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72)

  

(采药游的两只,自从雷坛主死后,板板又成天穿他这件最心爱的小黄了)

  

第72章

(苏恭)

++++++++++++++++++++++++++++++

       对于百里屠苏这样血气方刚的青年来说,一次的情事并不足以让他魇足。然而欧阳少恭却抱着他说已经累了,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少顷,欧阳少恭的呼吸声就沉重了起来,随即进入了梦乡。


  欧阳少恭的确很累。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疲倦,明明仙灵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充沛,身体却显得那样孱弱不堪。


  他明白,当他仙灵之力越发强大,这具凡人的躯体,所要承受的东西就越发沉重。自从他吸收了蛟灵之后,这样的征兆就表现得愈发明显了。欧阳少恭的躯体已近强弩之末,以他推断,不出两个月,这具躯体便再也无法支撑仙灵的力量。


  他只有尽快地合体,让仙灵重归于整,再不需凡人的躯体来容纳承载,才能彻底的摆脱这累世的艰辛。


  如果现在不想这么辛苦,那么还有一途:可以将强大的仙灵暂存于玉横之内,让身体得一喘息的空间。可他却不愿这么做,身体的疲累就像一把悬在头顶上的剑,用刺痛来提醒着他,他必须要做的一些事。


  他不得不去做的事。


  也许是身体的报复,当他一进入梦乡,就是一场酝酿已久的恶梦。


  这是榣山,他昔年的仙栖之地,四时明媚、光华遍照,底下潺潺而流的是一条湄水。他好似忘记了人间的一切,又回到了那个太子长琴的年岁,日日夜夜此地悠闲地谈琴赏风,间或等候那条小水虺的到来。然而这仙境这般的地方,此时却传来了阵阵惨叫。


  他似乎预料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想要远离,可又不由自主地靠近,他看到,在那棵华盖似的榣树底下,竟被绑着一个人,而他正在惨遭着凌虐。他上身的衣物被撕碎了,他在胸膛之上,赫然插着一把尖刀,鲜血从刀口不住地往下涌,青年的表情已经扭曲得不似人形。


  握刀的人,竟然就着这插入的刀尖,猛着往旁边一拉,血肉被割裂的痛苦又这个人又惨叫起来,鲜血狂涌而出,染红了整个胸膛。

  

  “少恭,救我,救我……”呼救的声音从青年的喉咙中传出,欧阳少恭凝视看去,那被凌虐的青年,正是百里屠苏。


  “屠苏!”他下意识地大叫一声,立即上前想要制止那人。


  “放开他!”他对施虐之人大喊,那人身形一顿,慢慢地转过身来,脸上露出嗜血的狞笑。


  他顿时如遭雷击,只因这个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那个“太子长琴”好以整暇地看着他,冷笑道:“长琴,你让我放开他?他不是你一直想要杀的百里屠苏?他可是夺走我们仙灵的韩云溪,这一具早该死去的尸体,你不会,真的对他动了感情吧?”


  百里屠苏……韩云溪……没错,他要从他身上取回仙灵,他必须毁掉他、杀了他。可是为什么,他看着他这么痛苦,心里却像被刀绞了一般?好像这刀,不是刺在他的身上,而是……


  百里屠苏看着他,眼神之中全是哀求与期盼:“少恭,快救我……”


    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却见那把利刀,竟又往下一拉,随着又一声刺耳的惨叫,百里屠苏那胸膛,竟要生生被剖开一般。欧阳少恭脑子一片空白,当他反应过来,已经按住了“太子长琴”握刀的那只手。


  “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剖出他的心,拿回我们的仙灵啊。我们的仙灵,就在他的心里面,难道你不想拿回来,重新变成完整的一个太子长琴么?合二为一,重获完整的滋味,该是多么的美妙?”“太子长琴”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他的脑子开始混沌起来,剖了屠苏的心,拿回仙灵?不,不能这么做……


  “不能?为何不能?这千年时光,我们受尽多少痛苦、多少折磨?天意叵测,人心善变,信誓旦旦,转瞬都非,长琴,你还没有看够?你还没有受够?难道你要永生永世受这命途的束缚,永远不得挣脱?来,刺下去,挖出他的心,这一切就会结束了,你可以回去榣山,可以不必再受那渡魂之苦……”


  果然是他自己,所说的一切皆是他内心的渴求。他只要刺下去,只要刺下去……


  “少恭,我想陪你着,不会留下你一人,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你。”百里屠苏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他下不了手。


  “你若不想剖开他的心,他早晚会剖开你的心。哪一世不是如此?哪一个人不是如此?若他知道一切,他又会如何对你?”


  他的手开始发抖。


  他一把拔出了刀。


  他抱住了百里屠苏摇摇欲坠的身体。


  “屠苏……”他呼唤着百里屠苏,看到他的眼睛慢慢睁开。


  蓦地,他的前胸一片刺痛,他低下头,看到方才那把利刃如今正插在他的胸口之上,鲜血汩汩涌出,握着刀的那个人,恰恰是百里屠苏。他从前脸上温情、爱恋悉数消失得干干净净,此时呈现的,只有一片的恨意。他的眼神冷到极点,比插在他胸口上的那把刀还要冷上百倍、利上百倍。


  欧阳少恭忽然觉得很冷,全身冷得可怕。


  “欧、阳、少、恭,”他咬牙切齿地叫着他的名字,“你杀我族人,毁我一生,今日我就剖了你的心,让你偿命!”


  “不……”


  他忽然从恶梦之中清醒了过来。


  “少恭?”


  黑暗之中,百里屠苏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伸出手想帮他擦去脸上的汗水。


  他全身一僵,本能地想一掌拍开百里屠苏。梦中的一切太过清晰,让他醒后依然心有余悸。


  百里屠苏缩回了手,不安地问道:“少恭,你做恶梦了么?”


  欧阳少恭缓过神来,心道:这具身体竟如此不堪,已经影响到自己的心智了么?不,他才不会心软,等着别人去宰割。他不能等了,不能再这样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少恭,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做恶梦?你不想要让我看到,所以才不愿同我一起?”百里屠苏见他不答,凑过去轻轻地抱住了他,“可我想陪着你……”


  百里屠苏的怀抱很暖。


  像火一般的暖。


  无边空旷的黑夜就像永世的孤寂一样,让人心生恐惧,此时所有的脆弱会加倍地呈现,而所有的抚慰会加倍地灼热,欧阳少恭既想推开他又想抱住他,他似乎听到了门外狂风呼啸的声音,凝神去听,又是一丝声响都没有,只有两颗火热的心在以同样的韵律“扑通”、“扑通”地跃响着。


  他摸上百里屠苏的脊背。从那个坚实的弧度一直伸下去,腰弯的下陷处之后又是向上峰起,再继续往下,伸进微微隆起的臀肉之上。他感觉到对方骤然紧绷的动作,而粗重的喘息开始不可抑制的出现。


  欧阳少恭道:“不过是恶梦,并不要紧。屠苏……莫要担心……”




++++++++++++++++++++

本来这章都开始走余下的剧情了,结果上章评论非要说板板菊花出事。为了证明板板的菊花没有事,我只能超字数的来了一发。

评论(173)
热度(118)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