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98)

第98章

+++++++++++++++++++++++++++++++++++++++

   “巽芳姐,你认为少恭会带苏苏去哪里?”风晴雪一脸的焦急。她虽已知百里屠苏总归逃不过此劫,可事到临头,她还是存了一些侥幸。更何况,若是欧阳少恭设下诡计,夺了屠苏体内体灵,那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

 

  巽芳目光望着方才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消失的方向,低声地说道:“少恭会去的地方……想来也只有那里……”

 

  众人听她这样讲,顿时松了口气。在这个岛上,还有什么是她所不知了解的?她的夫君想要去哪里,又岂是她猜不出来?只不过,就差那么一步,他究竟是没有看见她……

 

  青玉坛的弟子放不得又杀不得,只好绑了他们,留他们在原处。众人便随着巽芳,去找欧阳少恭。

 

  当众人来到蓬莱大殿外的时候,那里大门紧闭,门口更是被设下了结界。

 

  “我来!”尹千觞首当其冲,以灵力去启门,但他发现这结界甚是奇怪,自己的力道全无作用,打将上去犹如泥牛入海一般,之后,风晴雪、方兰生、襄铃、青宣等人加入,亦是难撼分毫。

 

  巽芳劝阻他们道:“没用的,这是少恭利用蓬莱地气设下的结界,外力极难破除,不如由我一试。”语毕,她结诀挥力,耗费体内残余的那点灵力去破除欧阳少恭的结界。幸亏,这结界如巽芳所猜测那般,蓬莱人法术恰好派上用场,不然的话,她也绝对束手无措。可即便如此,她灵力亏耗太多,破除结界亦是十分吃力。好不容易,见那大门微微开启,她忙对众人示意道:“你们先进去……不用管我……”

 

  风晴雪见她脸色煞白,不免面露担心:“巽芳姐,你没事吧?”巽芳虽恢复容颜,但身体依然是原来那个老迈的“桐姨”,风晴雪自然知晓她不能乱用灵力。

 

  巽芳咬牙苦撑,蹙眉道:“我……没事……你们快去阻止少恭……不然就来不及了……”她有预感,此番少恭带走屠苏,恐怕再也不会手下留情,她可不希望看到,少恭做下令自己终生后悔的事。

 

众人深知情势紧迫,已没有时间耽误,先后进了蓬莱大殿。

 

   百里屠苏没有想到,当灵魂随着煞气一起离体的时候,会是这样的痛苦。

 

十余年的相融,那焚寂剑灵同他体内的魂灵几乎结成一体,此际,它随着欧阳少恭另一半仙灵的强烈召唤而挣体欲出,对于太子长琴的仙灵来说,魂魄的相吸是这样的强烈,可是对于百里屠苏来说,却不亚于生生被凌迟的酷刑。可是肉体的痛苦也许会有麻木的时候,但是灵魂的每一寸宰割,绝然避无可避,撕心裂肺,支离破碎。

 

他终于禁受不住这样的痛楚,大声悲嚎了起来。

 

“你已经受不住了吗?”虽二人离得极近,但魂魄撕裂的痛苦,让百里屠苏的意识变得十分模糊,欧阳少恭的声音像是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带着冷冰的寒意。

 

“……这才不过刚刚开始……想当日,我也是遭受这样的痛苦,原形被打散后,仙灵亦被生生撕裂……凌迟一般,永远失去了完整的自己……于尘世之中以残缺的躯体挣扎辗转……无时不承受焚心之苦……亦被世人视为怪物……”

 

他话音落下之,百里屠苏体内撕扯之力稍平,但觉这天旋地转的黑暗也渐渐褪去了一些,他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已晕倒在地,而欧阳少恭正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他的魂灵,依然完整在自己身上。

 

“……为什么……为什么停下来……”百里屠苏哑声问道。

 

“你体力的三千怨煞之气过于霸道,仙灵合体之前须得事先除去,我可不愿,如你这般,被煞气侵蚀吞噬……”

 

百里屠苏无力地闭上眼睛。——原来是如此!可笑自己,心底还是存了那么一线希望,以为他看到自己痛不欲生的模样后,因心软而停手。

 

欧阳少恭的灵力依旧源源不断地注入百里屠苏体内,唤醒了另一半仙灵的魂识,魂灵之力与煞气相抗,百里屠苏的躯体倒成了战场,几股力量在其中厮杀角斗,他魂识每一寸都受到极大冲击,痛楚难当,汗湿重衣,但偏偏意识又那么清醒,想要昏迷都办不到,当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为了你的师兄,你当真如此坚忍……”欧阳少恭语调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然而百里屠苏神识已混乱,却是很难注意到。

 

但欧阳少恭没有想到,百里屠苏倏地仰头,眼神幽深地凝视着欧阳少恭,他脸色青白,嘴唇嗫嚅道:“少……少恭……我知道,你不会伤害师兄……当初,你为了替我说话,才……才请师兄饮茶……师兄也曾……曾夸赞过你的茶艺……你,你在师兄房中留下茶具……屋内又无打斗痕迹……是想提醒我,你不会伤害他,是不是?……你还留了二姐一命,……恐怕……也是不愿看到兰生难过……我现在把什么都还给你了……上天,已经不负你了……你今后,不能再……再杀人……” 

 

煞气在体内翻江倒海,让他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但他知道,这些话再不说,也许就没有机会了。魂散魄碎,这是百里屠苏能料想到的唯一结局,原本,他是存了心志,一心杀欧阳少恭复仇,可见他留下的种种暗示后,仍是不禁心软。罢了,巽芳说留他一线生机,他就且留他一线生机,或许,这就是天命——乌蒙灵谷的宿命,他韩云溪的宿命。

 

欧阳少恭此时正凝神聚力,百里屠苏体内的状况十分复杂,尤其是煞气已无阻绝之力,一个不慎,就是他散魂当场的结果,就算以后用婴石,也回天无力,在魂魄合体的过程中要阻绝煞气之害,他可不敢有半点马虎。可他不曾想到百里屠苏这样痛苦的当口仍费了力气说话,不免分神去听,当他听到百里屠苏能够明白他每一处暗示时,心中不免十分动容,对百里屠苏的那点爱意更加汹涌而来、藏掩不住,可当他看到百里屠苏一付神散志懈的样子,心中仍不免一痛,在这瞬间,他忽然明白,自己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跟百里屠苏说。

 

可是已经来不及说出口。

 

因为他听到,大殿之外竟传来几声异响。

 

他不由得骇然失色,双掌一翻,灵力倍涨,加快了摄魂除煞的过程,百里屠苏难以承受,再度痛得惨叫,蜷缩在地,几欲晕厥。

 

当尹千觞、风晴雪等人闯进大殿的时候,正好看到是欧阳少恭“折磨”百里屠苏的一幕。

 

“苏苏!”风晴雪乍见之下,眼眶立时发红,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尹千觞等人也是怒意丛生,旋即飞身上前。

 

众人暴起发难,数道灵力疾向欧阳少恭而去。欧阳少恭原本也不必将他们几人放在心上,可此时恰是关键时刻,百里屠苏体力魂魄即将挣出,而煞气侵挠又令他分神不得,当下心头大怒,暗骂“蠢货”,可也不得不空出一手去格挡,强大的劲力一波荡出,将众人悉数摔落地下。

 

可这一招虽险胜,他自己也被煞气回蚀,胸口窒滞,灵力大挫。他心知此混乱局面下,魂魄融合已不可能,便撤了灵力,弯下腰去,抱着半昏迷的百里屠苏在半空中一个飞转,纵起身来,欲往殿外飞去。

 

尹千觞见势不妙,忙大喝道:“少恭,你放下屠苏!”他一边挡在欧阳少恭前面,一边转向风晴雪等人,大声道:“大家一起拦住欧阳少恭。”

 

众人各持兵刃,纷纷上前给尹千觞助阵。

 

欧阳少恭被众人所阻,他灵力大损,方才那一招已是侥幸,现下不得已要全力施为。他只得放下百里屠苏,与众人游斗起来。

 

不过,欧阳少恭虽受了伤,其力量终是众人不可比肩,方才一部分焚寂煞气入体,影响了他灵力运转,但毕竟是与百里屠苏同一仙灵,不多时,他已可自如操纵煞气,瞬间灵力暴涨,众人难以格挡,连连败退。

 

得一空隙时,尹千觞对风晴雪道:“晴雪,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同?”风晴雪骇然变色道:“他身上……怎么会煞气……”

 

此时欧阳少恭的身上,红黑色的气息上下流窜、萦绕周身,就和百里屠苏煞气发作的时候一模一样,看上去着实妖异可怖。

 

欧阳少恭冷哼一声道:“你们立即从这里滚开,我还可留你们一命,否则……”

 

方兰生道:“你不放开屠苏,我们绝对不会走的。”说话间,众人已自发地朝百里屠苏的方向走去。

 

“就凭你们?”欧阳少恭讥讽大笑,他成功在即,对魂魄的渴求已超过了一切,又有焚寂煞气催动,此时一心合体,对他们也不再手下留情。灼目的金光从他掌心迸出,他长袖一挥,那光瞬间化作几道光束,朝着每一个人的胸口疾去,挟着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让他们不由程度的都受了伤,摔落在地,口吐鲜血。

 

在众人挣扎起身之际,他手上再凝灵力,试图幻化金索,捆住众人,恰在此时,他背后传来百里屠苏一声怒喝:“少恭,住手!”

 

欧阳少恭蹙眉,手下动作却不停止,眼见光茫倍涨、灵索将成,却冷不防听到耳边传来猎猎风声——那是焚寂长剑挥动时带起来的凛冽剑气。

 

当百里屠苏恢复意识之时,恰好看到欧阳少恭大开杀戒的模样,当真失望至极。这一剑,他再没有任何的留手,也没有任何的容情,上古凶剑所有力量被他发挥到极致,剑气若鸿,排山倒海,斩天辟地。

 

欧阳少恭面色骇变,掌心灵力骤然幻化,汇聚成巨大的火球,随着惊天的巨响,白光与剑影迸撞,轰击声中,一片烈焰焚天,火光四起。

 

+++++++++++++++

晚上网络崩了,折腾了很久才发上来,不知道有没有太晚。

 @金医生不美白 大受日快乐!

评论(136)
热度(102)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