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84)

    风晴雪见欧阳少恭拿了焚寂剑,表情阴沉不定地朝着百里屠苏走去,以为他要就此杀了屠苏,急忙不管不顾地冲上前去,双臂大张,将百里屠苏护在身后。


  “少恭,不可以!”她深知自己绝非欧阳少恭的敌手,而今之计,也只能拖一刻是一刻。她动情道:“少恭,苏苏对你一往情深,你不能这么对他!”


  一旁的尹千觞听了这话,怔了一怔,立即惊呼起来:“大妹子,你在说什么?”在场这些人中,也就只有他尚且一无所知,此番格斗之际,他虽觉得百里屠苏的交谈颇有不对劲之处,可大难当头,自己身负重创,一时间也想不了这许多;而今被风晴雪将苏恭二人之事一语道破,他自然大感意外。


  风晴雪没有时间与他解释这么多,见欧阳少恭一言不发,又继续劝道:“少恭,苏苏从来都将你放在第一位,上次他在铁柱观身受重伤,差点死了,也还是要拼着最后一口气赶去青玉坛救你……还有自闲山庄,他不顾性命也要从妖怪那里救下你,不惜身受重伤。”说到此处,她不由得想起百里屠苏以往对欧阳少恭种种的爱慕情深,再看看如今少恭竟要提剑杀他,一时间心头大恸,热泪涌上眼眶,哽咽着说道:“他那样喜欢你、一心为你,你难道就没有感动过么?你怎么还能杀他?”


  欧阳少恭虽表情不变,但眼神却闪过一丝空茫,那握剑的手也不自觉紧了几分。百里屠苏听得风晴雪说得他对欧阳少恭的往事,只觉得心如刀绞,他所深爱之人,竟是自己的大仇人,多么地讽刺,又多么地可笑?他虽知晴雪好意,可自己绝对无法允许以往昔的情爱去哀求他。他强提了一口气,缓声道:“晴雪,不要和他说那么多。是我看错了他,他根本就不值得。你快走,不要管我了。”


  “不,我不走……”风晴雪听他嗓音嘶哑,忙擦了眼泪,转身去看他,见他面白如纸却犹自强撑,心痛道:“苏苏,你怎么样了?”


  欧阳少恭面色一沉,冷哼道:“屠苏说得没错,他喜欢的欧阳少恭本就是虚幻的假象。若不是为了焚寂的灵力,我又何需与你周旋这么久,演什么痴情的戏码?”


  百里屠苏喉间一哽,凄然一笑道:“你要杀便杀好了,何必再将过去说得那样不堪?你若全无动心,又岂会与我……你现在说这些话,除了让我再痛苦些,又有什么意思?”


  欧阳少恭扫了一眼他与风晴雪紧紧交握的右手,铁了心要毁去他所有的留恋,冷冷地道:“你仍是这般天真。既然其它事我能骗你,此事又为何不能?你真以为我贪欢恋晌,与你动了心?可笑,我此生所爱不过巽芳一人,你又算什么东西?怎么到现在你还想不明白,我与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百里屠苏惊得浑身一颤,他怔怔地看着欧阳少恭,他们本就心意相通,此时也是半分没变。即使欧阳少恭未将话全说出口,百里屠苏也知他指的是何事。他封印的奇怪变化,欧阳少恭灵力的突飞猛进,他体内的焚寂剑灵,欧阳少恭的图谋,难道……


  “你……你不会是因为……”他已经颤不成声。


    欧阳少恭淡淡道:“没错,我本也不知此法可行,倒是因祸得福,与你的这番误打误撞,才让我意外得知了获取剑灵灵力的办法。倒是多谢屠苏助我修为了,不然,我又怎能得此机缘修复灵力?你自以为的情爱,于我而言,不过是区区皮囊相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又有甚么大不了?百里屠苏,你可真会自作多情!”


  百里屠苏两眼一阵发黑,他原以为已经到了绝望的极限了,可不曾想到欧阳少恭还能将他推入更深的深渊。


  是他说,此事不合礼法,切勿跟任何人提及;也是他说,百丈红尘、八千里风月,我愿与屠苏共赏之;更是他说,屠苏的心意我岂能不知,我与屠苏的心情,并无不同……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竟连这些事都是假的!所有的纵情欢好,所有的海誓山盟,竟统统都是假的?他只是为了获取剑灵之力与委身于我,他只爱巽芳,只爱巽芳……  


  百里屠苏喉头一甜,腥气上涌,生生地呕出一口血来。


  风晴雪在旁听着,想拦又拦不住,眼泪已如珠串般地落了下来,她知道这些话对屠苏来说是如何的残酷。此际见屠苏悲痛呕血,忙将他抱住,不住地唤他的名字。


  百里屠苏缓缓睁开眼皮,看到风晴雪哀恸欲绝的脸,强作欢颜道:“莫哭,是……是我太傻……”


  风晴雪泣声道:“苏苏……我,我带你走,不会让他再伤害你。”


  百里屠苏摇摇头,缓声道:“你先扶我起来。”风晴雪依言扶他起身,欧阳少恭站一旁,也不说话,只冷冷地看着。


  百里屠苏趁此间隙顺调了一番体内窜流的气息,伤患之痛稍解,身形也稳了一些。他拉着风晴雪往后退了数步,复又对风晴雪轻声道:“我没事,你去那边,帮我把师兄的剑拿来。”


  风晴雪见他说得决然,犹豫了一会,被他眼神所迫,转过身去拿剑。可她没想到,她这一走远,百里屠苏已朝前走去,来到了欧阳少恭面前。


  百里屠苏之举,不过是支开风晴雪。如今他站在欧阳少恭的前面,想来已无人阻在他们中间了。


  不知几时起,四下里朔风漫卷,吹着衣袍瑟瑟作响。他看到欧阳少恭的额前发丝拂了一脸,让他整张脸都有些晦暗不明。他心中想道:原来我一直都没有看清他过,就连最动情的时刻里也不曾看清过。


  他看着欧阳少恭,面上难得露出狠厉之色:“多谢你告知我真相,我心中已无半分留恋。从今往后,我们之间只有仇恨,再无其它。现在我要告诉你,即使你占尽了优势,但是我不想给的,你一样也拿不走。”


  百里屠苏话音方落,欧阳少恭已倏然变色,因为他看到,百里屠苏身上红黑之色相缠,竟是生生催动了体内煞气,以其强大力量,令得那煞气与焚寂交应而动,长剑振然欲跃,想要从他手上挣脱而出。


  他心中暗道一声“愚蠢”,凝聚法力,试图将百里屠苏由煞气而催动的力量压下。然而百里屠苏不顾后果,仍是一心催动煞气,目标只是他手上焚寂。百里屠苏挨得欧阳少恭十分地近,欧阳少恭自然可以直接挥掌将他弹开,但此时他的力量与焚寂相连,若是这般动作,百里屠苏必定心脉受损,不死也残。


  “真当我舍不得伤你么?”欧阳少恭心中恼恨,可手上仍是松了一松,那焚寂脱手,飞拔而起,直跃冲天。强大的反震之力逼得他后退数步,他心道:“即使焚寂重回你手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他本以为,百里屠苏此举是为了重夺焚寂,但是下一刻,在那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发现了异常!


  不,百里屠苏并不是为了夺剑!


  他是想用焚寂毁了自己!


  当他看到百里屠苏脸上一片死志之时,心中暗道不好,骤然明白了他方才所说“我不想给的,你一样也拿不走”的含义,可事情发生得太快,焚寂长剑在空中翻转数圈后突然直直落下,被一道灵力牵引着分毫不差地朝着百里屠苏的方向刺去,他已无暇多想,正待出手——


  蓦地,空中现出一道淡蓝光轮,如旋风般急落而至,在强大灵力地带动下,焚寂被震偏了方向,随后“铮”地一声,落在了地上。


  当光轮化作点点蓝光消尽之时,一道高挑修长的人影倏然出现在百里屠苏的身前。


  “师尊!”数声惊呼接连出现,来人正是紫胤真人。


  紫胤真人转回过看了百里屠苏一眼,面带薄怒道:“几次三番伤已性命,当真令我失望。”随后伸手一拍,将一道清气灵力注入百里屠苏体内,压下了他的煞气异动。


  “师尊,弟子知错。”紫胤真人收回劲力后,百里屠苏跪倒在地。他身体本是强弩之末,此时借助师尊灵力,那被强行催动的煞气之力也顿时消散而去,身形一颤,又差点软倒。


  紫胤真人回头过去,打量了欧阳少恭一眼,剑眉微挑:“你就是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也颇有兴味地打量着紫胤真人,四年前他混上天墉城时,紫胤尚未出关。他知道,这人为天下御剑第一人,修得仙身已久。当年他仙灵不稳,最为忌惮之人正是他,百里屠苏被他关入了禁地,他便无计可施,只得下山。如果说天下若有人可以与他一战,怕也只有他了。


  他今日等的就是他出现,若此时不将他格杀或重伤,恐怕于今后的计划大为不利。


  欧阳少恭略一颌首道:“正是在下。”


  他们四目相望,彼此打量,顶尖强者之间的互相窥探,在火花溅闪之间,已知对方均是生平罕见之敌。


  紫胤真人道:“你步步为营,精心谋划,打的就是这焚寂剑的主意?”


  欧阳少恭道:“不错。若非你当年乌蒙灵谷横插一脚,多管闲事,又何需我增加我这么多麻烦?这笔帐,今日便一并跟你算了。”


  紫胤环视周围,看了一眼那些焦冥后道:“你残杀无辜,以这般狠毒手段取人性命,我也留你不得。”


  欧阳少恭轻笑道:“那便来吧。”


  随着他的语音落下,众人但见欧阳少恭化作一道白光一闪而没,随之紫胤真人飞身也跟上。半空之中,气流旋动,形成一道强大的气墙,在那里法墙之内,欧阳少恭与紫胤真人一场绝世之战正于此展开。然而,里头一片雾气茫茫,间或有人影闪动,众人想要看也看不甚明白,但那强大的杀伐之气,却是让人心震胆寒。


  只见那半空的法阵之内,忽而金光闪映,忽而剑音鸣响,间中不时有裂石穿云的琴音传出,众人全悬着一颗心,凝神屏息,紧张不已。紫胤真人虽剑术超绝,但欧阳少恭也是法力奇高,二人相斗,却也不知究竟谁胜谁负?


  过了许久,地面上忽地掀起一阵飞石走沙的乱象,待风暴稍止,两道人影骤然出现,此二人正是紫胤与欧阳少恭。


  他们各自神情从容,一场恶斗倒像是闲庭信步,看上去并无丝毫损伤。欧阳少恭淡淡道:“长老的剑术,的确名不虚传,他日再来讨教。”


  紫胤静默而立,不发一言。


  欧阳少恭衣袖一挥,那满园呆立的焦冥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包括亭间的方如沁。他腾空而起,携琴消失于空中,最后的一句话远远地传来:“屠苏,我今日放你一马,你若要报仇,记得来蓬莱找我。我会在蓬莱等你。”


  众人尚沉浸在欧阳少恭的话中、忐忑难安之时,冷不妨看到,紫胤真人身形一晃,紧捂胸口,突然呕出一大口的血来。


  “师尊!”


  “主人!”红玉挣扎着起身,来到紫胤真人面前,一脸的忧虑地看着他。紫胤强自平缓呼吸,闭目轻叹道:“欧阳少恭的法力,的确深不可测。我不是他的对手……”


  众人相顾骇然。他们这才知道,原来紫胤真人于适才一战中,已被欧阳少恭打伤,只不过苦撑不发而已。若紫胤真人也对付不了他,那么,试问这世上还有谁能制得住他?


 +++++++++++++++++++++++++++++++

这几天,我要争取恢复为日更小天使。

评论(188)
热度(95)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