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通关脑洞:假如谢衣是沈夜的第二人格

  

   

   通关脑洞:假如谢衣是沈夜的第二人格


  警示:天雷脑洞,OOC,慎入。


        脑洞重点:谢衣不存在,所有都是沈夜的人格分裂与幻想。


        唯一有实体的,是谢偃2.0.


        那时越接近通关,看的剧情越多,越是觉得沈谢二人有些莫名的相同,又有那样的不可调和,于是开了这个脑洞,由于刚入坑,也没看过什么文,所以我不知道类似的脑洞有没有人开过。不管怎么样,我决定先写出来,毕竟刚看完的这种心情,也是不复重来的东西,也算是一个记录吧。


        下面开始。


  


  流月城大祭司之子沈夜在年少时就很喜欢偃术,会自己倒腾一些东西出来。少年时有一个不甚精致的人形小偃甲费了他很长的时间做成,揉和了他自已的几分长相,做成后他很喜欢,还给这个偃甲人取名为谢衣,当他有生命一般,常与他说话。


  沈父对沈夜教导很严,但是对他很不满意,尤其反感他耗费太多时间在偃甲上,他想把儿子当成下一任大祭司来培养,根本不愿看到儿子在这种雕虫小技上专心致志,于是有一回沈夜没按他要求学成一样法术后,他一怒之下毁去了沈夜所有的偃甲用具,包括这个谢衣,并禁止他从此不能再学偃术。


  沈夜开始觉得沉默,内心郁郁不乐,沈父觉得他性情若变得孤僻不宜接任领导人之职,所以从平民孩子中选一人制成傀儡,做为沈夜的玩伴,就是华月。华月的到来,让沈夜愉快了一点。但他内心仍保留着对偃术的喜爱,但爱好不能触碰,这成为他心灵的一道缺口。


  再接下去是沈夜和沈曦被送入矩木一事,此事让父子关系破裂,沈夜也由此性情大变。在沈父死后他接任大祭司的第一个晚上(他对父亲之死负有某种责任),他一个人孤独地走在街上,四下寂静无人,唯有一轮圆月相伴。他在街口看到一个11岁的少年,正在那里玩一个偃木制的小鸟,那少年的模样,依稀有几分他少年时的影子,他告诉沈夜,自己叫“谢衣”。


  (第二重人格谢衣的首次出现)


  沈夜领走了这个据称父母双亡的孤儿谢衣,并悄悄收为自己的徒弟,教他法术与简单偃术。谢衣性格温和,聪敏博学,对万物怀有好奇的心理,尤其喜欢偃术,沈夜很喜欢他。并在几年后让他去瞳那里学习偃术。由于大祭司一般都不会在继任之初就收徒,所以沈夜并不打算让谢衣被更多人知道,只有瞳、华月知道谢衣的存在。


  (现实:沈夜自己私下跟瞳一起研究偃术,沈夜在他们面前自称谢衣,华月和瞳发现了沈夜的不妥,但他们商量后决定隐瞒下此事,他们认为沈夜压力很大,若此事被传出,恐怕对沈夜不利。他们不仅为沈夜隐瞒,甚至帮着伪装、打掩护)


  谢衣在学习偃术的过程中愉快地成长,他展露了偃术上的巨大天份,一直在研究拯救族人之法。谢衣成功破开伏羲结界,心魔砺婴侵入,为了城中族民,沈夜和砺婴达成协议,向下界投放矩木枝,助砺罂吸取下界七情以增强魔力。


  谢衣认为不应该为祸下界,与沈夜产生了巨大分岐,师徒关系岌岌可危。


  (现实:沈夜内心充满了矛盾,这种矛盾就显现成了他与谢衣的不可磨合。他的内心深处,也就是谢衣人格,认为此事有违道德,但是他身为大祭司(沈夜人格)又觉得不得不为之。)


  谢衣与沈夜的痛苦与矛盾让瞳与华月十分担忧,他们怕沈夜会经受不住这分裂之苦,于是想了一个办法,劝说谢衣叛逃下界。


  谢衣顺利叛逃。


  沈夜在城中公布自己收的徒弟谢衣叛逃一事,并让所有人不再提谢衣此人。由于有瞳和华月的帮忙隐瞒,所以这个几乎没露过面的谢衣也没有引起太多怀疑。


  谢衣(沈夜打扮成谢衣模样,并戴上面具)在下界寻找另一种办法拯救流月城,一直到得知昭明消息,此时,谢衣在下界的频繁活动引起了砺婴的和流月城其它人的注意,沈夜压力变大,而第二重人格的活动也到了危及主人格的地步,沈夜决定擒杀谢衣。


  (现实:沈夜内心还是认为谢衣的方式成功率不高,他已制定了冥蝶之印的计划。)


  谢衣知道自己将不复存在,制作了偃衣人谢衣来保存自己的思想与计划。


  (谢偃出现,这个是真实存在的。)


  沈夜带着瞳和华月下界,自以为擒杀了谢衣。谢衣人格告一段落。


  沈夜余后几十年安静地实施他已臻成熟的计划。


  谢偃被沈夜赋予了谢衣的人格,依照谢衣的计划行事。这中间,他遇见了乐无异等等,故事与游戏一样,不表。


  谢衣一事后,沈夜不复异样,瞳和华月都开始放心。但他们不知道,孤独的沈夜其实产生了第三重人格——初七。


  与第二重人格谢衣的矛盾与冲突让沈夜痛不欲生,但是他内心的空虚仍是无法填补,于是在他的幻觉中,他将垂死的谢衣带了回来,并洗去他的记忆,用盅虫延续性命做成了初七。初七对他完全地顺从,称他为主人。再也不像谢衣那样反抗他。初七的存在也更隐蔽,连瞳和华月都不知晓。其它人更是一无所知。


  谢偃被成年后的乐无异找到,并收之为徒弟,延续谢衣当年的计划。沈夜于捐毒碰到谢偃,并杀之将头颅带回流月城。(与游戏剧情一样,不表)沈夜见到乐无异他们时,都是身穿大祭司的衣服并戴上面具的,乐无异并不知道沈夜真正的长相。


  他关注乐无异一行的举动,并让初七去广州找他们。


  (现实:他穿上初七的衣服戴上面具去跟着乐无异)


  乐无异打落初七面具,认出他是“谢衣”,他并不承认。乐无异很疑惑。在内心的幻觉中,沈夜告诉初七,他就是曾经的谢衣。


  初七一直跟乐无异他们到神女殿。初七碰到了三生石,在三生石上,他看到了一切的真相。


  他看到,当年第一次做出小谢衣偃衣的少年沈夜。


  他看到,在当上大祭司的那个晚上,一个人在街头自言自语的沈夜;


  他看到,一直悄悄跟着瞳研究、学习偃术的沈夜。


  他看到,做出了谢衣偃甲的沈夜。


  原来,根本就没有谢衣,也没有初七,一切的一切,都是太过孤独又太过矛盾的沈夜分裂出来的幻象,原来,自始至终都只有沈夜自己。


  沈夜怀着巨大的悲哀走进了神女殿,他觉得,虽然一切是假的,但是在跟乐无异打斗中,那种对于徒弟的关爱,却又是真的,就像是真的谢衣那样,对乐无异他们,下不了手。他救下乐无异,大殿门落下,他自己则通过早已知道另一条通道,悄悄离开回去了流月城。


  (乐无异看到的是变成了初七的谢衣救下了他,虽然不明白事情的真相,但他猜测一切都是沈夜的阴谋,是沈夜害得师父变成了这个样子,他很痛苦,又更加地恨沈夜。)


  他有些失神落魂魄地来到房中,面对着谢偃的头额,他忽然明白,在这场“幻觉”中,只有谢偃才是真实的。谢偃在下界百年,对他的感情是深沉的,他们真的对过话,真正交流过。但是唯一真实的谢偃,却被他亲手毁掉了。


  华月进来看到他这个样子,就问他究竟发了什么事。他说:这茫茫浮世,究竟有没有哪怕一事一物,真正为我所有、为我掌控?究竟有没有哪怕一人,和我心意相通,生死与共,永不离弃。


  原来并没有。


  乐无异杀上流月城的时候,看到沈夜的真面目,完全震惊了。他问沈夜,究竟跟谢衣是什么关系。他已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总觉得谢衣和沈夜的关系十分复杂,但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沈夜没有告诉他真相,他说谢衣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把他的偃术好好地传承下去。


  他看着乐无异,心中想着:这个少年,果真与他人格中的谢衣有些相似呢,看来这便是谢偃挑中他的理由吧,他发现,谢偃让他这场独角戏不再那么地寂寞,亦让他的人格有了实体,这是沈夜感受到的与谢衣唯一相触碰的温度了。


  流月城倒塌,沈夜转身走向大殿深处,将所有的一切,都同流月城的过往埋在了一起。


  


  —————————————————————————————


  我觉得这个脑洞的CP是沈夜X谢偃,然而又莫名有种水仙的味道。


  沈谢唯一相爱的机会被沈夜自己抹杀掉了。

评论(43)
热度(46)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