觞于刀背之上猛一注力,素瑾整个人便被震飞了去,摔倒在地,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你为何要杀华裳?你们相识这么多年,怎么下得了手?”即使看到素瑾这般凄惨模样,尹千觞语中仍掩不住怒意。

  见逃走无望,素瑾反倒放开了。她擦去嘴角血迹,冷笑道:“谁让她要多管闲事,我若不杀她,又如何能顺利留在少恭身边?如今我被你所擒,也无话可说,你要杀便杀,别再废话!”

  尹千觞恨声道:“好,我这便杀了你,为华裳报仇!”

  尹千觞正待举刀,却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千觞,住手!”


  

+++++++++++++++++++++++++++++++


  关于青玉坛坛斗的那点脑洞


  因为跟正篇也没有太大关系,所以这章写完以后对青玉坛内部开的脑洞也不会再提了。仔细看的话,里面一些情节其实也是透露了挺多,稍一推敲应该也会看明白。不过还是想完整地以后(fei)记(hua)的方式把情节完整地交待一遍吧。

  

    (跟游戏没什么关系,就用了一下武肃长老的设置。剧文嘛,只针对剧开的脑补情节)


  脑洞里的青玉坛坛斗是这样的:当年雷严还是武肃长老的时候,青玉坛长老辈里地位最高的有三个:武肃、武安、丹芷。丹芷年纪有点大,虽德高望众但不是争夺坛主的有力人选,雷严拉拢了他以后,合伙斗倒了武安,可之后兔死弓藏,雷严把武安打发了以后,肯定也使了一些手段,把这个丹芷长老给废掉或驱逐出去了。接下来,他找来是当年才16岁的,看上去还挺简单的温文尔雅的游医欧阳少恭。雷严空降欧阳少恭自然也有他的考量,欧阳少恭初来乍到,又是外来人口,对雷严毫无威胁。雷严自然对他没什么提防,稳坐他的坛主之位。这说明雷严也是个有心计有手段的人呢。(不过雷严没想到自己竟引来了一个最大的敌人)


  以欧阳少恭的心计在青玉坛里不作布置是不可能的事。青玉坛是炼丹的大教,里面的装备也好,书籍也好,对他应该是十分有吸引力的,估计是存了心思,万一跟雷严合不拢,就想方设法取而代之。所以他会设法布下自己的人手。(剧里竟然没有,十分遗憾。因为谈恋爱太占时间了吗?)


  不过欧阳少恭做得十分小心,在大家看来,他在青玉坛里就是一个不太受重视的丹芷长老,也不像有什么地位的样子。(剧里也是这样,弟子提起他都不算尊重。文里随了剧中设置。)雷严肯定不会觉得他对青玉坛有什么野心。因为欧阳少恭也没怎么在青玉坛里笼络人心,反而一直在外面跑:蓬莱、江都、天墉。


 但欧阳少恭其实是收服或说安插了三个重要的亲信:元勿、靳南、素瑾(没错)


 元勿不提,他对欧阳少恭有很多帮助,文里也有展示了。靳南这个设置是这样:他是带艺上门,也就是说,他可以是欧阳少恭之前就特意从外面安排进来的人,他年纪不大,武艺有部分也是欧阳少恭亲自传授。他跟元勿正好两个极端,元勿话多,走群众路线,靳南话少武功高,是为雷严的打手。雷严和武安长老互相防备,欧阳少恭示意靳南跟武安那边搭上线,作武安的内线。后被雷严发现,逐出(逃出)青玉坛也是欧阳少恭的示意,是为打入武安内部。因为欧阳少恭想要利用武安的势力,雷严渐渐留着没什么用,他想着收网了。


  青玉坛动乱是欧阳少恭一手导演。由元勿和靳南里面外合,相互配合,其它人都是棋子,武安是被引导着走,就像当初的雷严一样。但靳南不知道欧阳少恭想利用他在陵越面前来洗白鬼面人一事。欧阳少恭起用靳南当然不是留作这个时候用,但他对红玉和陵越的怀疑应该早有觉察,为了自己以后方便行事,更好的利用陵越,所以推出了靳南。恰好靳南也是这个黑锅最合适的人选。


  元勿当然是事先被欧阳少恭交待过,趁机杀掉靳南。就算元勿完成不了,欧阳少恭也会想办法自己杀掉他,不会留给陵越审问的时间。可怜的靳南,对板板忠心耿耿,死的时候眼睛瞪那么大,肯定是太意外的缘故。


  对付武安长老也是一样,欧阳少恭会想方设法当场杀掉他,幸亏他自己也作死,让欧阳少恭更有了机会,让尹千觞杀之。


  然后就是我们机关算尽的欧阳板板顺利拿下了青玉坛,顺便洗白了一下自己,趁机灭口青玉坛中那些知道秘密太多的、不服自己的,总之让那些长老们,地位高的,雷严的亲信什么的,该死的全死得七七八八。(余下还不死的那就慢慢处理,反正也快到了发药时间了)


  陵越来青玉坛查鬼面人,欧阳板板怎么可能让他查得顺利?


  剧里面,青玉坛也就几十个人,一个小帮派,弟子们为了解药,迅速让欧阳少恭拿下了。这样简单的情节怎么能显示出我板板的聪明机智?当然要给他加戏,恩,加戏!文里设置是几百年的大教嘛,雷严挂了还有一众人等,实力也是不可小觑的。欧阳少恭要拿下来,也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至于第三个笼络的人是素瑾……恩,素瑾文里设置就是欧阳少恭利用的对象,如果她不作死吃下易容盅要当什么巽芳,欧阳少恭应该不会杀她,会好好利用一下她的才能。当然,她就算作死变成巽芳,要是不那么乱折腾,板板为了看公主的脸,也会留下来的。


  好了废话说完了。这就是无聊的青玉坛坛斗脑洞。跟本文的主旨没啥关系。就写着玩儿拖剧情。




评论(96)
热度(60)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