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75)

第75章


   翌日,他们到达了姚家镇。


  海面上,白雾茫茫,寒气漫天,因天寒天冻,所有船只都停靠在码头,久长未扬起的桅帆恹恹地垂着,他们于最大的一艘船上找到了向天笑和延枚两兄弟,一番口舌之后,终让他们同意了出海的请求。


  “既然你们是仇姑娘的朋友,我向天笑就算拼了命也会出这趟船。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们,穿过雷云之海九死一生,我们做的海上生意,从来都是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把性命交给老天爷看着了,可是看你们也不像是这般不惜命的,去之前可真得想好了。”向天笑此人快人快语,将去榣山的危险坦然相告,让他们自已权衡。


  百里屠苏不由得眉头深锁,禁不住想起仇馨蕊之前所言“这些年去找榣山的修道之人形形色色,可一旦出了海,却没有一人能活着回来”,同向天笑的话相映照,显然所言非虚。


  欧阳少恭不动声色,态度坚决:“即使是九死一生,我们也非去不可。”


  向天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同他们约定好明日卯时出海。


  这天夜里,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早早地睡下了。时过三更,百里屠苏悄悄地坐起身来,静静地看了睡梦中的欧阳少恭一眼,蹑手蹑脚地起床穿衣。


  去榣山如此凶险,他又怎能让少恭随他冒险?


  只不过,依他对少恭的了解,恐怕决不会让他一人独去,故而,他干脆连半句也没有跟少恭透露。


  他怕欧阳少恭醒后看不到他而担心,就于背囊之中拿出几张信纸,借着月光,在书桌前给欧阳少恭写信。他从前没有什么给人写信的机会,初次“提笔”,只觉得词穷,想了想,便以平常说话的口吻,在纸上同少恭“说”了起来。


  “……这些日子你随我四处奔波,不顾身体的疲累,我心中十分感激。我一想到,你对我付出了这么多,我却始终没能为你做些什么,心里就十分的愧疚。卓大哥和仇姑娘的事情,让我想明白了许多,卓大哥临终前说,他后悔当一个杀手,后悔自己接下了那单任务,可若不是他接下了那单任务,又根本无法遇见仇姑娘。我渐渐明白,命运的安排便是如此,你要说它是最坏的安排,它偏又给了你好的一面;你要说它是好的,它偏偏又那样捉弄人。你或许不知,看到他们的事,便让我想起了我自己。


  从前,我一直心中怨愤命运的不公,怨愤上天何以给我安排如此凶险的命途,让我失去亲人,身负焚寂煞气,更让我连累师尊,连累旁人,虽然下山之后,因为你,还有朋友们给予的关怀,让我心中的不平之念渐渐平息,但午夜梦回之际,我仍时有不忿,常有自怜自哀的时候,将一切责罪于命运的安排。


  但卓大哥的一番话,一下子点醒了我。我想到,若不是因为焚寂一事,我又怎么会来到天墉城,我若不在天墉城,又怎么会遇见你?哪怕给我带来那么多痛苦的煞气,若不是它当日发作,又怎会让你我结下这段情缘?如果没有这样的开始,你我恐怕只仅止于朋友之谊,虽然与你做朋友也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但我此生怕是无法领略情之一字的万千风光了。


  而今细想开来,与你在一起的快活,早已超过这些年我受的所有苦楚。即使再让我受煞气之苦十年二十年,能换得与你相守,我也绝对心甘情愿。这样想想,我又怎能怪责命运的不公呢?毕竟能够遇见你,已是命运赐予我最美好的安排。


  卓大哥说得没有错,只要不计前尘往事,珍惜眼前人,一样能过得很好。少恭,我已不再怨天尤人,无论今后如何,我都会好好珍惜所有的一切,尤其是你。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更不能让你陪我涉险,因你于我而言,已是此生最为重要之人。请你留在此地等我,我定会平安归来。你不要担心,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有许多美好的时光没有同你一起度过,定不会让自己轻易死去。”


  百里屠苏停了下来,因无笔墨在手,这些字句他全是以灵力“写”纸上。他本以为自己不会写信,可一旦写起来,心里头的话却是滔滔不绝,眼看已经“写”完了三页纸,似乎仍意犹未尽。


  他转过头去看欧阳少恭,见他仍在酣睡,睡上一片平静,他看着这张让自己爱慕难舍的脸,一时心里又是柔肠百结,满腔的爱意像月光一般流泻开来。


  “啾~”阿翔扑腾扑腾着翅膀从房梁上飞了下来,蹲在桌前好奇地看着百里屠苏,它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这主人似乎举止异常,全身一激灵,连忙飞下来看。


  百里屠苏连忙对他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怕少恭会被吵醒,顿了顿,指尖凝起一道灵光,施了一道助人昏睡的法诀于少恭身上。欧阳少恭身体微微一颤,之后酣睡如初,似无所觉。


  他又拿出信来细细读了一遍,刚才写得尽兴,可这一读,却又觉得有一些不妥当。这些话若是直接告诉少恭,倒也无妨,可写在纸上,不知怎地,总觉得十分别扭。接着又想到,自己于信中这般信誓旦旦,若真有一个万一,岂不是让少恭一直苦等?自己心里头的这些话,还是等自己平安归来后,再亲自说与少恭听罢。


  沉吟半晌,终是挥手将方才写好的书信毁去,只短短写上几行字,交待了自己独自去榣山一事,让少恭莫要担忧。青玉坛事忙,他可不必在此地等候,先回去再说。


  待百里屠苏离开房间后,欧阳少恭的双眼于黑夜之中缓缓睁开,脸上并无一丝的睡意。他起身去看了一眼百里屠苏留下的字条,冷哼一声,随手化作齑粉。


  百里屠苏来到码头时,天尚未明,漫天飘飞的细雪带来一阵阵的寒意。向天笑两兄弟的船已经亮起了灯,他们早早就起来作开船的准备。


  “小兄弟,你怎么一个人来?你那个朋友呢?”向天笑见百里屠苏独自一人,不由得有些好奇。


  “我一个人去。”


  “这倒也好。我看他一付书生模样,怕是经不住这颠簸。今日下了雪,海上恐怕更不好走,一会你可得坐稳了。”


  “明白。劳烦了。”


  不知是天气的原因,还是本就如此,在经过雷云之海时,狂烈的风暴吹得整艘船都颠簸不止,几近倾翻,即使百里屠苏以灵力相助,也根本无法抵御这凶险。百里屠苏运劲将向天笑和延枚两兄弟送入船舱躲避,可自己却被狂袭而至的一阵强风卷了下去。


  待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座岛上。


  随后他方知,原来这岛竟是天灾后消失的蓬莱,因此岛陷入雷云之海中,故而欧阳少恭才几次三番寻访不成。


  因蜃气的作用,他于蓬莱岛上看到了欧阳少恭昔日与巽芳相处的一幕幕残像,少恭是如何地与巽芳相恋相守,又如何不得已地离开,最后巽芳为抵抗天灾而身受重创,这些过往的一切,均清晰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对于少恭与巽芳之事,不过是从少恭口中得知,“假巽芳”在时,许是少恭已有觉察她的不同,以至于少恭待她总是少了一些投入,甚而让他产生少恭或许是更加喜欢他的错觉。可此时亲自所见,少恭眼中的柔情千种、爱意百生,却是他从来不曾看到过的,可知他们这份感情是何等深厚,难怪这些年来,少恭一直念念不忘,甚至那么多年都苦求复生之术,只为与巽芳长相厮守。


  百里屠苏还来不及难过,蓬莱地界突然传来一阵异动,那轰鸣之声震耳欲聋,好似整个天地都要崩裂了一般。他连忙提气御剑,飞离了此地。


  海面之上荒茫一片,他在气力将尽之时终于找到了一个岛屿落脚。那岛幽暗一片,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当他走到一株红叶似火的大树底下时,看到眼前流水潺潺、水瀑飞溅的景象终于让他确定,他来到了榣山。


  他梦中经常梦见的榣山。


  只不过,这梦中的榣山山清水秀,碧天长草,是一处灵气鼎盛的世外桃源,但是现在他所看到的,只是一片乱石丛生、暗礁叠落的小岛,灵气是丝毫感受不到了。


  他压抑下心中这莫明慌乱的感觉,仔细寻找起月灵花来。不过这花倒是不难寻,此地除了似火的榣树外,唯一生长的活物,也就只有在靠近水湄边的暗礁处一朵小小的红花。此花的形貌,与欧阳少恭所述别无二致,看来就是它了!


  百里屠苏俯身摘花之际,底下原本静静流动的湄水忽然传出“噗噗”异响,紧接着水流涌动,竟席卷成惊涛骇浪之状。他连忙后退几步,但是已经连不及,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一条深黑如墨、双角金瞳的巨龙冲他直奔而来,他连忙拔剑相抗,可他的力量比起巨龙犹如萤火之微,龙尾一扫,轻易便让他摔倒在了地上,接着他又被巨龙喷出的几道水柱浇了一身,衣物尽湿,好不狼狈。


  “何人扰吾安眠?”


评论(60)
热度(70)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