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78)

     “是你害死了你的族人,害死了你娘,现在连尸体都保不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为什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乌蒙灵谷?”


  “炼丹的人,就是喜欢用硝石等物护身,应该是青玉坛和雷严一伙的。”


  “莫非是前来探路的?”


  是我,是我引来的鬼面人……  


  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年轻男子对他浅浅一笑:“等我办完事,再来看你好不好?”


  这张脸从模糊变成清晰,又从清晰变成朦胧,最终幻化作扭曲而阴冷的模样。


  为什么会出现少恭的脸,怎么能出现少恭的脸?这怎么会是真的?怎么能是真的?


  “残缺的始终便是残缺,不循常理,终违天道,世人就会称之为怪物……”


  不,我不是怪物,不是怪物……


  百里屠苏的脑子乱成一团,无数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如魔音穿耳,直刺他的心肺。他的神智如同崩紧的弦,已经到达了极限,但还是被不停地撕扯着、穿透着。血红的雾气在眼前团团升起,织成一张弥天大网,幽萝鬼藤,枝叶缠绕,神智消弥,魔象丛生。


  巨大的混乱让他忍不住嘶吼出声,他无意识地站起身来,身形扭曲,脸上尽是痛苦。


  陵端见此更是得意,加倍出言刺激:“这不是执剑长老门下的高徒——百里屠苏吗?我怎么看着,倒像是个杀人怪物啊?”


  “陵端,住口!”陵越见势不妙,急忙喝止陵端。


  岂料陵端此时全然不怕陵越,他此回下山,早有准备。在天墉城的禁地之中,有一处禁妖洞,里面禁锢的皆是历代天墉弟子下山捕获的妖物。陵端对百里屠苏愤恨之深,让他不惜违背天墉城的戒律,私下吸摄禁妖洞中妖物的妖气以助长修为。他果真因此而法力大增,但此禁术虽能一时让习练者法力大增,可清修的灵越之身也会从此妖气遍染,更会令体内邪魔之念疯长。


  陵端修炼妖术一段时间后,一时不慎,令禁妖洞中部分妖物逃出,引发天墉城一片混乱。


  这也是为何当日涵素真人会紧急召回红玉与陵越回天墉城的原因。但陵越为继续查探青玉坛鬼面人之事而未能回去,仅红玉一人上山。红玉费时多日终于清除妖物之乱,可惜彼时陵端妖法亦已大成。


  陵端深知瞒不下去,便以妖邪术挟使十余名师弟随他下山,一心跑来对付百里屠苏。


  他寻觅良久,终于在红叶湖看到方兰生和襄铃,用计诱问之下得知百里屠苏也在心地,心中大喜,便捉了方兰生和襄铃为质,顺利进了乌蒙灵谷。


  陵端对自己一身妖术信心满满,便是煞气发作的百里屠苏他也不惧,更是想着可以借此理由除掉百里屠苏,便是来日掌教真人知晓也可以托辞推责。因而此时全然不将陵越的呵斥放在心上,反而趋步上前,意图靠近百里屠苏。


  陵越举起霄河剑,本想逼退陵端,却不料,身边忽然剑声铮鸣,焚寂剑带着万道红光横空出鞘,巨大的冲劲使得陵越不自觉地向旁退去。


  却是百里屠苏的煞气,再度发作了。


  双目血红,黑气萦绕,煞气发作的百里屠苏与一身妖术的陵端展开了一场恶斗。


  然而,陵端习得的妖术又怎敌得万千冤煞之气的强大力量,几个回合之后,他被百里屠苏打晕在了地上。


  陵端昏迷之后,百里屠苏怔怔地站着,脑海中的混乱稍退。这人是谁?他看着地上身穿天墉城弟子服的陵端,迷迷糊糊地发问。


  “师兄,这是我特意为你炼制的药,你可服下。”


  类似的衣物,类似的装扮,新来的弟子,他叫欧阳少恭。


  少恭,少恭……  


  当这个名字在脑海中一出现,所有的冤煞之气便又再度升腾。


  煞气再度控制了百里屠苏,他的眼中已经一片血红。


  焚寂剑横扫四方,无人可以幸免。众人都在剑气和煞气的冲击下,摔倒在了地上。


  风晴雪看到百里屠苏这疯狂的模样,知道此时若任由其发作,屠苏将会做下令他终生后悔的事。也许这现场所有的人,都会伤于他的剑下。她挣扎着站起来,结出法诀,将幽都法术注入百里屠苏的体内。百里屠苏稍一停滞,可随即又将再度再焚寂剑往前递去。

  

  焚寂剑,毫不留情地对准了风晴雪。


  风晴雪心如刀绞,干脆用手握住了焚寂剑:“苏苏,你清醒一下,千万不要被焚寂控制,千万不要……”


  灵女的血诱发了百里屠苏体内残存的幽都法术的力量,终是令他有了片刻的清醒。


  受伤倒地的众人,还是流血的风晴雪,一张张惊恐不已的脸。是他,他的煞气居然又发作了,而且此作发作竟然全无抑制之力。他又伤了大家,还伤了风晴雪……


  为什么?


  真的是因为封印的消退,总有一天,他会全然地被剑灵所吞噬? 


  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除煞气,驱除剑灵,他只有死亡一途。


  界时他会变成什么?彻底的怪物?


  不,我不要这样的将来。


  体内再度气血翻涌,遏制不住的杀戮欲望与强烈的怒意从内心深处奔涌而来,他最后一丝清明告诉他,煞气又要发作了。


  他只觉得无尽的绝望要将他包围,他知道当眼前唯一一点光亮消失之后,将会是他绝对不敢去面对的黑暗。可他又怎么能够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咬了咬牙,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量,将焚寂倒转,猛地刺向自己的胸口。


  “屠苏!”


  几道惊惶的声音响起。谁也没有想到,百里屠苏居然要用这样玉石俱焚的办法,去解脱煞气的控制。


  当焚寂剑即将刺入百里屠苏身体的关头,一道蓝白色的清光旋然而现,在迸溢而出的灵光中,焚寂剑被瞬间弹开;长剑脱手,百里屠苏后退数步,却又在堪堪倒下的当口,被一个身形挺拔、白发垂腰的修道之人拉回,那人以二指轻点百里屠苏额心,片刻后,百里屠苏身上黑气尽消,昏迷了过去。


  百里屠苏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他又回到了儿时的乌蒙灵谷,那时,天正蓝,日光正暖,他的族人还在,他的母亲也还在。韩休宁仍是像从前那般训斥他:总是那么胡闹贪玩,不思进取,他也仍是像过去那般当作了耳旁风。不,其实他心底也打着小小的算盘,因为韩休宁总是忙于族中事务,无暇照顾他,所以他也要以这种闯祸的法子,来搏得母亲的关注;母亲虽然呵斥他时言辞严厉,可他还是看得出来,母亲眼底的一抹温柔……


  可惜梦总是梦,再美的梦总有翩然落地的时候。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全身上下灵气充沛,方才让自己神智尽失的煞气仿佛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张熟悉而久违地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紫胤真人。


  他心头一凛,立即想起前后发生的一切,他想起身施礼,却被紫胤真人拦住。


  “我已听红玉说了你四年来发生的所有事情,既然你冤情已洗刷清楚,那就随我回天墉吧。”


  百里屠苏垂着头,并不应声。


  “你还有什么牵挂 ?”


  百里屠苏翻身下床,跪在紫胤真人面前:“弟子,并不想回天墉城……”


  紫胤真人淡淡看了百里屠苏一眼,让原本留在房中的红玉、陵越、风晴雪等人先行离去。待房中只剩下他们师徒二人时,紫胤真人以淡漠地语气问道:“可是为了那欧阳少恭?”


  百里屠苏全身一震,惊讶地看着紫胤真人。


  紫胤真人能知此事,自然是红玉相告。


  红玉从琴川回到天墉城之后,越是思考欧阳少恭越是觉得疑点倍出,尤其是他竟与屠苏有如此之深的情感纠葛令她好生不安。她本想找个时机再回琴川查看究竟,但因禁妖洞内妖物逃逸一事脱不开身,事毕之后,马上到了紫胤真人出关之日。她前思后想,决定将所有事情悉数告知紫胤。


  紫胤并非泥古不化之人,倒没有为欧阳少恭的男子身份而认为此乃大不违之举。只是,因百里屠苏的特殊情况,他自小以修道之途教导,旨望他能摒弃红尘俗念,清心寡欲,换得一世平安。不料自己的徒弟下了山之后竟然尘根深种,而所付真心之人又似乎别有用心,怕只怕此事后患无穷。他听闻之后,不免多了几分心忧。


  待他此际提及欧阳少恭的名字,百里屠苏果真变了颜色,他已知红玉所言不虚,屠苏对此人绝非一般的痴恋。


  不过,比起管徒弟的心思,他对另一件更加忧虑,他只恐此事也与百里屠苏的痴恋脱不开干系……


  紫胤真人负手而立,对百里屠苏的请罪之言不置一辞,只是令他将前因后果细说一遍。


  百里屠苏额间布满细汗,在素来敬重的师尊面前述及他与欧阳少恭的那点私情,他哪里能够做得到坦然?但他对师尊的命令又从来不敢违背,挣扎半晌,终于是一一道出。


  屋外光影流转,夕阳西斜,一抹霞光铺抹开来,化作披在百里屠苏身上的淡淡金光。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碧空如冼,一如从前。他凝了凝神,开始回忆与欧阳少恭这一段难舍难解的情缘历程,而一切的起点,则是四年前的那场意外……


++++++++++++++++++++++++++++++++++++++++++ 

后面剧情改动会很大。比如这章里的红玉也好、陵端什么的,大体上有相似的但是细节都改掉了。其它剧情改变可能会更多。(其实从青玉坛剧情开始就改动特别多了吧)

所以虽然是剧向文但不一定随剧走。有些设定是跟文里设置或者情节的连惯有关系的。

大决战一定会有。

但是大决战之后还有很多情节。

进展比较快是因为下面的情节太多了我好想早点完结,不过节奏太快可能真的不太好吧,我会尽量改变一下~~

 


  


评论(198)
热度(68)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