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越恭)每逢月圆夜,少侠的煞气就会发作(111、112)

第111章

++++++++++++++++++++++++++++++++=

   时无重置,世无朝霜,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四季轮转。这天,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来到九嶷山附近,许久不见的阿翔从天而降,亲昵地站在百里屠苏的肩膀上,左磨右蹭。


  欧阳少恭注意到它的脚上绑了一张字纸,便拿出来看。里头原是陵越带来的消息,让他们得空去一趟青玉坛。


  青玉坛?


  欧阳少恭有点诧异。


  他知道青玉坛的弟子都被陵越放走了,当初他为了炼丹药才栖身青玉坛,并且培植了元勿等亲信,让青玉坛这个门派为自己所用。不过复生之后,他懒得去理会这些俗事,一心寻找百里屠苏魂魄下落,并不曾问陵越这些人的去处。


  陵越既然让他去青玉坛,那就去一趟也好。


  此时,百里屠苏正和阿翔说话:“你是海冬青?……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你叫什么名字?我看到觉得很是眼熟……啊,你是生气了么,为何用屁股对着我?”


  “咕……”被彻底遗忘了姓名的阿翔觉得十分郁闷,郁闷得根本不想见到它这个主人了。它在外面一两年,好不容易与主人见了面,对方居然就把它给忘了,这着实教它鸟心俱焚,又哀又怨。正当它扭扭屁股,准备出走几日以示抗议时,冷不妨被一只大手扯住了翅膀,就这么硬生生地拽在了手里。


  “啾啾……咕咕……唧唧……”阿翔惊惶得不知所措,乱七八糟的叫声从喉间窜出,圆溜溜的小眼睛瞪着那个气息可怕的长发男子,只见对方正以一付高深莫测的眼神盯着他,看得它一阵阵地发虚。


  好可怕啊主人,快来救我……救我……


  阿翔不断挣扎,哀叫着让百里屠苏来救,不料对方却视若无睹,眼睛只盯着欧阳少恭。阿翔愤

恨得直想啄死这两人。

  

  “少恭,怎么了?”


  欧阳少恭意味不明地轻笑道:“难怪现在看这蠢物与过去有所不同,原是得了什么机缘,体内已结了丹。假以时日,又是一只妖怪。”


  “妖怪?你是说它?”百里屠苏见阿翔一脸悲愤,小心地从欧阳少恭处讨了过来,抱在手中,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道,“似有一些灵气,不过我也看它也没什么妖气,就算变成了妖怪,也是只好妖吧?”


  欧阳少恭道:“它一直被你养在天墉城,被昆仑的清气滋养,没什么妖气也不奇怪。不过妖毕竟是妖,修炼法门与人不同,将来若有机会,就让修仙道的大妖怪来教教它。”


  “原来真是我养的么,难怪这么眼熟……少恭,那它叫什么名字?”百里屠苏开心地摸着阿翔的毛,阿翔被摸得万分舒爽,刚才的愤怒也慢慢地平顺了下来,不过下一刻,它又被刺激得鸟毛直竖。


  “它啊,”欧阳少恭眼中闪过一丝恶意,“它大名叫肥鸡,平常又谗又懒,你便给它取了这么个名字。”


  “是么?肥鸡,原来你叫肥鸡?这名字倒也有趣……”百里屠苏对欧阳少恭的话全不怀疑。


  阿翔绝望地“咕”了一声,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下山找这个愚蠢的主人了。


  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来到青玉坛的时候,元勿竟带着众弟子一早在山门前等候。看着欧阳少恭出现,他脸上又是惊又是喜,眼眶都红了一圈。


  “坛主,属下终于等到你了。陵越掌教说这几日你们会过来,属下便带着弟子每日在此守候。”


  陵越掌教?原来陵越已经当了掌教了!


  欧阳少恭这一年来,不是在塞外边陲,就是在沿海蛮荒之所,于中原之事了解不多,不曾想在这短短的一年内,陵越竟已上了掌教。至于青玉坛竟还好好存活着,也是让他有些讶异。


  欧阳少恭让百里屠苏带着阿翔先去房中休息,自己则跟元勿去青玉坛大殿说一会话。一路上,欧阳少恭见此地并未有落败之象,除了自己带去蓬莱岛上的部分弟子之外,还招了一些新人。他查看了一下青玉坛的事务,发现元勿也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心中暗暗称赞。


  元勿告诉他,蓬莱之后,陵越将他们这些人都带去了铁柱观。他们在岛上劫后余生,也有陵越相助之功,加上到了铁柱观后并不曾为难他们,故而个个对陵越心存感激。


  元勿道:“我们在铁柱观待了半年有余,陵越掌教便让我们自行下山去。属下和其它子弟一心想要回青玉坛,故而回了此地。”


  “我走后,青玉坛又数月无人,不可能不招其它门派觊觎,你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江湖上各个大小门派多如牛毛,明里暗里为利益争斗不休。青玉坛所在之处乃是修仙的洞天福地,占尽地利,之所以能够立足数百年而无人窥觎,也是因其根基深厚之故,但自他带一众弟子在蓬莱岛上出事之后,根本没想过青玉坛还能够留存于世。


  元勿道:“蓬莱之后,天墉城的弟子便来占据了我教。后来我们说要回青玉坛,陵掌教也不曾为难我们,撤了弟子把地方还给我们。”


  原来是陵越!


  欧阳少恭立时了然,余下的,便不必多问。


  在青玉坛,欧阳少恭待了半月有余,他几乎每日都待在炼丹房之中,元勿时刻在他身边候着。他拣重将一些丹药的制炼之法告诉元勿,顺带还指点了一下他的道术。


  离开之前,他将青玉坛坛主之位传给了元勿。


  元勿接下坛主之位时难以自持地痛哭了一场,因为他明白,此一举动,说明欧阳少恭极有可能不会再踏入青玉坛了。


  他本是孤儿,八岁时被欧阳少恭在琴川街头捡到,偷偷收留;十三岁那年,在欧阳少恭的安排下,他进了青玉坛,从此成了欧阳少恭身边的一颗暗棋。


  儿时的流浪经历让他不信天不信地,更是难以信任旁人,他唯一信仰的只有欧阳少恭。


  他不仅在情感上信赖欧阳少恭,更在理智上景仰他,他眼中的欧阳少恭,天纵奇能、智谋卓绝,他深信,若是由欧阳少恭执掌青玉坛,那青玉坛早晚能成为江湖中数一数二的大门派。


  欧阳少恭才是他的主人,他一直这么认为。


  这么多年来,他始终半伪装半真情,慢慢赢得了雷严的信任。伪装是对雷严的效忠,真情是对青玉坛的维护,他在青玉坛待了十余年,这里于他,确也是如同自家一般。


  他帮着欧阳少恭夺到坛主之位,帮欧阳少恭对付天墉城一众,他深信欧阳少恭会有自己的安排,结果没有想到最后却功亏一匮。幸好从陵越隐约透露的话语之中得知欧阳少恭并未真正死去,所以他回到青玉坛后便一心整治,只等欧阳少恭归来时,还有大厦未倾、基业尚在。


  可是没有想到,欧阳少恭已经不再将青玉坛放在心上了。


  他年纪轻轻便接了坛主之位,本来是莫大的荣耀,可他心中并未有滚滚不尽的激荡,只有无边落木的萧条。


  如同一条丧家之犬。


  晨光熹微,秋风轻拂,欧阳少恭带着百里屠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青玉坛。身后,元勿的眼光一直送着他们离去,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青山的尽头。


  “少恭,你任命的下一任坛主,怎么这样失神落魄,倒好似十分不甘?”走得远了,百里屠苏方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欧阳少恭淡淡道:“有些燕儿,顺着风打滚惯了,便觉得自己一生只能随着风向走,可却不知,自己早已有风中逆转的能力。有些人逐梦久了,便不知自己也可织梦、造梦,大梦初醒时总归是痛的,但阵痛之后才是真正成长的时候。”


  百里屠苏一笑道:“少恭说得太过深奥,我倒是听不甚明白。不过,我只知道,无论顺风逆风,逐梦织梦,只要是两个人一起做的,那便什么都好。”


  阿翔在天上似乎听到了什么,又是一个俯冲,稳稳当当地站在了百里屠苏的肩膀之上,大声地“咕”了一记。


  欧阳少恭“嗤”了一声:“一路有它在,又岂止二人?”


  百里屠苏笑而不言,从身后的竹笈中拿出几块五花肉,喂了阿翔。


  “少恭,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幽都!”


  “幽都?这是什么地方?”


  “你旧情人的故乡,竟也忘得干净了。呵,风晴雪若知道,不知该有如何的伤心了。”


  “少恭,你……你莫要胡说……我何时有什么旧情人?”


  “你忘性太大,到第二日便连我也忘记了,记不得个把旧情人又何足怪哉?”


  “不会,我怎么会忘记你?”


   渐渐升起的旭照,一路紧随着五指交握的二人,拉出两道极长的身影,而这两条身影因为挨得近了,慢慢就混合成了一处,怎么都分不出个清清楚楚的形状了。


第112章

+++++++++++++++++++++++++++++++++++++++

欧阳少恭带着百里屠苏到达幽都的时候,离三年之期,仅余下了半年。


  幽都位于与世隔绝之地,陌生人来到附近地界,不过只能看到一片悬崖深渊。百里屠苏正准备用灵力下探,眼前却忽然呈现一道冰蓝色的光晕,当光晕散去,一座冰雕状的灵桥就出现在他们面前,而尽头处一片白雾缭绕,隐约可以看见一座造型奇异的建筑出现在那头。


  欧阳少恭像是早有所料,携了屠苏的手,镇定自若地踏上那桥。


  巍峨的大殿门口,有一男一女翘首以待。


  “晴雪、千觞,许久不见。”


  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声招呼,听在对面这二人的耳朵里,倒像是隔了千年万年,恰似逸响回风,轰鸣不绝。


  灵女装扮的风晴雪和巫咸模样的尹千觞,一时都说不出话来,脸上皆是恍然若梦的表情。


  峰回路转,世事变迁竟是如此迅速,他们本是朋友,却要拔剑相向;而今这对“同归于尽”的人,又携手归来了。


  去了内室坐定,风晴雪让手下诸人都退了出去。欧阳少恭见风晴雪衣衫华贵、姿容卓约,褪去了昔时天真的少女气息,举手抬足间,隐隐露出主事人的从容气魄,心中明白,她已正式成了幽都的新主。


  欧阳少恭问道:“是陵越告知你们,我们会来此地?”若没有陵越事先知会,他们的表现也不会这样淡定。


  风晴雪摇了摇头:“陵越大哥虽然同我们说过你们的事情,但不曾告诉我们何时会来;但我知道,你们肯定会过来的。我与大哥……都十分挂念你们,可惜我们曾在婆婆死前立下重誓,终生不得再踏出幽都半步,所以只能等着你们过来……你们,在外还好么?”她问最后一句时,咬着下唇,眼睛转也不转地望着百里屠苏,眼底俱是低徊宛转的无限情意。


  百里屠苏虽不明面前二人是谁,可看到风晴雪的眼神,忍不住心底一酸,低声应道:“我们很好,你……莫要难过……”他见对方眼中已浮了一层水汽,更加不安起来。


  “晴雪!”尹千觞在旁拍了拍晴雪的肩膀,以示安慰。


  巫咸打扮的尹千觞,倒饬得干干净净,远比落拓之时更显英爽之气,但在欧阳少恭的眼里却看得有些不习惯了。他微微一笑道:“从此不出幽都,晴雪倒还好说,却是委屈千觞了。”


  尹千觞脸上浮现出极为复杂的神色,许多心事被猛然触起,心中长叹一声,半晌方才苦笑道:“昨日之日不可留,少恭就莫再提了。”


  欧阳少恭道:“也是,浪荡江湖、放歌纵酒虽痛快,然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昔日荒唐,俱如陌上之尘随风散,而今修养身心,倒成就了人生正道。恭喜你了,巫咸大人。”


  尹千觞苦笑一声,任他话里带话,也不接腔答他。


  四人攀谈了一会,随后百里屠苏解开背后的焚寂,按照欧阳少恭事先的嘱托,递交了他们。


  焚寂终回幽都,尹千觞和风晴雪脸上皆露出释然的表情。


  风晴雪想起陵越同她说过,屠苏体内魂魄仍不全一事,不免忧心道:“少恭,你们找了这么久,完全没有那一魂一魄的下落么?”


  欧阳少恭默叹一声道:“尚不知下落。我来幽都,也有一半打算是为此事。晴雪,你把屠苏临死前发生的事情,都源源本本的告诉我……”这一路走来,他渐渐发觉了许多疑点,而能给他解惑的,也许只有风晴雪。


  当风晴雪说到,百里屠苏在散魂之前,曾一心想要回到后山山洞时,他目光微动,显是已有了计较。


  风晴雪问他:“少恭,你有什么头绪没有?”


  欧阳少恭轻轻一笑:“看来此事还得回去问陵越。”


  “那你们接下去便要回天墉城么?”


  “回去作什么,他们既要我们在外待足三年,我们便待足三年又何妨?”


  风晴雪虽不明究竟,但看到欧阳少恭这付成竹在胸的样子,知道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心头也舒了一口气。此时,她已不会怀疑欧阳少恭作出任何对屠苏不利的举动——据陵越所讲,他们二人的性命已是捆绑到了一处,少恭对生存的执念是如此之深,有屠苏的牵制,想来他们都会一同安好的吧。


  正在沉思间,却听欧阳少恭道:“晴雪,我还须你们帮一个忙。”


  “什么?”


  “忘川,我要去一趟忘川。”


  欧阳少恭去忘川,自然是想再见巽芳一面。他去过姚家镇,也去过雷云之海,那里均无巽芳的魂魄停留,那么剩下唯一的地方,也就只有忘川了。


  蓬莱相见成诀别,可心中仍有许多不曾道出的话,恰似未得圆满的情意,萦绕于胸,始终留恋着不肯离去。


  此时尹千觞主动道:“少恭,就由我结阵,送你进去吧。”

  

  待他们二人离去后,风晴雪就带着百里屠苏在幽都四处走走。


  “我对这里确有一些印象,看来,我从前真的来过这里……”


  “是啊,你来过的。”百里屠苏竟还对幽都有记忆,这让风晴雪有些莫名地感动。她便将上次百里屠苏来此地的情形说了一遍,话题一旦打开,许多往事也就随之而来。


  百里屠苏见她说到动情处,眼眶又红了起来,莫名地也有些惆怅,便想着转移话题道:“我小时候给你做了一个泥人么?拿出来让我瞧瞧!”


  “嗯!”风晴雪灿然一笑,又露出从前的几许纯真来。


  百里屠苏接过那泥人,憨憨傻傻的一团,五官轮廓也分不清,一看就是出自稚童之手。这样简陋的东西竟被她一直被作宝贝一样地珍藏着,心中老大不忍。他低声道:“这泥做的小人,最易散了,你竟能保存十余年这么久……”


  风晴雪红潮上颊,颇不好意思地道:“我在上面施加了法术,所以就算再过一百年都不会散的。”


  一百年……


  来此地之前少恭曾说过,灵女寿数极长,刚才又听她说,此生都不会再离开幽都,那她真的要在这个暗不见天日的地方,待上个百年千年么? 百里屠苏想象着那情形,只觉得喉间一涩。 


  风晴雪却犹自不觉,只在一边开心道:“苏苏,你知道么,你还能活着着地站在这里,而且还未曾完全忘了我和幽都,我真的,特别特别高兴……”


  百里屠苏看着她的笑容,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忘川之中,阴气森幽,鬼影憧憧。


  欧阳少恭四处寻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巽芳的身影。心中寻思:难道她已经轮回往生了?


  欧阳少恭咬了咬牙,从随身的布兜之中拿出了玉横。


  他从来不是轻言放弃之人,既然存了寻人之心,那就定要求个明白。


  双手结印,法阵开启,万束光芒从玉横之中散开,瞬间照亮了整片忘川;伴随着无数厉鬼的哀嚎声,他为了寻找百里屠苏魂魄而研习的搜魂阵就在此地启动了。


  千万鬼魂飘来又散去,却无一人是巽芳,半晌之后,忽有一股强大的外力从旁袭来,他心头大骇,忙收了阵势。


  只见他眼前浮出一团白气,瞬间化作一个白须老人的模样,对着他拱手一拜。


  “这位公子既能来到忘川 ,想来与地界幽都有些交情。幽都之人或许忘了提醒公子,此地切不可使用法术,不然会引发地气异动、三界混乱。公子布下此阵,想来是为了寻人,老朽在此地数千年,或许可帮上公子的忙……”


  方才动手,欧阳少恭已知他灵力淳厚,非自己所能相抗。见他态度如此和善,也立即肃容拱手,恭瑾道:“是在下唐突了。我来此地,是想寻找我亡妻巽芳的魂魄,与她最后见上一面。”


  “巽芳?可是蓬莱公主巽芳?”那白须老人恍然一笑,“你既说是亡妻,那你定是她的夫君欧阳少恭了?那正巧了,老朽刚好认得她,而且,她还托老朽留了几句话给你。”


  欧阳少恭一时错愕不已。


  那白须老人告诉他,巽芳已于半年之前入了轮回道,她在此地等了两年,之后飘然离去。


  “巽芳公主初来此地时,四处徘徊,似乎在等候什么人。老朽原以为她也是普通的痴情女子,约定了情郎三生相守,故而长留此地。可时间久了,老朽渐渐发觉她与旁人不同,那些滞留忘川的女子无不哀哀怨怨、悲悲戚戚,她却无一丝一毫的怨愤。老朽有些好奇,就忍不住同她攀谈起来,问她何以久久不入转回?她说,她要等一个人。”


  “老朽便劝她:‘都道‘忘川河,千年舍,人面不识徒奈何’,生前事生前了,既已散去了肉体,就莫要执着了。若是长长久久地等不到,便是死了也徒惹一场伤心;就算等到了,二人一齐入了轮回,到时候一样是路归路、桥归桥,尘缘悉数忘个干净,又何苦呢?”


  “她说,她并非想要等着夫君践行三生之约,只是想知道他是否安好。她告诉我,她原是蓬莱国的公主,她的夫君,原是上古仙人托生,后来与她一同死了,因魂魄不全之故,恐怕已经化作了荒魂。但她心中仍存了一线希望,希望能够出现奇迹,让你能再好好活上一世。‘世间荒魂,若有奇缘,两年内会重入忘川,若他得天意垂怜,还能活上一遭,我便再无所求了’。”


  原来,这就是她要等上两年的原因。


  欧阳少恭不禁心中酸楚。


  那老人又道:“说是两年,她就果然等了两年。半年之前,她决心上路,离走之际找到老朽,托老朽再替她办一事。她说:‘我心中仍有一种预感,夫君他此次生机未绝。只是,我也不能确定这预感是否准确。可若一心在此痴守,怕真正会入了执念,这便非他所愿了。生死不过物化一瞬间,倒是魂灵的焦灼永无归途,我只盼望,夫君有一日可以真正将心落下。若他能复生,或许会来寻我,劳烦您替我捎上几句话’……”


  她果然是离去了。


   欧阳少恭只觉得天壤茫茫,满目皆空,惟有巽芳最后留给他的话,在他的心中不断盘旋回转、漫声细语…… 


  “少恭,你我曾情深义重,最后又死了一处,夫妻之情圆满,我此生已然无憾。你此生只盼有人与你同归,可惜,那人不再是我。我当初不愿相见,便是早已知你心意。”


  “少恭,我的归途便是在这里——黄泉路,忘川河。忘尽前尘,轮回重生。”


  “属于巽芳的那一世,都已经过去了。就算有来生,来生也不再属于欧阳少恭与巽芳。莫再牵挂,各自安好。”


   巽芳……


    无限的往事从他心头掠过,他闭上眼睛,紧绷的表情渐渐松驰,最后露出一抹释然的笑。


    在风晴雪的一再挽留下,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在幽都小住了数日。尹千觞拿了自己私藏的一些酒与他们对饮,就连风晴雪也不顾灵女的身份,偷喝了几杯。四人谈笑作乐,倒好似回到了从前的那些时光。


    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离去之时,风晴雪默默在原地伫立了许久,方才失魂落魄地回到了房中。


    她本想去床上躺一会,可余光一瞥,却发现了一些异样。


    她房间的桌子上,竟多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对木头雕成的小人,刀法精细,栩栩如生,分明是一男一女两个孩童的模样,依稀有着百里屠苏和风晴雪儿时的眉眼,在那小人的背后,各自刻着他们的名字:韩云溪、风晴雪。


    “云溪、云溪……”


     风晴雪看着这对小人,“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

再去一个地方,他们就可以回天墉HE了呢。估计不会超过五章了。

越接近完结越有些舍不得啊……

评论(84)
热度(91)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