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106)



第106章

(苏恭)


  “不想在这边陲之地,竟也能觅得一把做工材质俱佳的古琴。虽不过是世俗之物,暂时用用倒也足够了。”


  欧阳少恭在一家古玩店中无意间发现了一把古琴,颇有些欣喜。于是这几日在此城中调琴弄乐,便不再急着赶路。


  自复生之后,许是因为在生死前走了一遭,比之过去,他的行事风格已变了不少。虽说要寻回百里屠苏一魂一魄而四处行走,可总不似从前寻找自己仙灵那般急迫。


  他现在更大的兴趣,倒像是在挖掘百里屠苏的记忆上。


  一首《榣山》,反复弹奏,想要调拨出来的便是百里屠苏灵魂深处的那些烙印。


  可惜,几日过去了,百里屠苏听得认真,却仍是无法以树叶相合。


  河岸边,像是回到许久前的琴川,欧阳少恭奏琴,百里屠苏吹起树叶,本来是一曲曼妙低徊、交汇融合的《榣山》,却因百里屠苏磕磕绊绊的吹奏而惨不忍听。


  “铮——”地一声,琴音骤止,欧阳少恭终是失去了耐心。


  “少……少恭……”百里屠苏紧张地看着他。


   欧阳少恭冷冷地瞧了他一起,颇不耐烦地道:“罢了,不必试了。看来你是全部忘得干净了。”


  百里屠苏手中紧紧捏着那片叶子,他虽是不解,为何少恭要他反复地吹奏这首曲子,虽然这曲调上他听上去熟悉,可今日反复地练习,就是无法将它完整地吹奏出来。他知道自己失了记忆,眼前这人便是自己最为重要之人,他着实不想令他失望。


  百里屠苏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恳求之意:“少恭,我,我可以再试一回……”


  “再试一回,你便可记得住了么?”欧阳少恭冷哼一声,接着又像是自嘲般地说道,“我也真是傻,居然指望你真的会记住一些。从前你知道‘榣山’,不过是因为我仙灵的缘故,而今你没了我的仙灵,又怎会与我这般心念感应?”


  百里屠苏见他流露出一丝酸楚之意,心头一痛,茫然说道:“我记不住,我为何会记不住呢……”忽地,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对欧阳少恭急道,“我想起了,早上我看的札记中说,我因魂魄不全才失去了过往的记忆,少恭,我不是故意的,我……”


  欧阳少恭冷笑道:“你失去的不过只是一魂一魄,若要是要紧的事,又怎么会忘记?你明明就是……”说到此处,他一下子止住了声,觉察出了自己莫名的焦躁。他心道:我为何定要他想起来呢?恍惚中,他不由得回忆起自己当日与百里屠苏在琴川初次琴叶相和的情形,虽然那时一直告诉自己,那样的默契,是一半仙灵之故,可那种人间得一知已的滋味,却是无比美妙。


  于是明明不甘雌伏,却从不拒绝他。看着这青涩的少年渐觉情爱滋味,心中亦有些飘然。


  原来自己对他的心动,竟是那么早……


  欧阳少恭呆了半晌,百里屠苏心中着慌,便小心的拉了拉他的衣角,轻声道:“少恭,你不要生气,我……我再试一回?”


  看着百里屠苏这低声下气的样子,欧阳少恭没由来的一阵气恼,他长袖一甩,蓦地站了起来,不耐烦地说道:“随便你。”


  说罢,转身往前便走。


  百里屠苏急忙跟上,不料欧阳少恭又停下脚步,厉声道:“别跟过来。”


  “少恭……”百里屠苏见他声色俱厉,又急又怕,声音已经然发颤。


  欧阳少恭叹了口一气,缓声道:“你先留下,我待会再回来找你。”


  百里屠苏不敢再说什么,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市的转角之中。


  他捏着手中的树叶,又看了一眼少恭留下的琴,努力回想着方才少恭弹的曲调,将叶子放在唇边,又试着吹奏了起来。


  声音断断续续,曲子吹得七零八落,但他仍是一刻不停地吹下去。


  从白天到日落,不知不觉,已过了数个时辰。


  欧阳少恭回来的时候,他仍站在河岸边,吹着那片叶子。那曲音比起他离去之时,已然熟练了许多。


  百里屠苏看到他出现,眸光一亮,似乎是如释重负一般。此时,河堤两旁灯光陆续亮起,虽不似那夜灯会时的琴川,浆声灯影、人声鼎沸,可一样月映波底、人影绰绰,欧阳少恭看着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

  

   琴音渐起,叶子的吹奏声起初明显有些跟不上,那弹琴之人却刻意停了一停,其后合奏便渐入了佳境。


  百里屠苏偷偷看了一眼欧阳少恭,却恰好跟他的眼神撞上,一时心跳如擂。


  恍如当日。


  夜深人静之时,百里屠苏写完今日的札记,便上床抱住欧阳少恭。欧阳少恭用手指按了一下他微肿的双唇,问道:“痛不痛?”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


  欧阳少恭一边说着“既然如此,那就……”一边凑上前去,狠狠地啃咬了一下他的双唇,百里屠苏发出“嘶”地一声痛哼,整个脸都皱成了一团,泪眼汪汪地望着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忍俊不禁,随后用手指弹了一下百里屠苏的额头,取笑道:“痛便说出来,何必强忍?”


  百里屠苏知道自己是被欧阳少恭捉弄了,可一想起方才那双唇相接的瞬间又觉得万分美好,忍不住一把抱住他,顾不得唇上的疼痛,仍将嘴巴凑了过去。


  二人唇舌交缠,呼吸渐重。缠绵之中,百里屠苏欲心升腾,那处已起了明显变化,直挺挺地顶在欧阳少恭的下腹处。他只想贴得欧阳少恭紧些、再紧些,却又不知该如何去做。


  欧阳少恭虽也有些被勾起了YU念,可心思却远比百里屠苏要复杂些。


  经历了蓬莱一战之后,巨大的变故让他心思沉郁,难有心思去做这些情爱之事。百里屠苏是年轻人的身体,每晚抵足而眠,难免都会有一些变化,他每每会以法术,让他自然安睡。


  回来神来时,他仍打算一如既往地行事,却不料被百里屠苏紧紧地抱住。


  “少恭,少恭……”百里屠苏粘在他的身上,不断地叫着他的名字,好像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眼神之中透着一丝的不情愿。


  欧阳少恭一愣,心中暗道:别的东西还没记住,这事倒是让他有了防备了?罢了,今晚就随得你去吧。


http://ww3.sinaimg.cn/bmiddle/006bMwNggw1ew8jlhwxf3j30m183xx6q.jpg




评论(83)
热度(111)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