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99、100)


(我喜欢右边三个字)


第99章

++++++++++++++++++++++++++++++++++

在这惊天巨响之中,一道骇绝金光直冲天际,将大殿屋顶生生洞穿,霎时间,大殿倾倒,墙柱崩裂,火光闪动,劲力爆舞,巨大的漩涡卷起碎石残木,火势在怒风中迅速蔓延,狂生暴涨,威不可挡。众人只觉得一片天旋地转,接着惊恐地看到周边一切已渐被火舌吞没。


   尹千觞堪堪站稳身形,已顾不得去寻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踪影,急切地找寻风晴雪等人的下落。


  “咳咳、咳咳……”不远处传来几阵咳嗽,他费力地绕过纷乱的碎石,飞掠了过去,发现方兰生和襄铃、青宣三人正抱团相守,虽显狼狈却无太大损伤。


  “晴雪呢?”尹千觞急问道。


  “大哥,我在这里!”随着一道玄光闪动,一个灵俏女子御风而来,她足尖一收,伶俐地落下。


  风晴雪道:“这里火浪灼人,已经待不得了,我们赶紧出去。”她方才看到,在灵力破空之处,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二人身形如魅,一同腾跃至半空,顷刻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指引众人,也一道飞腾了上去。


   但那处已无二人的踪影,他们一齐于大殿外的空地落下,只听得不远处的半空中传来两声响彻云霄的清啸,抬眼望去,只见那金光雷闪的漩涡之中,有两只火凤一般的灵鸟,在空中振翅疾飞,鏖战正酣。


  “这是什么?”襄铃讶然询问。


  “重明鸟,这是他们的星蕴……”风晴雪一脸肃然,心弦崩得极紧。她知道,他们既已化出星蕴鸟相斗,此战定是死生之争,势必不死不休。


  围绕着他们二人的金光云气已越聚越深,交织成一张灵光纵横的大网,间有怨煞之气汇成的黑雾缠绕不休,让众人看不分明,只隐约看到鸟影迭动、人影飘现,且不时有铿锵悲鸣的琴间传来。


  突然间,阴风骤停,金光散去,一道身影从半空中陡然落下,重重地摔于地上。


  “屠苏!”


  “苏苏!”


  众人一同奔去,围拢在了百里屠苏身边。风晴雪满脸心痛地抱起百里屠苏,擦去他唇边不断涌出的鲜血,颤声道:“苏苏,你有没有事?”


  “晴雪……”百里屠苏刚欲开口,又生生呕出一口血来。他于魂魄不稳之际强自催动煞气,与欧阳少恭展开大战,此时受伤极重,已是强弩之末。


  前方不远处,隔着漫天飞舞的大雪,有一个修长的身影正无声无息地走过来,仔细看,他的脚步有些踉跄,然而整个人杀气腾腾,却教人不寒而栗。


  此人正是欧阳少恭。


  “他受伤了!”方兰生讶然惊叫道。


  只见欧阳少恭身体微微弯着,左手捂住腰腹之处——那里被血浸染了一片红色,鲜血仍不住从他的指缝间流出来,白衣被血迹浸染出一团凄艳刺目的红。他的脸色一片苍白,看来受伤不浅。


    百里屠苏沉声道:“他已被我用焚寂刺中……”


  尹千觞见他重伤,心下仍不禁恻然。他回想起自己与他醉梦江湖的那些年岁,心头一阵恍惚,虽而今他们反目成仇,可那些把酒言欢的日子总归是消抹不去,若说无一丝旧情定是假的。他动容道:“少恭,事到如今,你就收手吧!”


  欧阳少恭冷笑数声,眼中俱是不屑:“受伤又如何?你以为你们能阻得了我?我大事将成,却被你们这帮废物搅乱。今日就算是毁天灭地,也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半仙灵!我不会再对你们留手了……”


  言毕,他眸中寒光一闪,空着的右手五指成爪,无数冰屑旋吸过来,幻化成道道冰箭,疾向尹千觞激穿而去。尹千觞连忙挥舞长剑格挡,他没有想到,欧阳少恭在重伤之下,还有如此强大的灵力,心中大惊,手底下也丝毫不敢马虎。


  方兰生和襄铃、青宣三人见状,纷纷上前相助,以真气灵力击碎寒冰。欧阳少恭再度出手,道道炫目金光化作灵索乍然闪跃,破雪而至,瞬间缠缚在了众人的身上,就连未曾出手的风晴雪也难以幸免。欧阳少恭此法术着实诡异,那灵索之上也不似灵力多深,可偏偏他们就是挣脱不得。


  眼见众人全都动弹不得,欧阳少恭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微笑,朝着百里屠苏的方向步步逼近。


  “屠苏,你刚才乖乖听话的样子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还要这般对我?——我知道了,你怕痛是不是?放心,很快的,等我仙灵融合,我自会再想办法救你……你不要害怕……”


  百里屠苏看到欧阳少恭眼角发红,就像是蕴藏了一团赤烈的火,让人不由得心惊胆颤。他强撑住身体站了起来,咬牙道:“……少恭,回头吧,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这样罔顾他人性命,我又岂敢再信你?我给过你一次机会,不会有第二次了。”他已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欧阳少恭得逞。他很明白,方才打斗之中,欧阳少恭同他一样是重创,只不过欧阳少恭心中对仙灵的执念让他撑住了一口气,但绝对不会长久。只要拖住这段时间……


  欧阳少恭怎么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当下面色一凛,目光中寒光暴现,低喝道:“这可由不得你!”身形一动,便要出手。


  百里屠苏捂在胸口上的右手一滑,冷不妨摸到腰间的一个物什,当下不及细想,就凝了一道法力掷了过去。


  那物旋然飞起,于半空中乍现一道绿幽幽的光,倒是骇了欧阳少恭一跳,挥向百里屠苏的灵力全朝那物上招呼了过去,在刹那间灵力对冲,震得欧阳少恭后退了数步。他喉间腥甜,喷涌出一大口血来。


  他强压下翻涌的气息后看向掉在地上的那物,面上露出极为震惊的神色来:“这龙麟……你是从何得来?”


  原来,那被百里屠苏无意中掷出去的,正是当日悭臾交予百里屠苏的黑色龙麟!


  当日榣山,悭臾因百里屠苏身上有太子长琴的一半仙灵,认他作昔日故友,与他约定,来日以此召唤,实现昔日他与太子长琴的遨游天地之约。那时,百里屠苏并不知道欧阳少恭就是另一半的太子长琴,因怕被少恭细问开来,会禁不住将封印一事托口而出,故而隐瞒了在榣山遇上悭臾一事;后来他知道了欧阳少恭的来历,可也因二人反目成仇,已经没有机会说出此事。


  此时,百里屠苏已气穷力竭,半跪在地,他知道自己绝对没办法再阻止欧阳少恭,正自焦虑,却发现欧阳少恭见了龙麟后面色大变,便一下子想起昔日太子长琴与悭臾的往事。


  百里屠苏神思电转,已有了主意,他缓声道:“太子长琴,你还记得榣山的悭臾吗?……这龙麟,正是我去榣山时他所赠。他还说,他曾答应过你,待他修成应龙,便让你坐于龙角旁,乘奔御风,看尽山河风光……你知道么,他还惦记得与你的千古之约……”


  “悭臾……榣山……”欧阳少恭喃喃念着,神情已是一片茫然。他想起了数千年前的那条水虺,那湄水岸边弹琴奏乐的恬淡时光;他想起了他们之间的约定,曾经的誓言再次在耳边响荡,宛如昨日。


  再接着是改变他一生的大劫……


  不周山……天柱倒塌……毁去原身……生生世世寡亲缘情缘……这一切的初始,都是他与悭臾之间的相识。


  他面上忽阴忽暗,身形巨颤,几欲站立不稳:“悭臾……故人……原来他还在榣山,还在榣山……”当日他为了去东海龙宫一探修蛇下落,并没有随百里屠苏一同去榣山,便是这样缘悭一面。天命,难道这也是天命?他胸口一恸, 一时剧痛攻心。


  百里屠苏流露出一丝哀伤道:“少恭,不,太子长琴,你的挚友悭臾寿数亦已无几,我见到悭臾时,他已看淡了生死,你又何再执迷不悟?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世间一切的生灵,其运命轨迹在其一出生时,就刻在命盘之上;连神灵也无法轻易改变,若是强行为之,万物之间的联系,便会遭到破坏,后果不堪设想。’太子长琴,你曾是这样一个看破红尘的仙人……”


  欧阳少恭听闻此言,面色又不禁一变,涩然笑道:“看破红尘?昔日未入红尘,又何来看破红尘?当真可笑!”百里屠苏一怔,他看到欧阳少恭那双眼睛,隐隐闪着孤愤不平的寒光。


  欧阳少恭方才陷入回忆中的迷茫渐渐消去,他再度看向百里屠苏,凛声道:“况且我已不再是那个擅弹琴曲的仙人,便是仙人又如何?世间生灵,不过都是披毛戴角的畜生罢了。漫长的时光,足以改变许多事情……你当真以为,我会耽于往昔,丧魂失志?不,屠苏,有许多事,你都不知道,待我以后再慢慢告诉你……只是现在,你莫要再浪费我时间……”


  他一边说话,一边向百里屠苏走近,众人大急,然而谁都无计可施。


      “少恭,不要!”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至极的声音,他全身一震,不可思议地转过身去。


  绝色姿容、宛如谪仙般的女子,正泪眼盈盈地望着他。


  “巽芳……”


第100章

++++++++++++++++++++++++++++++++++++++++++++

 

  欧阳少恭整个人怔愣当场,只觉得天地间像是静止了一般,那样的不真实。


  “巽芳,真的是你?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下意识地否认,想要伸出手,却又颤抖了起来。


  巽芳痴望着欧阳少恭,一步步地走近:“少恭,我至今还记得当日的誓言,只要活在这世上,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永不分离。你就不明白,我寂桐之名的意思吗?寂静无声之桐,这便是我取这名字的意思……”


  欧阳少恭心头巨震,寂桐?!她竟是寂桐?巽芳怎么会是寂桐?


  无数往事浮现心头,让他脑内轰然作响。是了,她们之间虽有容颜与年龄的巨大差异,可一些细节处又极其相似,他第一次看到寂桐,就觉得那般安心,她对自己也好像莫名地了解;她们分明一样的善良,一样的温柔……为什么,这么多年,他却一点都没有认出她来?


  欧阳少恭心头大乱,过去的记忆一角似是地塌山崩。他本已神魂之力尽耗,此时不过靠是一缕执念死撑,巽芳的出现让他心志大失,那支持着灵力不散的意念也已立即松散,他只觉得胸口一阵醫闷,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那已成强弩之末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软倒了下去。


  巽芳连忙上前抱住欧阳少恭,看到欧阳少恭脸色灰白,唇边尽是血迹,顿时潸然泪下:“少恭……”


  欧阳少恭伸出手来,轻拂上巽芳的脸:“还好,你还在,没有死……”他眼前一阵发黑,只觉得体内有无穷无尽的毁灭力量在拉扯着他,教他生出一种强烈的无力感,他知道,自己的魂魄将散,再没有任何时间了!


  不,他不能放弃,他怎能甘心放弃?


  一阵狂咳后,他的目中又呈露出疯狂之色,目光灼灼地望着巽芳道:“巽芳……我……我没有力气了……你帮帮我……只要仙灵……合二为一……就可以……就……”


  巽芳止住了他,不自禁地露出悲悯神色:“少恭,莫要再执着了,一切已到了尽头,你又何必再如此?难道千年时光,还没有让你明白,寂莫地永生,才是最痛苦的么?你就忍心,让屠苏在临死前还要经受魂魄撕裂的煎熬?”巽芳心中想着,少恭即便是得到仙灵,也会永失所爱,界时他再作出疯狂之举,已无可阻止他。他的执着与痛苦,不仅会毁掉别人,更会毁掉自己,倒不如就此结束这一切……她似是为了让少恭死心,立即以法术解去了众人身上的灵索。


  欧阳少恭见她此举顿时心中一沉,他思绪千转,哑声道:“是你……带他们来的……那结界……也是你除去的……是不是……”


  巽芳垂眸默认。


  “竟然如此……居然如此……哈哈……”他发出几声空洞的大笑,似癫若狂,其后又大咳,鲜血从口中迸涌出来,既可怜又可怖。原来,这灵索和大殿外的结界一样,都是欧阳少恭用蓬莱法术配合蓬莱特殊地气布下,他灵力大不如前,若是普通法术,恐难困住众人,蓬莱法术在蓬莱岛上可谓天时地利,正可发挥淋漓尽致,外人极难破除。可他千算万算,却怎么都没有算到,身为蓬莱公主的巽芳居然活着,且还会在此时出现……


  原来,他苦心谋算一场,竟还是逃不过天命!千年磨难,如此收场,真是可笑可叹,可悲可哀!


  “巽芳……为什么你现在才出现……”他曾那么渴盼她出现,可却不曾料到,正是她的出现令他功亏一匮,他着实不知,究竟该责怪她,还是该怨恨苍天。他看着巽芳,只觉得心中涌现出一股极悲哀的情绪,交织着莫名的无奈与怅惘,那思念她的十余年光阴,忽然竟有些淡薄了。他仍是爱她的,可现在才明白,这爱中早已被那些错过而消磨了许多……一念至此,忽有一个想法在他脑内闪过:莫非她始终不肯相认,便是比我更早明白,我与她之间,早就不复最初了么?是了,她能恢复容颜想来定是雪颜丹之助,恐怕是素瑾留下的东西,她若是怕我嫌她容颜,那么拿到那药的当日原本也可同我说个明白,可她却始终不曾……想当初我还在她面前与屠苏亲热,对她说那些伤人的话……


  他怔了半晌,终是放弃般地低语道:“……罢了,是我对不住你……巽芳,当初我……”


  巽芳面色微变,伸手轻按在他唇上道:“少恭,不要说,那些事,都不要再说……我从未怨恨过你,你永远是我最深爱的夫君……现在就让我陪你静静地走完最后一程,好不好?”


  欧阳少恭挤出一丝凄怆的笑容,他胸口充塞着说不尽的悲凉之意。他睁眼望去,看众人已围拢在百里屠苏的身边,包括刚才跟着巽芳过来的方如沁,此时百里屠苏眼眸半合,也是将死之状。


  百里屠苏一直凝视着他的方向,此时恰好与他的视线对上,两人俱是一怔。


  其时暮云已重,西风瑟瑟,苍茫大地一片萧索,他们隔着这漫天的簌雪彼此凝视着对方,视线交缠中,无数往事尽如这风声般卷席而过,刹那昙现,凝固成宿命般的相望。


  终是不可相守。


  欧阳少恭无力地闭上眼睛,指尖微动,那连接他神识的结界已尽数破除。


  屠苏,这是我给你留下的最后一个机会,希望不会太晚……  


  突然之间,不远处传来一声轰响,众人惊惶望去,但见那巍峨的蓬莱大殿已被焰火全然包围,燎舌翻卷如赤海,烈焰冲天,迅速在四周蔓延开去,那巨响正是大殿被烧毁后倒塌的轰鸣声,随后哔哔剥剥爆响声不间断地传来,散发出道道灼气,黑烟也随之滚滚而来。


  祸不单行,那蓬莱大地亦开始震动,瓦砾白石皆随之而四处落下。——此岛被欧阳少恭生生从雷云之海中挪出,本就根基不稳,不知他用了何等法阵维持,而今怕是要坍塌。


  “屠苏哥哥,怎么办?”襄铃急得快哭了起来。


  百里屠苏凝声道:“这里已经不行了,你们快走……”


  “不,要走一起走!”方兰生和尹千觞等人皆是一脸坚决。


  百里屠苏摇头:“我反正已是要死的人,就让我留在这里。千觞大哥,你用焚寂带他们走……”


  尹千觞等人仍是犹豫,却被风晴雪劝说道:“大哥放心,随后我会带苏苏离开!”她说得万般笃定,尹千觞一时也反驳不得。


  情势紧急,容不得尹千觞再多作停留,但他在临走前仍是来到巽芳与欧阳少恭面前,想要带他们一同离去。巽芳柔声婉谢道:“不必了千觞,这是我和少恭的家,我们哪里都不去。”她与少恭,终能死在蓬莱,也算是天意垂怜,再无遗憾。


  尹千觞叹了一口气,带着其余众人御剑离去。


  百里屠苏努力提了一口气,劝说风晴雪道:“晴雪,你走吧,没有必要再留下陪我……”


  风晴雪眼中浮现一层水汽,然而神色却十分坚决:“苏苏,你不要赶我走。”她转向欧阳少恭的方向望了一眼,低声地说道,“你最后还想留下来陪他是不是?那我也想留下来陪你,我与你的心情并无不同,你该明白的……”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已经低哑了下去。


  百里屠苏望着巽芳与欧阳少恭相拥的身影,涩然道:“不,并不是……”他已经有人相伴,而自己刺了他一剑,爱恨情仇俱是一笔勾消,他与他,终究只是这样的结局,他还有什么留下来的理由?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只有晴雪,即使拼着最后一口气,他也绝不能让她陪他命丧于此……


  “苏苏,你想要去哪里,即使踏遍千山万水,我都要带你去,一定会带你去!”话音落下时,风晴雪已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因为她知道,这根本已经是奢望。


  千山万水……百里屠苏心中一动,他忽然想起,师兄也曾经对他说过,有朝一日,愿陪他踏遍万里河山,也不知现在师兄在哪里。可他总是觉得,少恭不会对师兄动手,想来他现在仍是安全的。只不过,他们已经无缘再相见了。


  万里河山,锦绣天下,可而今他想回去的,却只有一个地方。


  一个从前最想逃离的地方。


  “好,晴雪,那我们就一起走……”他用最后一点灵力,注入了掉落在地上不远处的龙麟之中,幽幽之光亮起,风晴雪讶然地望着他,并不知道他此举含义。


  百里屠苏呼吸也已费力,他声音越来越微,断断续续说道:“我想……想……回到天墉城……后山……”


  风晴雪一怔:“后山?难不成是禁地之中?苏苏,为什么……”


  百里屠苏未及答他,因此时天际忽地传来一阵电闪雷鸣,一条巨大的黑龙从天而降,所到之处光芒大盛,散去了黑焰障气。


  “是悭臾……”百里屠苏的脸上终是露出一丝笑意。


  巨龙发出一声咆哮,长尾一摆,已将苏雪二人接于背上。


  在欧阳少恭即将陷入黑暗之际,忽然传来的彻天巨响带给了他最后的清醒,即便是隔了雪与火,烟与雾,他仍是一眼认出了悭臾。他呼吸停滞,气血翻涌,千言万语像是要从胸口迸裂出来一般。然而他却只能无力地望着,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


  他看到悭臾带走了百里屠苏,看到他金瞳扫过他的方向,然而却未作任何停留,腾云驾雾,瞬间消失于天际之中。


  他痴痴地望,可只看到暮霭沉沉满苍穹。  


  隔了千年相见,原来你已经认不出我来了。


  一行清泪悄然落下,千年爱恨一朝尽,迎接他的,只有彻底的黑暗。

 

 

===============================


  注:暮霭沉沉满苍穹出自“日出梦醒人已远,雾霭沉沉满苍穹”,我也不知道是谁写的。无意中在网上看到的。可能是化用自柳永“暮霭沉沉楚天阔”。

  蓬莱剧情完结在100章让我有种莫名的感动。



评论(163)
热度(124)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