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88)

第88章

+++++++++++++++++++++++++++++++++

      陵越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醒了醒神,发现怀中空空如也。他扶着石壁站起身来,立时被那猛烈的日光闪眯了眼。他心头不禁一咯噔,虽不晓得现在是什么时辰,但见这高悬的日头驱云散雾,天空湛得发蓝,怕离日出之时早已过了数个时辰。


  他环顾四周,朝前走了几步,看到百里屠苏正背对着自己,静坐在一棵古松之下,微仰着头,似乎是抬头望天。


  他的发辫有些松散开了,清风吹拂着他的发丝,轻盈盈地在阳光底下飘扬着,他的身子却一动也不动,四下里风声籁籁,忽起忽歇,偶尔停下时,这一切就静谧得如同一幅画。陵越忽然有些怔住,眼前竟有些模糊起来,不知不觉中,竟看着他的身影越缩越小,缩回了那个八岁孩童的模样。那天的情形宛如眼前,而那个春寒料峭的清晨,也是一样的蓝天,一样的清风,天地至美而清澈。


  陵越第一次发现,时光竟过得这般快。


  “师兄?”百里屠苏像是觉察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唤他。微暖的阳光映在他的脸上,肤色更是白得透明,将五官轮廓里那些憔悴里的阴影全都消抹得干净了。陵越看到这样的百里屠苏,不知怎地,喉间忽然一哽。


  陵越走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


  “师兄,你又睡着了。”百里屠苏淡淡地说道,语气却十分平静。


  陵越面露薄红:“是!真是对不住,又没守住承诺了。你几时醒来的,看到了日出没有?”


  百里屠苏闻言,嘴角微微上弯,轻声道:“恩。”陵越有什么话想说,却又吞咽了回去。


  他学着百里屠苏的样子,微仰起头,看向远方。苍穹之下,碧空如洗,群峰环绕,宛若城廓,冬的萧瑟弥漫着周围,山体之中,层雪如云,铺掩在四野青翠之上,而旷野处则十分开阔,风景奇丽,看得人心旷神怡。


  他们静静坐着,静静听着风声,许久都不曾说话。半晌,百里屠苏忽道:“我决定了,明日就去幽都。”


  陵越呆了呆,道:“你……真的想清楚了?”


  百里屠苏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没错。该面对的东西总要去面对,若这是我的命运,无论好或者坏,我都要去接受。”


  陵越有些惊讶地看着百里屠苏,见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与昨夜相比,仿佛换了一个人。百里屠苏淡淡道:“……这些天里,我想得太多太久了。方才,看到红日从天际跃起,将黑暗渐渐驱尽,我终于明白,纠结又有何益?它阻止不了日夜的轮转,天地的变迁。万物自有它存在的道理,正如我体内的煞气让我痛苦,却也让我有了不一样的命运,这是这些经历让我成为今时今日的我;而欧阳少恭,我原以为他是我命中的缘,却不曾想,竟是我命中的劫,可无论缘或劫,它毕竟已经出现在那里了,它已经成为我命途中不可更改的一部分。虽有太多欺骗,但也不尽然是痛苦……他与我那么多纠葛,或许正是上天在冥冥之中的安排……”


  陵越叹息一声道:“你如果真能坦然接受这一切,那自然是好……”


  百里屠苏垂下头,亦轻叹道:“其实,让我完全地接受,又怎么可能?只不过,这条路,我只能这样走下去。”


  “屠苏……”陵越声音一颤。


  百里屠苏抬起头来,眼底已里是一片清明,他坚定道:“放心吧师兄,我不会再让你们担心。做错事的人,不是我,所以害怕面对的,也不应该是我。查明真相之后,该报的仇自会去报,我不会放任他再作恶。 ”


  陵越见他说到最后一句时面色一凛,眼中竟是有玉石俱焚之意,心头一震,忙道:“屠苏,少恭修为太高,你还不是他的对手,切莫去做傻事,报仇一事,我们从长计议不迟。”


  百里屠苏知晓陵越为他担心,现在许多事情尚未明了,也不好在此时告诉他,自己可在解封之后获得上古仙灵力量一事。于是放缓了神色,低声道:“恩,我明白的。”


  陵越想了想,凝视着他道:“屠苏,你千万记住,无论今后发生了什么事,你在哪里,都有天墉城为你的后盾,任何危险,我们都愿与你一同面对的。”


  百里屠苏眼前浮起一层水汽,哑声道:“师兄,多谢你。”


  陵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了一句:“傻瓜!”


  那一日,他们在山头坐了很久,直至夕阳斜下,朝霞满天。那是在之后数年的时光里,他们再也不曾有过的相处。


  百里屠苏到达幽都的时候,已是次日傍晚。陵越本想陪着他去,但天墉城事忙,终是作罢。


  风晴雪看到百里屠苏时,面露惊喜之色,百里屠苏见到她后,也是露出了这些日子里以来,难得一见的微笑。他见风晴雪与平常似有所不同,发髻高挽,衣衫华丽,身后有几个仆从一路相随,而她言谈举止,也比往昔克制了许多,压抑了从前的少女烂漫,倒多了几分尊贵威严。


  风晴雪自然看得出他的疑惑,毫不隐瞒道:“苏苏,我已经接任了婆婆主事幽都的职责,婆婆她,自上次重病之后,灵力大衰,正闭关修养。”


  百里屠苏恍然道:“原来如此。”幽都婆婆一直希望风晴雪带他回幽都,而今他总算来了这个地方,按常理来说,也不会避而不见的道理。原是上次的病情还未好全,径自闭关去了。不过数日未见,晴雪也……真的不一样了。


  风晴雪对他的关心仍是一如既往:“苏苏,你的伤好些了没有?你最近的心情……有没有,好了一些?”


  百里屠苏简单地答道:“我没事了。”风晴雪见他面色平和,的确不似忧愁郁心之象,见他比起从前竟多了几分坚毅之色,心中也是微微一怔。她之前跟陵越通信中,知道屠苏一直把自己关在房中不言不语,不知道有多担心,而今见他虽然消瘦了不少,可精神奕奕,并非消沉自弃的模样,一时大为宽心。


  在她的带领之下,他们穿过幽都重重大门,走往女娲大神的清修之地——娲皇神殿。这一路行来,百里屠苏不免回忆起了儿时曾被师尊带来此地的景象,想起了他儿时与风晴雪的那些往事,他想到,孩童期间的纯真情谊竟让她记了这么久,甚至于多年之后还千里迢迢来天墉城寻他,一时也有些感慨。


  风晴雪见他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不由得问道:“苏苏,以前你来过这里,有没有想起什么?”


  百里屠苏眼神一闪,别了脸去,若无其事地道:“是有一些眼熟,但,还是什么想不起了……”


  风晴雪失望地“哦”了一声,再不多言。


  在进入神殿大门之前,风晴雪对百里屠苏解释道:“这几百年来,女娲娘娘灵力渐渐衰弱,已不能现身相见,只能将凭借幽都灵女的灵力,才得以交流。”


  百里屠苏道:“晴雪,麻烦你了。”


  风晴雪笑笑:“这有什么。苏苏,把你想要的真相,都向女娲娘娘问吧。”


  当几大巫与风晴雪的灵力齐聚,在那巨大的女娲神像之上,女娲渐渐出现,当百里屠苏问及身上焚寂剑灵一事后,女娲先是点出,他身上有一半太子长琴的仙灵,其后,又从太古时代的那段往事说起,讲叙了关于一个仙人与一把凶剑的故事:


  “太古时代,众神居于人间洪涯境。火神祝融取榣山之木制琴,共成三把,名皇来、鸾来、凤来。祝融对这三把琴爱惜不已,尤以凤来为甚,时时弹琴。凤来沾染神性,久而化灵,能说人语。受祝融所托,我以牵引命魂之术,使凤来之灵成为完整生命……祝融给他取名太子长琴,以父子情谊待之。”


  百里屠苏心道:原来,这就是太子长琴的生命由来,看来悭臾说他身份尊贵也并非虚言。


  “……太子长琴仙灵为人类捕获后,铸剑师以太子长琴仙灵,引三千怨煞之气,凝聚于焚寂剑中,长琴不甘为剑,一半仙灵挣脱而出,而另一半,则留在焚寂剑中,化为剑灵。长琴剑灵被毁原身,再遭怨煞之气,加之仙灵被硬生生地分化为剑灵,此种痛苦,难以言喻。是以,焚寂剑铸成之后,便带有毁天灭地的煞气,能吞噬持剑者的心智,令其陷入永无止境的杀戮之中。唯恐凶剑为祸世间,我将其封印于乌蒙灵谷的冰炎洞内。”


  百里屠苏的呼吸渐渐沉重起来,这接下来的一切,将与他的经历越来越近……


  “然,天道运转,诸神之力衰竭,封印随着时光流逝而减弱,有人想借着封印消失之际,侵入乌蒙灵谷,布下引灵秘术——血涂之阵,试图将焚寂的剑灵引出,结果阴差阳错,剑灵却进入你的体内。”


     做下这一切的人,他知道,正是欧阳少恭;然而,欧阳少恭为什么要这么做?焚寂剑灵的力量,绝非普通人所能承受,那么,就也只有一个原因——


  百里屠苏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出这些日子以来、他的最终猜测:“屠我族人,毁我家园,全为那一半剑灵,此事也只有太子长琴的游荡在另一半仙灵,才能为之,是不是?欧阳少恭,就是太子长琴的另一半仙灵?”


     女娲微微颌首,见百里屠苏面露悲愤之色,又平静叙道:“长琴仙灵历经数千年,一直想找回自己的另一半仙灵,实属寻常。一灵双生,正是你与他的联系。”


  百里屠苏脑子一下子空了起来,即使他早有预感,但确认了这件事以后,还是让他心头大震。他从前所有的认知,他曾深信不疑的所有一切,统统变作了另一付模样:难怪,他第一次看到他时,就仿佛认识了许多年,难怪,他们那么契合,那么融洽;更难怪,他与他每每情动如斯,他曾说自己灵力耗损后,误打误撞靠了双修之法方能弥补重补修为,的确也没有半句框他。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因为他们相爱,而只是仙灵之间的相互吸引而已!


  只听女娲继续说道:“长琴的一半仙灵,经过久远岁月,灵力已经衰竭,若不再与你融合,或许再过数载,将会灰飞烟灭,想必,这就是夺剑原委。”


  这余下一切,百里屠苏已不必再问。


    见百里屠苏脸上一片死寂,似有认命之意,这令得一旁的风晴雪心急如焚,她不明白屠苏何以不去问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消除他身上煞气。难道,因为少恭的打击,所以他连生死都不顾了吗?


  屠苏不问,那就只有她来问。风晴雪大声道:“女娲大神,就没有办法消去苏苏身上的煞气么?就不能把剑灵从他的身上剥离吗?”


  女娲道:“以我所知,没有办法,煞气是仙灵本身带有的力量,而百里屠苏,与仙灵自成一体;虽说如此,但也不必绝望,天地间有太多秘辛,就连诸神也不知道。诸神灵力衰弱,已无力对世间之事干预太多,解焚寂之危,唯有靠你,百里屠苏。”


  果然,与悭臾当日告诉他的,并无什么不同。百里屠苏点点头:“哪怕两败俱伤,一同灰飞烟灭,我也定要阻止他。”


  灵女之力就此耗尽,女娲大神渐渐消失。


  +++++++++++++++++++++++++++++++

说好了晚上发出来就先发了,错别字什么的都没检查。太困了先睡了,明天再说恩~~这章走完剧情,下章就要出可怕的忘川小红惹~~~


评论(121)
热度(78)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