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89)


(心志越来越坚定的百里苏苏,快去收服大坏蛋)


第89章

++++++++++++++++++++++++++++++++

      当风晴雪从女娲处听完一切真相之后,怔愣了许久,心中百味陈杂,然而,当她发觉百里屠苏虽呼吸急促、似是心潮难平,可表情却大体平静,倒像是早有预料一般。电光火石之间,她已明白个通透:看来这些事,屠苏事先已然明白个七八成了,这番前来,不过是进行最后的确认而已。


  这些日子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化,才会最终接受这些残酷的事实?


  百里屠苏见她面露感伤之色,以为她是难过于他身上无法改变的命运,便挤出一丝笑容道:“晴雪,生死有命,我身负煞气还能活到今天,还能认识你们,已经很幸运了。”


  风晴雪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问道:“苏苏,你心里头,可是有打算了?”


  百里屠苏也不否认,点头道:“是。去蓬莱,找少恭。”


  “可是,他的力量这样强大,你又怎么是他的对手?”风晴雪一想起欧阳少恭在琴川展现的真实实力,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虽然现在已经知晓,他是太子长琴的一半仙灵,苏苏身上也有一半仙灵,可他们俩人的修为,着实天差地别,女娲大神说,要靠苏苏去解这场人间厄难,可苏苏又有什么方法去解呢?


  百里屠苏看她疑惑不解,便将当日榣山之中悭臾所说、解开封印即可获得焚寂所有力量一事告诉了她。若他与少恭均拥有太子长琴一半仙灵的力量,最起码也可拼得个玉石俱焚。只不过,这封印一旦解开,无论胜不胜,他都没有几日可活了。


  风晴雪总算明白,他方才在女娲大神说“哪怕两败俱伤,一同灰飞烟灭,也要阻止欧阳少恭”的含义,心中又是迷惘又是哀痛,半晌竟说不出话来。她看着百里屠苏平静而坚决的表情,深知此事已无挽回之地,更何况,欧阳少恭既让屠苏去蓬莱找他,也是一心想要夺取他身上仙灵之意,即使苏苏不去,他也会想方设法引他前去,正如他当日谋夺焚寂一样。  


  风晴雪深吸一口气,毅然道:“苏苏,你既然已做了决定,我便会无条件地支持你。只不过,你要去蓬莱,我也要陪着你去。就当我……陪你走完……”她喉间一哽,那“最后一程”几个字顿时说不下去。


  百里屠苏看着,心头不禁一热,颤声道:“好!”


  那日,风晴雪陪在百里屠苏的身边,俩人就跟儿时一样,并排坐着,说了许许多多的话。末了,风晴雪问他:“苏苏,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百里屠苏低着头,呆想了一会,而后轻声道:“这些年里,我最想念的就是我娘,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希望能够见她一面,好好地跟她说一会儿话。对别人而言,死去之后或还能在忘川之中相逢,可对来说我……”他苦笑了一声,“怕是连这个机会也没有了……”封印解开之后,凡人的躯体承受不住仙灵的巨大力量,最终只能化作荒魂,落不到天河,走不进忘川,没有任何轮回转生的机会。


  “并非全无办法,”风晴雪一双晶亮的眼睛看着百里屠苏,“若你与休宁大人彼此思念对方,或许能够在忘川之中,见上一面。”


  忘川?


  风晴雪让他仰起头来,只见大殿之上并非屋顶,而是一条如长河一般缓缓而游动、璀璨遍布的星海,风晴雪告诉他,这便是汇聚了人间死者魂魄的忘川河,在进入轮回之前,那些魂魄将会暂留此地,还有一些不愿往生的,便会在此地流连徘徊,直至魂灵之力散尽。虽然人鬼殊途,但是幽都灵女的力量,却能打开地界通往忘川之路的通道。


  百里屠苏抱着一线渺茫的希望,走进了一片幽暗、满布沼泽的忘川之中。


  他在迷雾中漫无目地寻觅着,无数影影绰绰的鬼灵与他擦肩而过。在这万千灵魂之中,寻找到他母亲是何等的渺茫?然而风晴雪也说,人自身强大的意念和母子间特殊的感应,或许能够出现奇迹。


  风晴雪并没有说错。


  在一块巨大岩壁的后面,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娘……”百里屠苏惊喜得几乎落泪。


  “谁……是谁?……是哪个跟母亲失落的孩子吗……我看不到你……”韩休宁迷茫地转过身,百里屠苏想要靠近她,但总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似乎被一道无形的墙壁生生隔开。他瞬间明白,他与母亲之间,虽可通过语言交流,却无法真正穿越人与鬼之间的巨大屏障。


  不过,哪怕无法真正见面,可总算能够再实现与母亲说话的心愿,他也已十分满足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内心的激动与哀伤,与隔了十几年后再度重遇的母亲,慢慢交谈起来。


  韩休宁并不知道,这声音哽咽的青年便是她成年后的儿子,然而,母子间的奇妙感应,让她对这个声音的主人充满了好感。每日寂寞地停留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没日没夜地思念着她那生死未卜的独子韩云溪,心中的悲伤难以抑止;而今好不容易出现一道可以跟她交流的声音,她实在按捺不住内心强烈的倾诉欲望。


  她告诉百里屠苏,她怀孕期间,不慎令煞气入怀,结果导致百里屠苏的体质比历代巫祝更为阴煞;她生怕屠苏活不长久,于是事事禁制,处处严管,而今每每回想起孩子当时委屈的眼神,她便难受不已。她虽爱自己的儿子,却没有真正让他感受到温柔的母爱,若她知道,韩云溪八岁后便要遭受这样的命运,她定要对他更爱护一些。


  “我的孩儿,我亏欠他的,实在太多……”


  百里屠苏见韩休宁说得这般哀伤,心里头又感动又难过。自己小时候抱怨了母亲这么久,原来,母亲对他这般严厉,是有母亲的苦衷,可自己却一点也不懂事。一想起那些儿时往事,他心中酸楚不已,恨不得抱住母亲痛哭一场。


  韩休宁并不知他心中所想,继续将往事娓娓道来,她说起来了当年乌蒙灵谷的那场祸事,讲到当初韩云溪被鬼面人当作人质强令她交出焚寂,可她却并没有那样做,以致于看着韩云溪被活活打死,她伤心焦急之下,竟将焚寂剑灵引入了韩云溪体内。


  百里屠苏见她为此事苦苦忏悔,忍不住安慰道:“你也是为了保住云溪的一条性命,才会出此下策,这并非你的错!”


  韩休宁凄然一笑道:“不,并非如此……当时我一心想着的,只是保护焚寂剑灵不被夺走,我乌蒙灵谷世世代代镇守此剑,又岂怎能坐视其落入歹人之手?宁可全族毁尽,也不可让歹徒夺得焚寂剑灵之力!所以,我将我儿身体用作了封存焚寂剑灵的容器,说什么为了令他起死复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我怎会不知,就算云溪借剑灵复生,界时醒来的,又怎会再是我儿?那三千冤煞之气,必会将我儿魂魄吞没……”


  百里屠苏脑子轰轰作响,身形巨颤,脸上血色褪尽。


  自从知晓此事以来,师尊、还有师兄都告诉他,当初母亲是为了求得他一线生机才会这么做。所以,他哪怕后来经受再多的磨难,也无法埋怨母亲,反而一直苦苦求生,不辜负当日母亲的期望。原来,母亲并非是为了他活命,而是为了保护焚寂,只是保护焚寂!……


  是了,若没有师尊耗费那么多的修为,他肯定早就被煞气吞噬,那么,他就会变成彻头彻尾的怪物,母亲是大巫祝,又岂不知晓这点?


  百里屠苏心如刀绞,几乎当场哭了出来:“为什么……娘,你难道不知,孩儿会因此受多少苦吗……”


  韩休宁一脸悲戚,望向那空渺的远方,喃喃道:“是啊,你也觉得我太残忍了,是不是?……就算能保得他一命,但以他凡人的身躯,被煞气折磨,必将生不如死;而对方,会否想方设法,破坏封印之术,重新获取剑灵魂魄?……这么残酷的命运,哪里是普通人所能承受?倒不如让我儿在那时便死了……可是……我还是这般做了……我这样的母亲,实在不配为一个母亲……”


  百里屠苏万分悲苦,心道:娘,你没有猜错,那些苦,我都一一经受了,而那个夺剑之人,他不仅让我感受到了噬血之痛,更令我尝到了噬心之痛。


  他忍不住问道:“娘,你可曾……觉得后悔?”


  韩休宁听到他的问题后怔愣了片刻,随后,徐徐地摇了摇头,眼神渐渐坚定:“不,虽此举对不起我儿,我却并不后悔……女娲大神将焚寂交于我族看管,这就是我族的职责所在。焚寂一旦流入人间,被恶人所夺,后果不堪设想。我是乌蒙灵谷的大巫祝,便是粉身碎骨,也要敬守职责,我只能对不起他……但,那个孩子,他是我族中人,更是下一任大巫祝,任何时候,他为我族舍身,都是义不容辞……我心里虽然感到万分痛苦,可是假如光阴倒转,我依然会如此选择……”


  听了韩休宁这些话,百里屠苏一时间心乱如麻,很多想法在脑子里纷沓出现。他不禁想起了母亲自小那些教导,又想起了天墉城时学的那些“慈爱广救、润及一切”的道理,方才为一已之痛而愤愤不平的想法开始慢慢淡去,更多、更深的东西开始浮现,包括责任、包括担当。他渐渐明白,母亲的想法没有错,人除了自己的感情之外,更有其它更重要的东西,那是人之所以为人,而区别于鱼虫草木的东西!


  韩休宁见他久久不说话,以为他已离去,四处寻觅道:“那个和自己母亲分离的孩子……你……还在吗?如果有一天,你能看到一个叫韩云溪的孩子,可否替我代一句话?”


  百里屠苏刚待应声,韩休宁又像想了什么,立即苦笑道:“不……还是什么都别说了……我没有尽好一个做母亲的职责,还对他做下了如此残酷之事,又有什么脸来跟他说话……他又怎么会原谅我……”


  看着韩休宁如锥心泣血般的哀痛,百里屠苏心里像被什么狠狠敲打着,疼痛欲裂,他心道:我虽吃了这些苦,可是日夜在此地为我担心的母亲,难道不是比我痛上千倍百倍吗?对娘亲而言,定是宁可将这些痛苦加诸在她身上的,但娘亲还是为了自己的职责而宁愿承受这焚心之痛;而我呢,只会在意自己受的那些委屈,我比起娘亲来,实在差得太远太远。


  他大声地说道:“娘,你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韩云溪是你的儿子,岂能不知你的苦心?你放心,韩云溪已经长大了、懂事了,他会为着自己的责任而走下去,不负你当年的期望!”


  韩休宁听了他这番话,脸上渐渐露出了笑意:“……孩子,多谢你!我也希望,我的云溪能够平安长大,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当她说完这些话,身影渐渐消失于虚空之中,任凭百里屠苏再怎么呼唤,都不复出现。


    百里屠苏望着母亲消失的方向,怔怔地在原地站了许久许久。他心潮起伏、内息翻腾,那些往事,一幕幕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小时候,他十分讨厌别人都叫他“休宁大人的孩子”,他想告诉别人,他是韩云溪;失忆之后,他被师尊起名叫做“百里屠苏”,意为“屠绝鬼气,苏醒人魂”,可天墉城的师兄弟却只当他是一个怪物,没有几个人会唤他“屠苏”;再后来,他体内有了狼妖和板蓝根的内丹,既不像人,又不像妖;在悭臾和女娲面前,因为体内的焚寂剑灵,他又被他们唤作“太子长琴”……


  他不过二十一岁,可他的一生,却是那样的复杂。他曾不断地问自己:我究竟是谁?百里屠苏究竟是谁?韩云溪究竟是谁?他迷茫过,彷徨过,正因如此,才时常被刺激得煞气大发……


  但是此时此刻,他突然明确了一件事,万分肯定、万分清楚地明白了一件事:他就是他,他既是韩云溪,又是百里屠苏,更是“休宁大人的孩子”!那都是他,完完整整的他,独一无二的他,那些经历,都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他觉得自己的思绪从未如此澄明过,那此曾经令他痛苦不堪的往事,而今想来,也不过如此罢了。他想着想着,忍不住傻傻地大笑了起来。


  百里屠苏啊百里屠苏,你今日可算活明白了么?


      蓦地,他忽又想起了欧阳少恭,一时敛了笑,眼神瞬间复杂了起来。


  欧阳少恭?太子长琴?你,又究竟是谁?又当自己是谁?


+++++++++++++++++++++++++

忘川的剧情就这样结束了(没错),对不起你们,我失言了,小红没有出现,唉~~

文里让板板在这里出现的话,感觉怎么样都不会顺。文里板板没那么疯,琴川刺激一下苏苏,完了就完了,如果忽然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跟他打嘴炮,究竟是出于什么心理,我实在解释不了。

恩,想了半天,还是让他不要出现吧。

反正板板的重点剧情,还是在大决战之后……



评论(84)
热度(76)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