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第105章)

第105章

+++++++++++++++++++++++++++++++++++++++++++++ 

  当欧阳少恭出现在门口时,百里屠苏余光一扫,已经看到了他。此时,有三个悬英派弟子的长剑均已出鞘,朝着百里屠苏横刺过去。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百里屠苏心里想的是,这几人凶狠至极,可万万不要连累了少恭,于是身形一动,便往那楼梯台阶腾跃而上。


  欧阳少恭一下子看明白了百里屠苏的意思,不过他也不打算此时插手,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观望。


  他倒也想看看,复生后的百里屠苏,究竟还保留了几分实力。


  复生之后,有一些情况,他尚未摸透。


  这些日子以来,他每天都会督促百里屠苏练剑,发现百里屠苏还是能够囫囵地使出一些天墉城的剑法,假以时日,便是寻不回那一魂一魄,恢复过去的身手也不在话下。但让他有些头痛的是,百里屠苏的灵力十分微弱。


  这让他有些奇怪。


  他与百里屠苏散魂重聚之后,原有的灵力也随着煞气的消散一并消失,但是他们回魂起死,是悭臾以龙珠的力量分开婴石,其后吞噬其龙身而成人。悭臾虽寿数已尽,可灵力未竭,上古战龙有通天彻地之能,所有灵力悉数蕴藏在龙珠之内,即使当初分开婴石消耗了一些,也断无就此用尽的道理。


  他调息过自己身上的灵力,发现较之当日他于琴川大战众人时的巅峰状态,不过仅只有四五成;悭臾的力量就算比起太子长琴时期的自己,也不知远胜多少倍,而今哪怕余下一二,也不应是这付模样。


  于是他试着查探屠苏的灵力,只觉得似有若无、窥不分明,而屠苏自已魂魄未全,不擅使用灵力,也是难辩究竟。


  此事,他一定要设法弄清楚……


  在他沉思的那点空隙,那三人已被百里屠苏带到了二楼的回廊之上,那里四处是空悬着,并没有门墙遮挡,从楼下看去,均可看得明明白白。那过道偏于狭窄,动作极难施展得开,不一小心就撞到了旁边的墙上、门上,引得房内的客人纷纷打开门来查看动静,这么一来,场面更是混乱不堪。


  百里屠苏先是躲,他身形灵动,如游龙一般,那三人举得长剑,反倒动作不便,被他连踢带踹,吃了不少闷亏。


  此时,突然有一道黄光从下而至,作化一条长蛇般的灵索,一下子绞缠到百里屠苏的腰上,令他动弹不得。


  原来,这使出灵力的正是刚才举剑威胁掌柜的“师弟”,他并没有和其它三人一起去砍杀百里屠苏,而是留下来和他那师兄一道,静观事态的变化。当他们发现,百里屠苏的身手不弱时,那“师兄”便使了一个眼色给“师弟”,教他使出了悬英派中的“缚炼索”,一下子困住了百里屠苏。


  那百里屠苏正在凝神挣脱间,突然发现绳上劲力绷注,身体不受控制地被提到了半空之中。灵索一提一升,又狠狠一拉,将百里屠苏猛地从半空中拽下,那劲力之大,打的是将他摔至半残的主意。


  正在百里屠苏即将摔落在地之时,他握在手中的焚寂剑突然铮鸣作响、光芒暴涨,百里屠苏只觉得身体一松,那身上的束缚之力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他一个鹞子翻身,双足安然点地。


  这突如其然的变化让悬英派众人皆大为意外,方才那“师弟”凑近他师兄耳边低语道:“师兄,这小子,有点古怪!”


  那师兄扫了焚寂剑几眼,双目细眯,贪婪之色一闪而过:“是他手中这剑有名堂,看来不是寻常物。歪打正着,倒是教我们碰上好货色了。”他向楼上三人招呼道,“现在的目标是他手中的剑,此人死活不论。”


  正当他们说话的当口,百里屠苏像是一道急射而出的箭,三两步已奔向了门口,拉起欧阳少恭的手,迅速消失于客栈之中。


  他知道,这几人力量强大,非自己所能抗衡,唯一办法,就是赶紧带着欧阳少恭逃离此地。


  欧阳少恭任由他拉着,心中转了好几个念头。他明白,他们逃不多远。楼上三人的武力虽一般,但楼下两人,显然不是泛泛之辈。况且,他方才暗暗催动焚寂残剩灵力,神兵乍现,怕已引得了旁人的觊觎……


  欧阳少恭的猜测分毫不差。当他们跑到郊外一处空旷之地时,后面那些人已经追了上来,而且,不止悬英派五人,还有形色各样的十余人——这些人均是悬英派在短短的时间内,拉来的帮手。


  百里屠苏严阵以待,下意识地将欧阳少恭挡在身后,轻声道:“少恭,你莫怕。若一会我抵挡不住,你一人先走。”


  欧阳少恭凝声道:“你我生死同心,绝不分离。”


  百里屠苏浑身一震,睁大了眼望着欧阳少恭,欧阳少恭亦静静地回望着他,眼底微光闪动,百里屠苏只觉得一颗心像被什么紧紧拽住,耳畔风声掠起无数似曾相识的画面,天地间仿佛只余了他们二人。


  “……好!”半晌,他才寻回了自己的声音,之后焚寂破鞘而出,红光湛亮,闪映着他寒芒一现的双眸。


  ——既如此,我定要拼死护你周全。


  悬英派那几人万万没有想到,百里屠苏的身手与刚才相比,像是全然换了一人;而他手中这把奇怪的剑,显然内蕴神力,威不可挡。


  十余人与百里屠苏奋力厮杀,竟难将以他力擒当场。若不是百里屠苏灵力转周不灵,难以配合焚寂发作最大作用,恐怕这几人也困他不住。但他们此时借以剑力、灵力一齐运作,像是一张天罗地网,将百里屠苏团团包围,百里屠苏只觉得渐渐力竭……


  突然,有一人大喝一声:“你再不住手,我就杀了你的朋友。”


  随后一声熟悉的闷哼,传入百里屠苏的耳际。


  欧阳少恭被二人架住双臂,动弹不住。


  一把长剑正架在他的脖子上。


  持剑之人正是刚才使出缚炼索之人,见百里屠苏面色大变,立即洋洋得意:“小子,还不乖乖把剑交出来。”


  “云溪,不要管我。”欧阳少恭大声喊道。


  百里屠苏双唇紧抿,眼底已经蕴了一团怒火。


  持剑之人手上一紧,那剑又往肉里进了几分,欧阳少恭脖颈之上立时出现红痕,一道血水顺着剑身蜿蜒而下,看上去触目惊心。


  “少恭!”百里屠苏怒喝一声,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悬英派领头之人见他失魂落魄之际,立即向众人作了个手势,十余把长剑齐齐向百里屠苏挥来。


  百里屠苏持剑在手却毫不动作,只是怔怔地望着欧阳少恭,整个人像是凝固了一般。


  眼看着百里屠苏要命丧当场,欧阳少恭皱紧了眉头,正欲挥出手中早已蓄起的灵力,恰此时——


  风沙漫天,暴光陡起——


  天地之间风云忽变。


  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暗,像是被一道极强的劲力吸卷,一瞬间,手上的长剑统统脱手而出,齐刷刷地插入四周的地上;而在那风沙与劲力地中心,正是百里屠苏站立之所。


  暴起的风沙之中,有一人长身玉立,横剑在手,一团红黑相缠的虚焰旋转环绕,惊人的灵力正从那里涌现而出,瞬间弥漫了整片大地。


  随后的发生了什么事,在场的那些人便再也不知道了,他们只知自己那时脑子一沉,无边无际的黑暗便包裹住了他们,而在陷入昏迷之前,他们仿佛听到了一声破空震天的龙吟。


  “少恭,你先停下来,我替你包扎一下。”碧空之上,欧阳少恭带着百里屠苏御剑而行。百里屠苏从身后抱住他,他脖颈上的那处血迹犹自未干,看得他心如刀绞。


  欧阳少恭轻轻一笑:“好!”


  他留神往下看,发现此地已远离昆仑,前方不远处是一个繁华的城镇。他灵力一收,已与百里屠苏一道,安稳落下。


  看着百里屠苏关切的眼神,他眼珠一转道:“一点区区小伤,只要用灵力便可治愈。云溪,你可知道如何去做?”


  百里屠苏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你刚才,又是如何发挥那强大的力量?”


  “我……我也不大明白……”百里屠苏侧头沉思,睫毛微微颤动,“只知那时一片空白,只想护着你,接着不晓得为什么,胸腹之中像是蓄了一团火,整个人好像都要涨开了一般……”


  欧阳少恭不再多问,沉吟半晌,教了他一道口诀。“就像你那才那样,利用身体流窜不息的力量,以神聚灵、游心而动,无论你想做什么,一切尽在你心念之间。”


  百里屠苏听之从之,捏起指诀,注力于欧阳少恭的伤口之处。果不其然,那里开始迅速地愈合,见此情景,他满是惊喜地望着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愿不愿意跟我学法术?”


  “我愿意!”


  欧阳少恭淡淡一笑:“好。”


  他们走在山间小道上,两旁俱是密生的树林,午后日头高悬,阳光透出枝叶倾洒下来,晒得他们浑身都有些暖洋洋的。


  方才的危险已过,而今此人正好端端地站在自己的身边,百里屠苏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快活。他试探着牵起欧阳少恭的手,见对方不声不响也不作反对,心上一喜,又握紧了几分。


  “少恭,若我学了法术,下次便不会让你再有危险。”


  欧阳少恭也不看他,只道:“等你记得住再说。”


  百里屠苏皱了皱眉头:“我记不住么?”他像是被点醒了什么,竭力去搜寻过去的记忆,只觉得脑海中的记忆就像是陷在一片白雾漫漫的海面之上,既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他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


  欧阳少恭见他脸色变得复杂,立时停了下来,在他头上安抚般地摸了几下,又从袖中掏出一物,递予到他的手中。


  百里屠苏仔细一看,这是一叠宣纸装订而成的本子,外面用皮料包裹起来,手工亦十分精致。


  欧阳少恭道:“方才我出去,便是去给你做这个本子,以后一些需要记的东西,你便写在这个本子上。”他又教了他,以灵力在纸上写字的法子。百里屠苏拿着本子,试着在上面写起字来。


  欧阳少恭看着他孩童一般兴奋的神色,不免轻笑一声。什么记忆都没有,却拥有了龙珠之中大部分的灵力,百里屠苏,你可当真幸运。


  他仰首望天,只见此时碧空如洗,纤云不染,不知为何,隐隐约约中,他仿佛看到了那条黑龙的身姿,龙角之上载着一人,在那云天之上,乘奔御风,遨游万里。


  悭臾,我已知你心意。


  欧阳少恭不自觉地露出一抹浅笑。

++++++++++++++++++++++++++++++++++++


  不要再让板板反攻惹,因为从武力值上来说,很明显板板已经攻不了现在的苏苏,哪怕是金鱼苏2333~~~


  

评论(60)
热度(89)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