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 僵尸道长之血契(四)

  第四章


  百里屠苏解释,人的魂魄与身体之间存在一种特殊的连结点,道家称之为“契”,若人的魂魄全付离体,超过十二个时辰,那么魂魄与身体的“契”就会损毁,魂魄就绝难入体,人也会死去。即使用特殊法术保持肉身不死,但这个人要想真真正正地复活,几乎是不可能的。


  方大海忍不住插嘴道:“小道长,你这说法跟那里戏里演的不同啊,不是有什么‘离魂记’一类的传奇,魂魄离了体一年半载还能复生的么?就是我们琴川也发生过,离了魂,被道士勾回来复活的事情……”


  百里屠苏摇摇头:“那不一样。这些离魂后能够复归的,都起码有一魂一魄存于体内,不然,‘契’就会消失,而游离在外的魂魄被世间阴煞之气沾染,若不能顺利轮回,就会被迫流连人间,成为孤魂野鬼。”其实还有一种可能百里屠苏并没有说出来。那些真正离魂后又未死的肉体,最容易被有法力的妖怪和野鬼盯上,借壳重生,到时候活过来的,谁也不知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那血魂复生咒又是如何打破时间限制,让魂魄长时间离体后还能复生?”欧阳少恭问道。


  “施法过程师尊没有说,但师尊说了,如果真的要用血魂复生咒来复活一个人,那么需要找齐和这个人同年同性别的12个人,必须是不同的月份,然后以他们的血液为引,截取这12人的部分阳寿,施展复生咒。”


  12个!


  现在已经出现了10个受害者,那么,凶手接下来,还要再杀害两个人!


  百里屠苏又道:“可这里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师尊说的血魂复生咒,被挑中的12个人是要被抽取血液,可并不需要杀死他们,只要利用他们的血液施法,偷取他们的阳寿即可,并不需要他们的魂魄。而且这个法术虽然能够延长魂魄离体的时间,也绝不能超过七七四十九天。”


  欧阳少恭猜测,凶手直接杀她们,并生取魂魄,极可能还有其它用途,不然没必要这般费事。既然想不通,干脆略过这一节,方大海推演道:“第一个出事的方如沁,恰好在40天前,凶手要施救的人肯定在这之前出事,就算那个人前一天出的事,那么留给凶手的时间最多也只有八天……”


  欧阳少恭手上拿了一个本子,不停地在记些什么,此时听到方大海的话,停了下来,不由插嘴道:“28岁又昏迷不醒,还跟绣坊有莫大牵连的,看来最符合的,只有一个人:方如沁。”


  这一切事件的起源,正是方府大小姐方如沁,而方如沁又是唯一一个出事后没死,却魂魄离体的,如果是因为方如沁的意外,招来了后面这一连串的事情,那正是最合理不过。只是,他们一开始将方如沁定义为受害人,反而让人遗忘了这茬。


  三日后。


  上午九时,青峰山下。


  崎岖的山路上走着一名年轻女子,她用蓝布巾包着头,手上提着一个麻布袋子,袋子里装的是几包中药,对她来说,这几包药是目前最紧要的东西。


  她叫方莲,是方府染布坊的一名女工,近日老母亲病重,她为了照顾母亲,不得奔波于家里与工坊之间。这个月,城里颇不太平,陆续有年轻女子被杀,而且同她一样,都是28岁。故而,她要翻山越岭地回家,心中也极为忐忑。


  翻过青峰山,便是她所在的村落。这座山,她最熟悉不过。


  可不知怎么回事,今日走起来,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明明是六月的天,却莫名多了几分寒意。


  突然,方莲觉察到,身后似乎有脚步声,她心中一惊,慌忙想要转过身去,但还没等她侧过身,她就被人从背后突然抱住。


  她想喊,却被一只大手拿手绢紧紧蒙住了嘴,连叫都不能,只能发出“呜,呜”的微弱声音。


  那手绢上传来一股奇怪的甜香,不可抵挡地钻进她的鼻腔,让她一阵反胃,接下来意识慢慢变得模糊,天地万物逐渐昏黑成团……


  山路上,欧阳少恭快步跟在打着黑伞的百里屠苏后面。


  “这条路没有错?”


  “恩,”百里屠苏回答,“阿翔一直盯着,不会有错的。”


  三日前,警察局专案成员根据现有线索,制定了一条缉凶方案。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却对他们的计划不是太看好,他们俩人都认为,目前嫌疑最大的还是李潘安。但方大海却颇不以为然,所以最终他们二人选择紧盯李潘安,而其它警探则实施方大海定下的抓捕计划。


  在盯梢一事上面,没有哪个人可以做得比海冬青阿翔更好,阿翔也不负所望地,在这天上午给他们传来了讯息。


  他们追上李潘安的时候,李潘安已经打晕了方莲,并且扛着人离去,仅远远地留下一道背影。


  “看来李潘安的功夫果然不错。”他们都没有想到,李潘安在扛着一个人的情况下,还能跑得这么快。


  百里屠苏停下来看着气喘吁吁的欧阳少恭,欧阳少恭对他挥挥手:“你先追,不要等我,别耽误时间。”


  百里屠苏想了想,双手捏出符诀,一声“起”字后,他手中那伞突然脱手腾空,而他则迅速地闪到欧阳少恭身侧,伸出右手揽住欧阳少恭的腰,将人半拥进了怀中。


  欧阳少恭还来不及抗议,就看到百里屠苏揽着他提气跃起,一把握住了黑伞伞柄,那黑伞似被神力催动,竟带着他们一路腾空。


  听着耳边的猎猎风声,欧阳少恭惊奇而叹:“小道长好修为!”


  百里屠苏不是一个听到夸奖就会得意的人,可是欧阳少恭这样的赞扬,却让他心中泛起一阵欣悦的涟漪。


  他们在一个山洞入口停了下来,方才看到一道黑影一闪而没,想是李潘安挟人到了此处。


  一走进这个山洞,一阵穿堂风袭来,让俩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穿过一条仅供一人能过的狭窄通道,不多时便进入到一个逼仄而黑暗的空间里,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小心,好像有点不对劲。”欧阳少恭提醒了一句。


  百里屠苏走在前面,听到他的话,停了一下,让欧阳少恭几乎撞到他的身上。


  “别出声。”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潜伏着,静候他们的到来。


  “啪”地一声后,一道微弱火光亮起,山洞隐隐绰绰地展露了它的真面目。原来是欧阳少恭拿出随身携带的打火机,以那点光亮查探四周情况。


  这似乎是山洞中的腹地,前方不远处竟是一道水潭,那水潭过去后又是漆黑一片,不晓得是什么。李潘安为何要引他们来此?


  太不对劲了……


  欧阳少恭正在思索间,忽然百里屠苏推了他一把,他一个没站稳,连连后退几步,直到后背靠上了岩壁,这中间,打火机的火头被扑灭了。


  四周又是漆黑一片,然而耳边却传来打斗的声音,然后是喘息声,硬物与岩石的擦碰声,更是夹杂着几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悉索声,百里屠苏应付的,应该不是人……


  欧阳少恭忍不住又擦亮打火机,亮光刚起,就见一道扭曲软长的黑影朝他迎面袭来。


  “别……”百里屠苏来不及阻止欧阳少恭的动作,连忙整个人闪扑了上去,用自己身体挡在欧阳少恭面前。欧阳少恭听得他闷哼了一声,接着伸出手拉住自已,说了一声“走”。


  他来不及问,便被百里屠苏拉着朝前跑去。


  跑几步,又被百里屠苏抱在怀里,腾空半晌,许是为了跨越水潭。


  “怎么回事?”欧阳少恭边跑边问。


  “中计了。”


  “刚才……是蛇?”那转瞬即逝的亮光中,欧阳少恭看清了袭击他们的物种,似乎是一条一米多长的黑蛇。


  “恩,银环蛇,不少于五条。”


  欧阳少恭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种蛇,毒性极强,一旦咬伤人几乎立即毙命,不过十分罕见。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山洞竟然有这么多条银环蛇。


  银环蛇盯上猎物就是紧跟不放,他们不敢松懈,黑暗中摸索着快步前进。过了一会,前面有一道光滑的石壁阻住了他们。


  百里屠苏在那石壁上下摸了一会儿道:“这不是岩石,是一道门。”


  门,这里居然会有门?


  既然有门,那怎么打开?


  后面是银环蛇,黑暗中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条,只能往前走,前面还要追李潘安,这门,非开不可!


  他们胡乱摸索了一阵,欧阳少恭也不知无意中按到了那里,那石门突然就旁边侧开了。


  可待他们闪身进去以后,那门突然又自动合上。


  所有的危险都被拦在了门外,可他们立即就发现,他们迎来了更大的危机。


++++++++++++++++++++++

其实我自己很喜欢苏苏打黑伞的设定2333.黑伞下白得吓人的僵尸苏呆。

评论(16)
热度(55)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