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贺文】【苏恭】哑巴新娘(一)

  @魚醉  亲爱的大醉生日快乐!

 之前开的KUSO脑洞,既然大醉想看就赶写了出来。十分OOC,基本恶搞,大家不要认真,就是一个欢乐文。


 

  一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


  高堂红烛、张灯结彩、敲锣打鼓,客堂里欢声笑语,喜庆洋洋,这远离中原的边陲村落许久没有这么热闹的时刻,也许久没有操办得这般盛大的婚礼了。


  村上唯一的大夫——欧阳少恭,总算结束了他二十六载的单身生涯,成功地娶上了媳妇。


  村民奔走相告、欢天喜地,纷纷前来道贺,打心眼里替多年来因无私奉献、扎根乡村的欧阳大夫感到高兴。


  欧阳少恭被灌了一杯又一杯,简直盛情难却。


  “欧阳大夫啊,今天我一定要敬你一杯,我家的土根就是你三年前救活了呀,说什么都要喝下我的这杯酒哇!”


  “欧阳大夫欧阳大夫,老汉我这条腿就是你给治好的,老汉今天要敬你一杯!”


  “恭喜欧阳大夫、贺喜欧阳大夫,欧阳大夫和百里公子真是佳偶天成、天作之合,来来,再喝上一杯……”


  素来高冷的欧阳大夫,因今日心情愉悦,来者不拒,终于被灌个半醉。

  

 


  人生三大快事——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红帩帐暖、红烛影摇,可穿着大红喜服坐在床上的人却气得一把扯下了红盖头,露出了一张清俊英气的脸,那白面朱唇、剑眉紧蹙,分明是男子模样。


  洞房花烛夜里,若一名男子,还是一位江湖上名声赫赫的少年侠士,被迫“嫁人”作“新娘”,别说是快事一桩,恐怕会被气得立即发疯不可。


  此时百里屠苏正是如此。


  这一番阴差阳错的“奇缘”,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


  


  今年一十有八的少侠百里屠苏,乃是天下第一剑术名派天墉城执剑长老座下唯二亲传弟子之一,一身武艺卓绝,天姿挺秀,偶尔下山行侠仗义,常能引来一众女子思慕。


  可惜百里少侠自娘胎里就带了一股奇怪的煞气,差点性命不保,后来被执剑长老紫胤真人收为弟子之后,让他服用了天墉城珍藏的一枚仙芝丹才安稳成人。


  那仙芝丹有“起死丹药”之称,虽有些夸大,却也是天墉城数代珍藏的圣药,世上仅余两枚。百里屠苏服下一颗后,需等上十年再服用另一颗,之后便可以彻底治愈煞气,易髓换骨。


  岂料,在百里屠苏八岁那年,另一枚仙芝丹被一名白衣男子窃走,从此消失无踪。


  后经天墉城多番追查,发现那盗药之人极有可能是江湖某一神秘教派——青玉坛中的丹芷长老太子长琴所为。可那太子长琴自盗药之后便下落不明,青玉坛也几乎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数月前,青玉坛里的人再度在江湖上出现,并且犯下了几桩大案子。百里屠苏和他的师兄陵越一同下山,一南一北,分头追踪青玉坛人的下落。


  百里屠苏一路追到了这北方的荒蛮之地,在一座山头之上,跟青玉坛的众人对峙之际,不慎煞气发作,摔落悬崖,结果被此地一处叫“甘泉村”的村民所救。


  他摔落悬崖只剩了一口气,重伤濒死,昏迷了许久。昏昏沉沉之际,感觉到有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一直照顾他,隐约之中,竟还有些熟悉。


  待他清醒之后方才知晓,在山上救下他的是猎户吴叔,他住的也是吴叔的家,而每日过来替他施药疗治的则是村里唯一的大夫——欧阳少恭。


  那欧阳大夫气质出众、丰仪秀美,看着不像是一个小村落里的人,而他的医术更是高超,硬是将他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他本来是对欧阳少恭感激不已的,可谁想到,看上去一本正经、翩翩君子的欧阳少恭……


  ——竟要娶他为妻!


  

  却说百里屠苏身体渐愈,但因着煞气入体之故,迟迟不能开口说话。


  那日黄昏,他能下床之后,便在村庄之中闲走了一圈,恰好在溪水边遇见了正弹琴自娱的欧阳少恭。


  一身风华,琴技卓绝。


  百里屠苏忍不住摘叶在手,与之相和。


  俩人曲意相通,心意相合,竟是高水流水遇知音,一时间都有些心绪难平。


  不能开口说话的百里少侠拿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划下一字行:“先生救命之恩难以回报,待我病好之后就……”


  “以身相许如何?”


  ……


  从未听见如此惊世骇俗之言的百里少侠顿时瞪大了眼睛,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虽然他本来就说不出话。


  偏偏欧阳少恭还笑吟吟地望着他,一本正经地说道:“在下二十有六,尚未娶亲,虽称不上富裕,倒也薄有积蓄,且无不良嗜好,性情温和……”


  简直越说越不像话。


  “可我是男子!”


  “男子又如何?在我们甘泉村,本就有男子与男子成亲的先例。……莫不是少侠觉得无媒妁之言不合礼数?知道了,在下改日便让媒人上门提亲!”


  百里少侠一紧张,头又晕了,然后被欧阳少恭扛了回去。


  


  不知是否被欧阳少恭刺激的,百里屠苏病情又开始反复,喝了药后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起不来。


  之后有媒婆上门,叽里呱拉在百里屠苏耳边说个不休,当地口音他本就听得不太明白,当下更是糊涂,最后只隐约听明白了几个字:


  “……公子……若点头……我……就走……”


  头疼得厉害的百里屠苏很努力地点了点头。


  于是媒婆就喜滋滋地走了。  


  一个时辰之后,百里少侠答应欧阳大夫求亲一事便传遍了甘泉村。



  


  甘泉村村民的平均结婚年龄:男十六,女十五。


  由此可知,二十六岁还打光棍的欧阳大夫是一个多么让人同情的“剩男”。  


  喜事宜早不宜迟,黄道吉日就定三天之后,虽百里屠苏身体状况不佳,但冲一冲喜或许对病情有益。——才不说是生怕他反悔。


  成亲当日,百里少侠被灌了一大碗黑乎乎的药汁,全身无力,头晕脑涨,如同木偶一般被人扶着拜了堂,送入洞房。


  拜完了以后才恢复了些许精神,但是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狠狠地扯下红盖头泄愤而已。


  百里屠苏心道:此地边陲乡野,未经教化,并不知男男成婚乃大不违之举;看这欧阳大夫倒并非不明事理的,待他回来,且好好把道理讲给他听,让他把我给放了。


  做出了这个英明的决定后,百里少侠就一心打算好好等欧阳少恭回来,只是左等右等,欧阳少恭就是没回来,他眼皮打架,不知几时竟靠在床边睡着了。


  


  百里屠苏是被一阵药香味薰醒的。一睁开眼,看到欧阳少恭正捧了一大碗的药过来,要端给他喝。


  “来,娘子,先喝药,这是为夫特地去煎的,你身上的伤耽误不得。”欧阳少恭一脸温柔地看着他。


  百里屠苏被那句“娘子”震得全身一阵恶寒,眉心大皱,连忙作口型道:“不、许、叫、我、娘、子。”


  欧阳少恭抿嘴一笑,双目含水,柔声道:“好好,不叫就是。”


  将药碗递过去的时候他身形一颤,似是站立不稳,百里屠苏忙将药碗接过,顺手又扶了他一把。欧阳少恭摆手道:“抱歉,为夫……呃……在下……不胜酒力,有些醉了……”


  百里屠苏见他脸色醅红,酒气熏天,想来醉酒一说不假。想看到他醉成这样,还不忘想着替自己煎药,不由得心下一软,端起那碗药,一口气地喝完了。


  此药特地放了一味甘草,苦中带了几分甜,倒不那么难以入喉。


  药喝完后,百里屠苏打算切入正题,却不料欧阳少恭整个人突然软软地靠了过来,那熠熠发亮的眼眸直直地望着他,顿时让他一阵恍惚。就在怔神的当口,眼前突然一暗,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盖到了他的头上。


  百里屠苏下意识地伸手,却被牢牢地按住。接着眼前那布料又瞬间被掀开,欧阳少恭含笑望着他,手中正拿着方才那块红盖头。


  “揭盖、礼成。”


  百里屠苏觉得自己的煞气马上就要发作了!





  “好了,屠苏莫要生气,在下不过开个玩笑。”欧阳少恭道歉得十分诚恳,若不是嘴唇那抹意味不明的笑,或许能显得更诚恳。


  百里屠苏正了正神,连“说”带比划,希望他能够明白此等婚事的荒谬,以及自己作为少年侠士不能嫁与男子为妻的强烈决心。


  欧阳少恭静静看了半天,却没有任何表示,半晌之后,他开始脱衣服。


  百里屠苏瞪大了眼睛。


  不知怎地,他突然想起师尊在自己下山之前的叮嘱:……修道之人……清心寡欲……清净为本……切切不可……与女子……不然……逐出师门……


  师尊,若是男子呢?


  


  还好,欧阳少恭脱到中衣就不再往下脱了。


  百里少侠望着那隐隐露出脖颈,精致的锁骨,既舒了一口气,又觉得莫名地有些遗憾。在纷乱的思绪之中,欧阳少恭不知几时上了床,正向他这边靠过来。


  百里屠苏吓了一跳,正欲起身,却被欧阳少恭一把抱住。


  欧阳少恭蹭着他的脖颈,那浓重的酒气伴随着他的鼻息,不可回避地包围了百里屠苏。


  “在下……曾听闻,古来,琴与剑……呃,冥冥之中,就有天定之缘,我和你,唔……初见你时,便觉面熟,似是哪里见过……”


  百里屠苏心头突突地跳,低头看时,欧阳少恭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渐重。


  竟然醉成这样……


  百里屠苏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讲道理这件事,只能明天再说了。


  折腾了一晚上的百里屠苏也有些疲倦,就着这个姿势,不知不觉也一并睡了过去。  


  月洒清辉,映上了他们的脸。


  

评论(76)
热度(191)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