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 僵尸道长之血契(三)

  第三章


  百里屠苏一脸诧异。


  “……更确切一点的说法是,我认识你的师兄,陵越。是他提前告诉了我有关你的事。”


  百里屠苏并没有听师兄提过欧阳少恭,但是师兄经常下山,交游广阔,有欧阳少恭这么一个朋友,也并不奇怪。


  欧阳少恭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开始历数他的身世:“你是僵尸,又不算真正的僵尸,你十年前去的天墉,失去了过往的记忆;你的师尊叫紫胤真人,一年半年你才开始跟着陵越下山游历,我说的对不对?”


  完全对。


  看来师兄已经把自己的情况全部都告诉了这个朋友,他们的交情应该不浅。


  可为什么自己心里,却有点不舒服呢?


  百里屠苏问:“你……不害怕么?”


  “为什么要怕?”


  为什么?身为异类的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被人害怕、排斥的。所有的师兄弟都躲着他,骂他“怪物”,没人真心待他,除了师尊和大师兄,还有芙蕖师姐,没人愿意跟他多说一句话。


  “因为,我不是人,我是僵尸,大家都认为僵尸会伤人……”百里屠苏回忆着他人的反应,认真地寻找着答案。


  欧阳少恭敛了笑容,问他:“那你有没有伤过人?”


  百里屠苏摇摇头。


  即使是必须要用鲜血来渡过的月圆之夜,他也会控制住咬人的欲望,所有新鲜血液,都是大师兄帮他从外面购得。他从未想过伤人,更未伤过人。师尊曾告诉他,心存正念,则救世渡人,心存恶念,则遗害人间。他一直持心以正,可却囿于僵尸的身份而无人靠近。


  欧阳少恭难得认真地看着他,目光灼灼:“你既不伤人,我又为何要害怕?我只知道,你是百里屠苏,除魔降妖的小道长……”


  从未有人用这样真挚的口吻对他说这番话,百里屠苏怔怔地看着欧阳少恭,久久地移不开目光。


  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回到警局后得知,昨天夜里,又有一个女子遇害,且是在家中。


  二人奔赴现场,有警员上前,向他们介绍了情况。


  死者姓朱,是个外乡人,六年前嫁入琴川,是一名绣娘。昨天,她丈夫外出访亲,只剩下一人留在家中。不料夜里,她就被勒死在自己房中,死状与之前几名女子一般无二,应是同一凶手所为。


  百里屠苏细细勘探凶案四周,在床沿一处不显眼的地方,找出了几片纸片燃尽后的黑灰。他用手轻轻捏住一小块的灰烬,置于掌心,凑近鼻尖闻了闻。


  “有何发现?”欧阳少恭问他。


  “有法术使用的痕迹,但气息消散得很干净,这个人,修为应该不低。”


  他们回去后,同方大海一起,将现有的线索又整合了一遍,试图从中发现新的方向。


  欧阳少恭道:“这个人能在全城戒严的情况下来去自如,不被发现,能说明两点:一,他就住在琴川;二,他的功夫不弱。而且极有可能,他与受害人熟识。像死者朱氏,他偏偏能够挑中她一个人在家的间隙去动手,可见绝对不会是对她家毫无所知的陌生人。”


  百里屠苏补充一句:“还要精通道术。”


  欧阳少恭分析,他可能是一个在琴川生活了挺长时间的外来人,对这里的情况了如指掌,可是别人对他却并不一定熟悉。


  方大海想起昨天已经派人去监视的李潘安,不由得想起,李潘安正是十几年前才来的琴川,据说是蜀中人士,他长年待在方府,别人对他了解并不多。绣娘朱氏一直接方府的活计,李潘安跟她有接触。


  有传闻,李潘安会算卦、看风水,但轻易不出手。


  至于他有没有道术,武功如何,没人知道。不过昨天百里屠苏分析过,他极有可能是道中高人。


  越想李潘安的嫌疑越大,方大海恨不得立刻缉拿李潘安。


  欧阳少恭却有不同意见,他认为,目前尚无确切证据证明李潘安与此案有关,贸然行事只会打草惊蛇。不如以平常办案的形式,传唤李潘安进警察局,再慢慢设法审问。还可以多传唤几人,混淆视线。


  方大海听从了欧阳少恭的建议,一连“请”了好几个跟朱绣娘有过接触的人到警察局,然后重点审讯李潘安。


  李潘安很沉着,他的态度很配合,语气也很诚恳,但言而总之就是四个字:一无所知。


  他声称不懂功夫,算卦看风水只是略懂皮毛,这两天都没出过门,府中下人可作证;自己对朱氏也不是太熟悉,他是管事,与绣娘派活的杂事是下面人负责的,他与朱氏接触不多。


  一直监督方府的警探竟也映证了李潘安的话:的确没发现李潘安出过门。


  趁李潘安被扣押,欧阳少恭带上百里屠苏及其它几名警探,将方府上上下下认真搜查了一遍。


  可惜,并没有什么重要发现。


  除了一个地方。


  欧阳少恭想起来,方如沁小时候曾带他进过方府的酒窖,那里面很大,位置也很隐秘,寻常不让人进。


  欧阳少恭循着儿时记忆,在一间杂物房柜子后面,找到了酒窖的入口。可惜,大门紧闭,他们没有钥匙。


  这是一座铁门,如果没有钥匙,绝难打开。


  百里屠苏尝试用法术强行打开,可是试了一下,发现这是玄铁大门,法术在上面可发挥的效果十分微弱。


  如果是月圆之夜的话,他倒是可以……


  欧阳少恭见他失手,安慰道:“没事,我们回去想办法让李潘安交出钥匙。”话说这样说,但若李潘安一口咬定他没有此处钥匙,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百里屠苏犹豫一下,决定说出来:“三天之后是月圆夜,到时候我可以试着……”话还没说完,外面却有一名探员匆匆地赶过来,让他们赶紧快回警局。


  因为城中又发生了一起命案,并且是发生在白天!


  死的是一名上山拜佛的女子,也是一名绣娘,跟方如沁的状况十分相近,也是摔落山崖,尸体被迅速带回了警察局。


  凶手再度犯案,而他们圈定的嫌疑人李潘安却仍在警察局里,简直没有比这更有力的清白证明,这下,是无论如何都要放走他了。


  百里屠苏显然有点沮丧。


  欧阳少恭却丝毫不为所动,他告诉百里屠苏,一切还是未知数,最好相信自己的直觉,李潘安依然是最大的嫌疑人,保不准他会不会有几个帮凶。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还是防止凶手继续害人。可现在只知凶手针对28岁的女性下手,这个范围太广。


  李潘安被恭恭敬敬地从警局里请走,来接走他的居然是县长派来的车子。


  “早些年李潘安给县长看过阴宅风水,据说有点交情……”听着手下人的汇报,方大海看着李潘安离去的背影更不是滋味。


  幸亏没有拿住他严刑逼供……


  事情紧迫,专案组加上百里屠苏这个“编外”人员不敢耽误,又将材料翻看了几遍。


  可参用的线索不多,最主要的是不知他的犯罪目的,如同夜航之船,漫无边际,全无方向。


  既挑选了特定年龄段的女子,如果是尸魂相关法术,按理说须得时辰分毫不差才可以,为什么除了同年,再无共同之处……百里屠苏眉心打成了愁结。


  熟悉的鹰啸声远远传来。


  百里屠苏心中一喜,连忙走出门外。


  阿翔平展双翅翱翔空中,看到百里屠苏的身影后,急速俯冲而下,落到他伸出的手臂之上。


  阿翔的脚上,同样也绑着一张纸条。


  百里屠苏连忙打开来看。


  他快速地扫了一遍,然后冲回去翻资料。三月、九月、一月、七月……这些死者的月份全部不同。果然,跟师尊猜测的一样。


  “怎么回事?”欧阳少恭直觉百里屠苏已经有了发现。


  百里屠苏说出了五个字:“血魂复生咒。”


  “血魂复生咒?听上去像起死回生之术?”欧阳少恭不是很懂。


  百里屠苏道:“世上并无起死回生之术,不过如果是这个咒术的话,凶手大概真的是想要复活什么人。现在没空解释这么多了,凶手下一步的目标,应该集中在28岁,十二月和十月份出生的人身上。”


  方大海听到消息后赶来,他皱眉道:“这不好办,琴川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整个县城里,28岁的女人起码有上千名,难不成去翻户籍,然后挨家挨户地上门去警告她们?”


  欧阳少恭作了一个“稍安勿燥”手势,从容道:“这个不难。”


  他分析道,从目前死者分布的情况来看,死去全部都是当地人,且居住在城中心。她们更有一个相通之处,那就是绣娘的身份。


  如果他对死者的月份有要求,并且要在警力分布这么严密的形势下动手,只能挑选他熟悉的人。也就是说,凶手极大可能是绣坊中人,接触最多的、最了解的,就是这些绣娘。因此下一步,他极有可能还会挑选绣娘下手。


  方大海立即说道:“城内绣娘都有登记在册,有年龄月份指引,找起来就不难了。”语毕,他立即分派手下去查。


  这间隙,欧阳少恭再度向百里屠苏询问血魂复生咒一事。


  “要说血魂复生咒,不得不提茅山秘术。”


  “茅山秘术?我只知有茅山道士,他们还分派别的么?”


  百里屠苏点头,他告诉欧阳少恭,茅山派是正经的道家门派,但茅山中有一些剑走偏锋的弟子,在研习提升道法上越走越极端,甚至不惜拿他人性命演练,终发展成邪魔一道。这类弟子被逐出茅山,在外自行生存,他们创下的法咒,也被称为茅山秘术,被茅山正统所禁,血魂复生咒正是其中一项。


  “师尊说,血魂复生咒最初源自于茅山派的往生咒。往生咒在一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印象里,是一种起死回生的法术。但其实所谓起死回生,只是将阳寿未尽之人的魂魄召唤归位而已。不过这个咒法有限制,被施术者不得魂魄离体超过十二个时辰,但是血魂复生咒却在这个基础上更进了一步,打破了这个时间限制……”


  欧阳少恭疑惑道:“这样说来,好像血魂复生咒也没有什么不好?”


  百里屠苏摇头:“往生咒一法是为了挽救那些生魂离体、命不该绝的濒死者,仅以修道者自身道法催动,不祸及旁人,可血魂复生咒却要强行谋夺他人命数来完成的,所以才是一种邪术。”


评论(44)
热度(55)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