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 僵尸道长之血契(二)

  第二章


  那人打量了百里屠苏几眼,最初的错愕过去以后,神色渐复平静,继而露出一丝了然的笑容:“你是道士?”


  百里屠苏不解:“你怎么知道?”


  那人用手指了指百里屠苏的黑伞:“伞柄上,有特殊的符文。这伞,不是寻常人会用的,我以前看到过。”


  这人眼睛倒尖。


  那人勾了勾唇角,双目含笑道:“这位小道长,看起来好生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虽与百里屠苏心中感受不谋而合,但如此直截了当说出口,却意外有种不妥当之感。


  百里屠苏曾见经过一个年轻男子对一个美貌女子说过这话,那女子听后,双颊不知怎地,忽然就红了。那时,陵越过来拉走了他,交待他说:“这叫搭讪,非礼勿视。”


  陵越说,一见面就搭讪的,定是轻浮之人。


  这人好生轻浮,百里屠苏决定提高警惕。


  “你又是谁?”他反问。


  不待那人回答,身后却传来了李潘安和方大海的声音:


  “欧阳少爷!”


  “欧阳法医!”


  原来是熟人。


  经方大海介绍,百里屠苏知道了眼前这个奇怪的男人叫欧阳少恭,是方如沁的青梅竹马,儿时生长在琴川,后来去了外面游学,目前身份是省城警察厅特聘的法医,两周前回到琴川,参与侦办这起连环凶杀案,由于跟方家相熟,所以几乎每天都会来看一眼方如沁。


  寒暄过后,欧阳少恭看了一眼百里屠苏打趣道:“现在天墉的道长真是越来越年少有为了,这么年纪轻轻就下了山,方局长,看来我们这个案子想要破,为期不远啊。”


  方大海干咳几声,表情有点讪讪的。找道士协助破案,这事当着李潘安这样外人的面说出来,他堂堂警察局长,脸上还真有点挂不住。他不禁暗自腹诽:这欧阳少恭真难伺候,去天墉道观请道士的主意分明是他出的,结果人来了又挑三拣四,虽然这小道长的确是年轻了一点……


  在外总是话少为宜,为商谈案情方便,三人一同回了警局。


  在方大海的询问下,百里屠苏说出了方如沁没有魂魄一事。


  欧阳少恭淡淡道:“没有魂魄,方如沁怎么还活着?”


  百里屠苏摇摇头:“究竟怎么一回事我还不明白,但肯定被人施加了特殊法术,令她离魂后还能保存躯壳不灭……”


  欧阳少恭道:“从医学上来看,方如沁现在还活着的确不太可思议,不过鬼魂道法一说,似乎也难以证实。”


  方大海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推测:“方如沁是第一个遇害的,也是唯一一个还活着的人,如果真能如百里道长所说,她因为某种特殊的法术才维持这种状态,是不是意味着这极有可能是跟凶手有关?那凶手的目的又是什么?”


  欧阳少恭早就发现了这一点,他不断探望方如沁,也是借此机会观察方府异动。


  “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方府的确不寻常。但暂时还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百里屠苏皱眉。


  欧阳少恭的眼神,一直粘在百里屠苏的身上,目光深沉难测,等百里屠苏感受到了什么,看向他时,却是一付云清风淡的神情:“不如先让小道长看看其它几具尸体的情况,可能会有新的发现。”


  停尸房里满溢着特有的尸臭,令人作呕。方大海对这地甚是嫌恶,将人带到后,找了个借口就提前离开,只剩下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两个人。


  八具女子的尸体全都完好无损地摆放在停尸台上,这些尸体的状况,与百里屠苏原来猜想的,略有相同,又大有不同。


  最大的不同,也是最令他诧异的一点是,这些尸体竟都是干尸,且肌理干瘪、黝黑,四肢萎缩,表情狰狞扭曲。他用道法查探后发现,这些人全部有生前被强行抽离魂魄之象。


  “她们都是死后数日才变成干尸,”似乎明白百里屠苏心中所想,欧阳少恭解释道,“还好尸化前已经被送到了警局,所以外面百姓还不知道,不然恐怕传闻就更多了……我对这些尸体仔细检查过,发现她们皆因窒息毙命,除了擦伤外,身体各处无明显创口,但颈部动脉处都均有一个针孔,疑似被人抽取了部分血液。不过血量损失不多,不至于会造成干尸的状态。尸体这种变化,目前尚无法以正常的医学知识进行解释,不知你们术法界又有什么样的看法?”


  百里屠苏沉吟道:“尸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现在也没办法解释……但是,这些尸体上,都没有沾染任何妖气、鬼气,所以可以排除妖邪所为。她们都有被生抽魂魄的迹象,所以表情才会这样扭曲。抽取活人魂魄,很像是某一类秘术所为,可是跟尸魂术相关的道术门派很多,一时间之间,我也没办法确定……”


  针对年轻女子的尸魂邪术,的确有几个,但又没有哪一种,是特别需要抽取血液的……


  百里屠苏告诉欧阳少恭,尸魂术中,数茅山一派对此术研究最多,但现存的茅山派已经分裂成好几个支脉,也有走入邪术一道的,百里屠苏择重讲了几个,至于有些茅山秘术里的尸魂术,因为太过神秘,他也没有听说过。


  欧阳少恭听极为认真,百里屠苏发现,欧阳少恭虽然对术法之事了解不多,但他领悟很快,且对各个门派历史了解很多,他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知识,都是百里屠苏之前没有听说过的。


  俩人以各自的知识互相补充,试图找出凶手的行为意义所在,欧阳少恭又说了其它一些细节给百里屠苏听,二人一谈就入了港,浑然不觉数个时辰一晃而过。


  待方大海来问,他们明确了一点:方府仍需重点监控,李潘安似乎颇有可疑。


  至于李潘安的疑点,百里屠苏除了“直觉”两个字以外,还说了一个细节:“他身上很干净。”


  没有人会关心一个丑陋至极的男人是不是干净,哪怕他再干净,也不会有人想多看一眼。但百里屠苏却留意了,乍看到李潘安的那点疑惑,让百里屠苏留了心。


  李潘安虽然丑,但他却十分干净。


  干净不是件特殊的事情,但一个男人,布鞋的鞋沿都是白的,那就不太寻常了,尤其是,那双鞋子看上去应该是双旧鞋。


  茅山传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干净,十分的干净。因为他们的道法,要求不能沾染一丝尘埃。


  以这点来推断李潘安有问题,似乎有些武断。但方大海明白,探案的直觉,是很重要的。所以他作了一番布置,派了几个人手盯住方府。


  晚饭后,方大海本要差人带百里屠苏去安排好的旅馆住宿,可欧阳少恭却提出,自己家中空余房间很多,如今仅他一人居住,不如让百里屠苏住到那里,晚上还可以一起探讨案情。


  既能为警察局省笔招待费,方大海当然求之不得。百里屠苏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下来。


  师兄曾交待过,世间男女有别,所以在外不可轻易入住年轻女子家中。但欧阳少恭又不是女子,似乎没有什么特别要拒绝的理由。


  到了地方,百里屠苏才发现,欧阳少恭的家很大,不过整个宅院冷冷清清,荒草满地,看得出被空置了很长一段时间。


  欧阳少恭感叹说:“十年没人住了,颓败了些……我两周前才回来,只稍稍整理了卧房,其它的,还没有时间布置,委屈一下小道长了。”


  “为什么不请个佣人呢?”他看到大户人家都是奴仆成群的。


  “一个人清净。”


  百里屠苏脚步一顿:所以为什么要让我一起过来住呢?


  欧阳少恭见他疑惑,又弯起了那双好看的眼,眸子里闪荡着晶亮的光,轻笑道:“看到小道长,就不愿意一个人了。”


  百里屠苏觉得自己万年冷如冰的脸上,突然烫了一烫。


  门外忽然传来急切的犬吠声。


  欧阳少恭在院里子养了一只大黄犬,这狗平时不声不响,此时不知怎地叫得这般凄厉。


  欧阳少恭连忙出门,看到阿黄正满院子乱窜,半空中盘旋着一只肥硕的大鸟,正追着它跑。


  百里屠苏唤了一声:“阿翔!”


  然后那只肥鸟就放下阿黄,扑腾扑腾翅膀,飞到了百里屠苏的肩膀上,亲昵地蹭了蹭百里屠苏的脸。


  欧阳少恭一边安慰凑过来呜咽的阿黄,一边指着百里屠苏肩膀上的肥鸟问:“这是什么品种?长得这样像芦花鸡?”


  那鸟似乎能听懂欧阳少恭的话,不满地“咕”了一声。


  百里屠苏解释:“它是海冬青。”就是被他养得太肥了些,还有个怪癖,就是喜欢追着狗跑,经常飞去四处追狗然后就不见踪影了。


  百里屠苏向欧阳少恭讨来了几块五花肉,喂饱了它以后,又低头对它说了些什么,然后将一张纸条绑上阿翔的脚,再摸了摸它的头,看着阿翔飞向远方。


  “你让它做什么?”


  “送信。”


  “海冬青还会送信?小道长养鸟也养得与众不同。”


  百里屠苏看他含笑的样子,忽地一怔。


  这个人,笑得也很与众不同。


  方才,他把琴川这边的情况简略地写在了纸条上,跟师尊请教,毕竟道法博大精深,有许多是他不知道的。


  当天晚上,欧阳少恭拉着他聊天。也不尽是案情,还有天南海北的一些趣事,欧阳少恭实在是扯谈的好手。百里屠苏从未与人说过这么多的话。


  一夜长谈后,睡意袭来。百里屠苏问欧阳少恭自己住哪间屋,欧阳少恭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恍然道:“抱歉,其它房间还没有收拾,现在也晚了,只能在我房中将就一夜了。”


  百里屠苏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与人同睡的经验。


  欧阳少恭见他不语,半讨好半委屈地加了一句:“床很大,我睡相也很好,绝对不会影响到你……”


  百里屠苏看了看床,又看了看欧阳少恭,艰难地点了点头。


  头一次与人同床,百里屠苏做了一整夜奇怪的梦,中途醒来,发现自己身上沉重不堪,属于人类温热而陌生的鼻息喷在他的颈项间,惹得他全身一阵阵地战栗。


  他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欧阳少竟然把大半身体都压在了他的身上,他被拢在欧阳少恭的怀抱中,半分也动弹不得。人类的温度实在太高了,他好像被一团炙火包围着,烧得整个人(整具尸)都要化了。


  百里屠苏想起临睡前欧阳少恭说自己的“睡相好”,又看了看他这样四肢紧缠的样子,忍不住说了一声:


  骗子!


  次日,天光大亮,百里屠苏睁开眼,看到了欧阳少恭一张放大的脸正趴在床头,见他醒来,友好地同他打了声招呼,然后亲切而温柔地问他:“早饭想吃点什么?”


  百里屠苏在睡意未退的迷茫中想了想:最好不过的当然是新鲜的人血,医院里保存过的血液也可以,动物血液勉勉强强也能应付……


  不过,留存的理智让他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鸭血粉丝。”


  在人类擅长烹饪的食物里面,百里屠苏比较倾向于这个。


  待百里屠苏洗漱完毕的半个小时后,桌上就放了一碗热腾腾的鸭血粉丝。


  虽然僵尸除了对血液之外的其它食物,味觉都相当迟钝,但他还是惊喜地发现,这是他有史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一碗鸭血粉丝。


  欧阳少恭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吃完,然后熟练地收拾了碗筷,又为他沏了一杯红茶,看他喝下。


  除了道观的师兄弟,百里屠苏深入接触过的人类不多,师兄弟们排斥他,世间的人类看到他总会不自觉地疏离,只有这个欧阳少恭,从第一次见面起,就对他和煦如春风,待他,也这般好。


  这是他第一次,那样迅速地就对对一个陌生人滋生了好感。


  遗憾的是,下一秒百里屠苏就发现自己错了。


  “小道长,你的大尖牙露出来了。”


  他看着这个笑得花枝乱颤的漂亮男人,觉察到自己被无耻诓骗的事实。


  果然是因为跟他一起睡觉,所以暴露了吗?


  百里屠苏有点懊悔。


  那人笑够了,也捉弄够了,才据实相告:“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认识你。”


评论(34)
热度(70)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