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91)


(终于又可以发大师兄的图惹,好嗨森)


第91章

+++++++++++++++++++++++++++++++++++++

   紫胤真人和涵素真人以多年修为,一同为百里屠苏解开封印,事后,百里屠苏如愿获得了焚寂剑中的巨大力量。临别之前,紫胤真人仍是放心不下,出手试探,百里屠苏以突破修为的高深法力打败紫胤的精妙剑术,并在灵力对撞之际,消去紫胤多年来为了救治屠苏不慎吸入的焚寂煞气。


  紫胤真人再无挽留的理由,答应百里屠苏前往蓬莱。


  百里屠苏望着师尊缓步远去的背影,想起这么多年来他对自己的关爱呵护,心中一酸,一行热泪滚然落下,跪地三度行礼,以谢十余年如父子般的师徒恩情,随后才和风晴雪、青宣二人一道,离开了天墉城。


  三人在路上不敢耽搁,百里屠苏以灵力御剑,带着他们于日落前赶到了姚家镇。


  来了以后听陵越告之沿镇诸镇的情况,倒是比他想象之中,要好一些。欧阳少恭让蓬莱岛出海一事虽引发东海惊天狂澜,但因事先已有准备,灾难发生后,天墉城弟子与四方赶来支援的奇人异士们一道,集合灵力极力平息海底巨震,当百里屠苏当达之时,海面已大体平静。老百姓只待风暴一平,就迁回原所。


  此次灾祸,令海族受损最大。原本四海之中,东海实力最强,海柱稳固、防卫森严,但欧阳少恭此举,把东海可谓搅个了天翻地覆、人仰马翻,修为不高的小海妖们差点连内丹都震出了出来,据说镇海的海柱也有毁损,才致这番地震海啸之祸。海族们自然愤愤不平,而今东海当家的是昔年龙王钟鼓的三太子,虽未修成应龙,却也是法力高强,当了多年一海之主仍是性烈如火,据说出事后的第二天就领着手下喽罗们去蓬莱岛上找了欧阳少恭的麻烦。可不想欧阳少恭早有防备,指挥一众青玉坛弟子,以独门法阵为诱,重创了龙三太子,之后海族便不敢再轻易出海。


  百里屠苏听后道:“当初我们一直猜测青玉坛弟子的去向,没想到竟被少恭带到了蓬莱岛上。看来他此举是早有打算……不过,沿海百姓无恙就是最好的消息,海族与欧阳少恭之间的事,我们也不便主动插手。”


  陵越点头道:“没错。少恭在蓬莱上这段时日,倒没有主动挑衅海族,想来也不会再对他们下手。对了屠苏,你在幽都,可曾向女娲大神问出了什么没有?”


  百里屠苏想起那些事来,心道:“都到了这个时候,前因后果也该让师兄他们知晓清楚了。”便将太子长琴一事,与他们细细道来。


  陵越默然,他想过很多的可能,却是万万也想象不出其间竟有如此的曲折;而欧阳少恭竟是上古仙人太子长琴的残魂“托生”,实在是太匪疑所思。想到屠苏说,他必须要夺回屠苏身上一半仙灵方能存活的话,一时只觉得造化弄人,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却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于此事最不能接受的依然是方兰生,听到后来,他的眼神里尽是迷惘,不断喃喃道:“少恭……竟然不是少恭,而是什么太子长琴?可这又怎么会?难怪他这么狠心,这么残忍……不对不对,我们明明与他一同长大,他又怎么会是一个仙人?……”


  襄铃也在一旁插嘴道:“我也觉得好奇怪,少恭哥哥他……呃,我是说,那个欧阳少恭他,明明就是一个人,身上既没有妖气,也没有仙气呀。如果他是仙人的残魂,他怎么会有人类的躯体呢?莫不是,鬼上身?还是,投胎转世?”


  陵越寻思片刻后道:“不可能是投胎转世,既然他魂魄不全,便投了不了胎,也转不了世。何更况,转世之后,前尘尽忘,又何来太子长琴?对了,这情况,倒是与狼妖后来颇为相似……”


  红玉道:“你是说,太子长琴也是以残魂之力,夺了本属于欧阳少恭的躯体,寄附在他的身上?”


  陵越道:“也就只有这个可能。只是不知道,这真正的欧阳少恭,究竟是几时被他占据了身子,变成另一个人的?不过即便如此,凡人之躯承受仙灵的力量仍是勉强……”


     方兰生听了这话,眼前一阵恍惚,隐约想起来,少恭的确是性情有所变化,他那时候还小,甚么也不懂,只记得姐姐曾经念叨过,少恭儿时顽劣,十岁之后便文雅得多、也沉静得多了,原是那个时候,已经换作了另一个人么?那从前的少恭,又去了哪里呢?之后的少恭,一日也没曾当他们是朋友么?他不禁想起了他二姐这些年的痴心守候,想起了欧阳少恭当日的绝情之举,心头遽然巨痛。

  

  红玉回忆道:“是啊,他说自己昔年灵力不稳,天墉城夺剑之时也确与如今灵力不可同日而语,想是……”说及此处,猛起想起那日欧阳少恭所言的补充灵力之法,不免一顿,忙略了过去,“以他如今力量,他这具身躯怕是支撑不住几日了,恐怕马上就会找屠苏麻烦。”


  “都一样,他不来找我,我们也要马上要去找他。我的时间,也不过只有三日了。”看到众人疑惑的表情,百里屠苏终于将他解开封印一事说了出来。他说得从容,可对众人而言,不异于晴天霹雳,他话音一落下,空气立时像凝固了一般。


  陵越喉头像是哽住了,想说什么,又吞了下去。他听着方兰生、红玉、襄铃他们追着屠苏问话,看到屠苏从容而淡然地应对,柔声细语地安慰着鼻子都快要哭红了的襄铃,余后又想起屠苏几日前在山上时的决绝,在心中默叹了一口气,油然而生一种逃不过宿命的悲戚之感。


   当日晚上,油尽枯灯之后,陵越仍无法入眠。他躺在床上,虽知要养精蓄锐方可应付明日之战,可因着思绪万千,却是了无睡意。后身体渐渐疲倦,脑子里也出现了一些似梦非梦地幻象来,半醒半睡之间,耳边似乎有轻微的响动,不过倒未引起他的警觉,因大灾刚过,蛇虫鼠蚁窜行不止,夜间常有响动,身体早已视作平常。但不知怎地,片顷之后,他的鼻间隐隐传来一缕茶香,便是那特殊的香气,让他猛地惊醒。


  侧头看去,发现他房间的桌边,赫然坐着一个人。


  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少恭?!”陵越瞬间瞪大了眼睛。


  欧阳少恭坐在桌前,也不知他从哪里弄来茶壶和茶杯,坐在那里,悠然自得的饮茶,此时油灯未挑,屋内漆黑一团,仅有寒冬冷月透出的那点清寂光芒,描抹出他大概的轮廓来,让陵越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醒了?”欧阳少恭倒是从容不迫,似乎独来此地再寻常不过。


  “你……怎么会在我房中?”陵越急忙直起身子,将外衣披在身上,翻身下床。待要去拿床边的剑,却摸了个空。


  他此时才发现,他的霄河剑端端正正在放在桌上,欧阳少恭的面前。


  陵越不由得面色一凛。


  欧阳少恭轻笑一声道:“何必如此紧张?我若是想杀你,刚才就可以动手了。”


  陵越已渐冷静下来,心下琢磨,在这个关键时刻出现,欧阳少恭定有自己的特殊用意,也不藏掖,直截了当问道:“少恭深夜前来,不知有何贵干?”


  欧阳少恭道:“我来,是为了讨一笔债。大师兄,那件事,你可没忘吧?”


  陵越夜视能力上乘,岂会看不到,欧阳少恭此时一双眼睛正凛凛地盯着他?他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凝重,那从未遗忘过的记忆瞬间又涌上脑海,他心中暗叹,果然还是等到了这一天……起初以为,少恭肯原谅是因为他天性善良,然而得知他是一个心计深远的人之后,才越想越觉得那时他的反应颇不寻常;他已隐隐有所预感,终有一日,他会拿了那事来作要挟,只不过,确也是自己欠他的……


  他涩然道:“是……我还欠你一条命,若是你还想要拿去,我别无二话!”


  欧阳少恭脸上浮现一丝难以捉摸的微笑:“杀了你,未免也太过轻松。不如,你帮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后你我各不相欠,如何?”


  陵越欲言又止:“少恭……想要我做什么?”


  “去东海。但,不要让他们知道。”


  陵越思忖片刻,努力捕捉欧阳少恭话中的玄机,随后像是想明白了一般,也不多问,只沉声应道:“好。”


  欧阳少恭眼神一闪:“那就随我来。”旋即,掌风一挥,房门被悄无声息地打开,欧阳少恭身影掠出门外,在倏忽之间消失于茫茫夜色之中。陵越一把抓起霄河,咬了咬牙,也立即追了上去。


  陵越在码头处追上了欧阳少恭,此时,月隐星沉,海风呼啸,海浪拍着崖岸,轰响阵阵, 若不是欧阳少恭身上穿的是一件扎眼的白色罩衫,怕也会淹没在这茫茫暮色之中。


  陵越在他身边站立,随他目光看去,心头忽然跳了一跳,于黑夜之中看这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难免会心生一种仿佛将人吞噬的恐惧。


  欧阳少恭道:“就不问问我,究竟让你做什么?万一让你杀人放火……”


  “不会。”


  “哦?”


  陵越神色冷静:“若是有违侠义之事,少恭便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做。少恭聪明人,自然不会用明知别人不会做的事来还债。”


  欧阳少恭冷笑一声:“说得这般自信,倒以为自己有多么了解我。”


  陵越苦笑一声,心道:曾经,我真的以为很了解你……他也知,欧阳少恭此举恐怕会有不一般的图谋,但他仍是顺从了本心,想赌上一赌。


  欧阳少恭从怀中掏出一颗珠子,递给了陵越:“避水珠,收好。”水域毕竟不比陆地,即使可以用灵力避水,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他想陵越做的事,绝非一时半刻可以完成。


  陵越一怔:“那你呢?”


  “不劳费心。”他既已吞噬蛟仙之灵,自然不再怕水。


  陵越道:“现在,少恭是否可以告诉我,我们下去之后,究竟要做什么?”


  欧阳少恭沉吟半晌,随后吐出了两个词:“离山,修蛇。”


  陵越脸色微变。

 

评论(103)
热度(94)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