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92)

    陵越自然是听过离山之名,道家典籍中有载:上古时期,西北极寒之地有山名“离山”,终年飘雪,寒气凝冰。顶峰有巨蛇名修蛇,长度可达数丈,身围有二人合抱之粗,所居洞穴之内有奇珍异宝无数。数千年前,蚩尤与黄帝一役,无数仙神妖禽参与争斗,天地巨变,此山与修蛇均离奇消失,终湮没不闻。


  因是已消失千年的上古之地,陵越所知也不甚详,而他之所以闻之而色变,只因此山名气响亮,在有“宝山”之称。据典籍中载,修蛇盘居之地的异宝奇珍曾引得无数妖怪觊觎,修蛇靠吞噬来夺宝的妖物而增长修为。后那宝藏也就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陵越听欧阳少恭这么一说,自然以为欧阳少恭是为了寻那上古宝藏,不禁寻思道:离山不是已经毁于天地变迁了么?这修蛇莫不是躲去了东海?


  面对陵越的疑惑,欧阳少恭将当日从鼓兽口中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离山并未毁于天地变迁,而是在上古之战中,被龙族趁动乱之势,寻机隐匿了起来,置于东海的灵虚幻镜之内,该地为东海秘境,他们封锁了消息,普通海族亦不知其然,故而这么多年来,外人皆是一无所知。海域之中,东海素来最为富庶,谁又知道,竟是夺了离山的宝藏?”


  陵越问道:“少恭此番,是计划去夺那离山宝藏么?”


  欧阳少恭冷笑道:“那些死物,哪里值得我费我这么多功夫?我要的,是那条蛇的魂珠。”


  陵越不解:“修蛇虽罕见,倒也不是绝无仅有。在苗疆一带常有出没……”既然少恭要的只是修蛇,那么根本不必去东海的秘境,海族力量虽益发式微,可也不容小觑,去了他们的地盘,难免会招致许多危险。


  欧阳少恭自然明白陵越的意思,他难得极有耐心地解释了一番:“ 你说的,不过是普通修蛇,又称巴蛇,头蓝身黑,不过体长而已,灵力却是一般,世人平常所见均不过是此物;昔年离山的修蛇,为上古凶兽之一,通体白色,仅头冠为红,此为修蛇之始祖蛇,神力难有几种神禽可与之匹敌,只不过,它性不好动,长年缩于冰封的雪山洞顶,从不外出。过了这几千年,估计也快寿终正寝了……”若不是当日鼓兽信誓旦旦地表示,此蛇灵力衰微,欧阳少恭恐怕也不敢冒这个险。


  陵越听欧阳少恭的口气,连宝藏都瞧不上眼,想来这魂珠定有什么了不得的大用,还待再问,欧阳少恭已不耐烦,他交待陵越,一会听他指示行事,轻易莫要发出声响,以免节外生枝。陵越听后,心中忽有念头一闪而过,但此际欧阳少恭已化作一道光影朝着海上跃去,瞬间没入海面,陵越不敢耽搁,急忙紧随其后。


  有了避水珠之助,在海底畅游之时并未觉得有丝毫不适,更为神奇的是,那四面八方的海水连他衣角都未曾沾湿,他在海中毋须闭气,亦可呼吸自如。他没有半分耗费灵力去对抗海水,难免觉得万分新奇,不过他也知此时此际不是玩水分神的时候,待适应了片刻后,他立即凝神留意欧阳少恭的动向,跟着他往海底深处潜去。


  他们在乌漆一片的海中穿游了许久,眼前渐渐呈现亮光,原是已近了海底,看到了那些晶石发出的幽幽之光,他们于空旷之处落下,朝着光亮最盛处走去。不多时,前方出现一扇五彩晶石打造的拱门,有两个值守的夜叉,正在门口一左一右地打着瞌睡。


  陵越小声道:“这便是东海的龙宫了?守卫怎么如此松懈?”


  欧阳少恭嘲弄地说道:“有守卫算不错了,大部队都在蓬莱附近蹲守着。”陵越听后,忽想起龙女绮罗传来的讯息,称海啸过后欧阳少恭令青玉坛众弟子于蓬莱周围与海族结阵相峙,一时间内心的那点猜测又肯定了几分: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莫不是,也与他今夜的行动有关?


  “跟上。”话音未落,欧阳少恭已如一阵疾风,掠闪进了拱门之内。那两个守卫仍是鼾声阵阵,毫无所觉。


  果不其然,海宫之内,海族稀落,陵越与欧阳少恭又留着神躲避,因而并未与人撞上。陵越见欧阳少恭行动之间,似是对此地地形十分熟悉,心中不免有些怪异。


  那海宫之内,有些类似人间的皇宫内院,只不过更为金碧辉煌,那装饰之物也皆为海底奇珍,照明所用俱是颗颗硕大的夜明珠。他们穿过一间大殿,又绕过曲曲弯弯的小径,最后来到一处偏僻的岩石洞口。那洞口处亦有两名海妖看过,陵越与欧阳少恭二人到时,他们正在那里说着闲话:


  “……听殿前的马鲛妹妹说,主子这几日恐怕气得下不得床了。据说被那欧阳少恭打得伤势严重……”


  “嘘,你可得小点声……我听说,伤是不严重,估计是被气坏了,那欧阳少恭笑话他,活了两千年了还是条角龙。……唉,我们主子从小受宠,修为上就差了点儿,不过就算是条角龙,在如今四海水域也不错了,没想到这年头还有灵力这么强的人类……”


  “什么人类?我看是不知哪里窜出来的妖怪!哪有人类的力量可以将整个蓬莱从雷云之海中挪出来的?……”


  “哼,若不是此番动摇了海柱,海柱上的灵符失了功效,让神犼去镇海,哪怕再来十个欧阳少恭我们也不惧他。一个月前他来我们这里捣乱时,不就是被神犼吓得屁滚尿流跑路了?”


  “没错没错……”


  陵越听到此处,心中疑窦丛生:少恭一个月前就来过东海海宫了,可那时他不是与屠苏一同采药么?是了,屠苏曾说因青玉坛有事,少恭提前返程,并未随他去榣山,莫不是,那时待屠苏离去之后,他便偷偷来了一趟海宫?这修蛇魂珠究竟是何物,从前未曾听他提及过,却让他这般费心思?陵越暗暗扫了欧阳少恭一眼,只见他神情冰冷,显是听得十分不快。


  显然,欧阳少恭已是不想再听那两只海妖喋喋不休,右手虚抬,朝着他们使了一道灵力,不出片刻,只见那两只海妖便哈欠连连,随后昏睡了过去。


  陵越随欧阳少恭走进那山洞里去,刚一入洞,就闻到一股特别的气息,与海底腥味不同,倒似兽类的气息。他环视四周,只见方才那洞口虽不大,里面却是别有洞天,空旷广深,地上有一些兽类爪印,如果说是一条蛇居于此地,又似哪里不对。


  陵越看到,山洞的岩壁雕满了图案,仔细看去,那图案上皆是海族人物,形象各异,行止与场景皆不同,连在一起,似乎是讲述海族久远的故事。图案之上还有文字,不过那些文字十分古老,陵越并不认识。


  不过那些字,欧阳少恭显然是识得的。他看得十分仔细,时不时停下作思索之状。看完之后,面上浮现一丝笑意,显然已是成竹在胸。


  “少恭?这里真的是修蛇所在?”


  “应是不假!”欧阳少恭说完,走到前方石壁的中间位置,双手打出一道法诀。随着法力凝聚,陵越看到,那石壁之上竟出现了一面水镜也似的波光,随后那波灵镜越扩越大,竟成一人半高的拱门之状。陵越朝那波光水镜里头看去,见那里边竟像是另一重世界,白光之中,有一座巍巍雪山,高耸入云。


  “这,就是离山?”陵越虽见多识广,此时也不免惊呼出声。


  欧阳少恭心中亦有些激动:“没错。刚才岩壁上所载,东海的灵虚幻境便是在此处,交由了神犼看守。但在此地又不到灵镜所在,我猜许是他们用法术隐匿了起来。方才一试,果真如此。”


  陵越心中暗叹,这龙族也算有些手段,把离山藏到这灵镜之中,这便等于藏进了另一重世界,就算别人再怎么找,也是很难觅得踪迹了。


  随后,陵越和欧阳少恭一同走进了灵镜之中。


  仅在山脚下,陵越已然感受到何为“玉立雪山,寒威千里”,即使不曾上去,可那寒风狂肆之力,已如刀刮一般,刮得脸面生疼,若不以提升灵力相抗,普通人怕是撑不过几时。昆仑也在西北之地,气候偏冷,可和上古时期的雪山相比,倒可谓四季如春了。


  欧阳少恭仰头望那山顶,天际雪花卷舞而下,直扑门面,他不自觉地眯起了眼。


  陵越心中正忐忑不定,忽听欧阳少恭凝声道:“你一会记得,若有危险,切莫强出头,护着自己小命要紧。”


  陵越听他语气虽冷淡,但话中的意思,分明是关心之意;虽此时二人立场已不同以往,但陵越心中仍觉得有一道暖流穿过,心头顿时一热,不由得感动道:“少恭,你的好意,我……”


  未及说完,却被欧阳少恭冷冷打断:“好意?别想多了,不过是提醒你,你这等低微法术,胡乱出手不过是增加我的负担罢了。”


  陵越一愣,随后不禁摇头苦笑。


  欧阳少恭于随身的布兜之中掏出一根约丈余长的绳索,将灵力贯注其上,那绳索瞬间变成棍状直物。他跃身于绳索之上,又招呼陵越上来,随后以腾翔之术,朝山顶处飞纵而去。  


  此时姚家镇上,已是天光大亮。


  百里屠苏和其余众人都站在陵越的房中,神情凝重。


  “屠苏,你确定是欧阳少恭抓走了陵越?”陵越一大早便不在房中,众人本想出去找寻一番,却被屠苏拦住,并笃定已落入欧阳少恭之手,红玉不免有些疑惑。


  屠苏拿起那桌上的茶杯道:“我昨天来师兄房间时,并没有看到这套茶具,可见是后来才出现的;里面泡的是蒙顶甘露,少恭平常最爱饮此茶。他特地留下这样东西,定是想借此告诉我们,他来过罢了。”


  方兰生一听,眼泪几乎要都急下来:“又是少恭!他究竟要干什么?他抓走我哥,又想用来威胁我们是不是?”


  青宣倒是十分不解:“他若只是想告诉我们这个,直接留下字条即可,又何必用这么麻烦的方法?”


  百里屠苏心头一怔,他也觉得有哪里不对,尤其房间里面毫无打斗痕迹,虽说少恭而今实力已不同以往,但大师兄也并非毫无警觉性之人,无声无息就被少恭带走,总有些说不过去。还有这奇怪的暗示方法,倒像是,少恭特地给他留下的谜题一般……


  少恭,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

修蛇取自《山海经》,用了原来的少许设定,大部分是乱编的。包括之前的矍如鸟也是这样。作者想象力贫乏,只能用现有的妖怪素材。

76章中,有提到过苏苏在榣山时,海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估计没几个人记得了2333,答案揭晓,就是我们闲得没事干的板板惹。

评论(118)
热度(80)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