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贺文】【苏恭】哑巴新娘(二)

原本以为上中下就能完结。没想到一写就拖长了,那就分一二三四五这样子吧……

为了满足恶趣味写,特别OOC。

CP所见即所得,不要怀疑百里少侠攻的身份。

前面部分:【贺文】【苏恭】哑巴新娘(一)


   九


  次日大早,百里屠苏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欧阳少恭已经不见了。


  动了动身子,发现身体的异状已全部消失无踪,也不知是昨晚欧阳少恭喂给他药起了作用,还是昨日白天里喝下那碗药汁失了药性。


  总之百里少侠现在整个人精神焕发、神采飞扬,跟昨天那个病怏怏的百里新娘相比,就跟脱胎换骨了一样,总算变回了一个少侠。


  ——看来完全有力气逃出去。


  “娘子,你要去哪里?”


  打定主意要离开的百里屠苏急匆匆地穿好衣服裤子鞋子袜子,正打算踏出那房门半步的时候,恰好跟欧阳少恭撞上了。


  还又一次被叫了他最讨厌听到的称呼。


  百里少侠内心深处,是想如此回答的:“多谢欧阳大夫救治之恩,但是成亲一事实属荒唐,娘子一类的称呼休要再提。我要走了,告辞。”但基于眼下喉间有疾,无法出声,他只比一脸严肃地再度度用手指比划着抗议:“别、再、叫、我、娘、子!我、要、走、了!”  


  “好了好了,不叫就不叫,”欧阳大夫眉眼弯弯,好脾气的笑笑,接着又道,“可是你伤还没好啊,怎么能这样出去?”


  “无妨。”提脚开溜。


  “等等……”欧阳少恭手上端着餐盘拉人不便,只得急急在后面喊,“少侠莫要出去,外头情况不妙……”


  不过显然百里少侠的走路的速度要快过欧阳少恭说话的速度。


  他一下子打开了院子的大门。


  外头的情况……确是有些不妙。


  百里少侠,被院子外黑压压的人群围住了。


  确切的说,是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孩童们围住了;而这些孩童们,显然是在门外守候多时。


  “快看快看,是哑巴新娘!!”


  “哑巴新娘出来了、哑巴新娘出来了……”


  “看到哑巴新娘了!看到哑巴新娘了!”


  百里少侠一下子懵了。


  他显然没有被这么多孩童围观打量的经验。


  十 


  “哑巴新娘还有剑呢……”


  “新娘子都不笑,新娘子好凶!” 

  

  “是男的新娘,是男的新娘子。哥哥,男新娘会生孩子吗?”


  “男人怎么会生孩子?”


  “那欧阳大夫岂不是很可怜?都不能有小宝宝。”


  “说不一定做了新娘就会生孩子了呢……”


  “那生下来的孩子也会是哑巴吗?”


  ……


  此地民风彪悍不说,连孩童也这般……无知! 


  百里少侠被这群孩子拽着,围着,指指点点,评头论足,喊又喊不得,走又走不得,更是不敢动武伤了他们,简直整个人都快不好了。


  最终还是欧阳少恭救出了他。


  欧阳少恭坐在桌前,替气呼呼的百里少侠倒茶、消气。


  “此地已有十余年未曾有过外人入村,且有几十年未曾有男男成亲之举,故而这帮孩少子的好奇心便重了些,万望少侠担待,别往心里去。”欧阳少恭笑着解释。


  百里屠苏当然没有跟孩子置气的道理,只不过,离开这里仍是他必须要做的事。


  欧阳少恭见他坚持要走,面色也沉重起来,给出了三条不能马上离去的理由:首先,他的病情还很重,药必须不间接地喝,否则内伤难愈;其次,自己已在研治解决煞气之法,不如等他把百里屠苏的煞气治好,一劳永逸再说。最后,也就是最为重要的一条——


  “此地设有结界,常人既出不去,也不进来。少侠便是想走,也走不了。”


  百里屠苏自然不信。若无法进出,他当初又是怎么进来的?


  欧阳少恭劝他莫急,待他今天救治完了病人,亲自陪他四下走一趟便是。


  百里屠苏见他如此诚恳,只得应允。


  十一


  新婚初日,甘泉村的村民也十分识趣的不多打扰,这日看病的人寥寥无几,上门的,都是昨日没有见到新娘,特地来借看病之日看看新娘模样的好奇人士。——均被欧阳少恭一一打发了。


  欧阳少恭果不食言,带着百里屠苏把村子转了一圈。


  村子不大,一天也就转完了。山顶边缘,确有无法突破的结界存在。


  ——倒也并非完全无法突破,只是现下百里屠苏重伤未愈,法力未复,这才走不出去。


  百里屠苏知道欧阳少恭所言不虚,已有动摇之意;但是想起与此人“成亲”之事,仍是耿耿于怀。他想了想,决定先留下来治病,但是关于“男男不可成亲”的道理还需得讲讲清楚,免得对方再有非份之想。


  正当他吸了口气,准备将酿酝了一晚的道德说教跟眼前这名打了多年光棍的大夫说出口时,却被欧阳少恭打断了。


  “少侠想说什么,在下明白。实不相瞒,其实在下,亦也是外来之人。”


  百里屠苏有些吃惊。


  欧阳少恭告诉他,他是十年前误打误撞来到此地,也因结界的阻隔一直出不去。原以为今生就要在此终老,万料不到竟还会等来百里屠苏,而且百里屠苏身负法力,待身体将养好了,说不定也能带他出去,这才想方设法娶他为妻。


  “此地村民虽善良,但他们避世隐居于此,对外来之人多有提防。若知少侠有破界之心,恐怕会另起风波。在下以此举留下少侠,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欧阳少恭说得一脸真诚,又合情合理,不由得百里少侠不相信。


  唔,暂时留在此地,确是目下唯一选择。


  十二


  就这样,百里少侠安心留在欧阳大夫家中当起了新娘,哦,不对,疗伤。


  欧阳少恭家中只有一间卧室,卧室里只有一张床。


  而且这张床,并不算大。


  一开始,欧阳少恭拒绝了百里屠苏打地铺的要求,声称绝对不能让病人沾了寒气,十分大方地要把床让给他,自己去睡地上。百里屠苏自然无法看着欧阳少恭一身风雅之姿去打地铺,同样表示了拒绝。


  结果推来推去,二人就暂且挤到了一张床上。


  所谓暂且,是因为欧阳大夫表示,已让村中的木匠去做第二张床,不日后就会送过来。


  “少侠莫要担心,在下定会持矩守谨,不会有轻薄之举。”


  百里屠苏下意识地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担心。


  ——等等,作为一名少侠,他为什么要担心这种事?!


  半晌后他回过神来,想起那欧阳少恭风姿隽爽、逸俊出群的模样,顿时有些气闷:这显然不应该是他担心才对!


  ——总有一种被人抢了台词的感觉。


  二人同居一室,同卧一床,就这样开始了新(婚)生活。


  十三


  白天,欧阳少恭治病救人,还要替百里屠苏炼药煎药,十分忙碌。


  百里屠苏过意不去,就主动提出去分担点家务。


  家务活其实也不多,百里少侠厨艺不行,有伤又不能多沾水,所以顶多劈劈柴,打扫打扫房间。除此之外,就是养鸡。


  欧阳大夫的后院里,还养了一只芦花鸡。


  不多不少,只有一只。


  这只芦花鸡斑纹白黑相间,尾羽高耸,昂首挺胸,身体浑圆敦实,饲养得相当富态。


  百里屠苏跟这只芦花鸡相当投缘。


  打从这只鸡看到百里屠苏的第一眼起,就对他热情得不得了,后来变成百里屠苏去哪里,它就跟到哪里,简直形影不离。


  百里屠苏觉得,定是欧阳少恭养鸡只养一只,令它太寂寞了。


  百里屠苏也很喜欢这只芦花鸡,因为它长得十分像他从前养的一只海东青阿翔。无论是毛色,还是体型,还是那股亲热劲,都有几许相似。


  难怪从前许多师兄弟都爱叫阿翔为芦花鸡,原来这世上真有鸡同阿翔长得如此相似。


  于是,百里屠苏私下里开始叫这只鸡为“小翔”。


  “小翔”跟阿翔一样,胃口都十分惊人,给什么吃什么,尤其爱吃五花肉。


  但是喂五花肉这一行为被欧阳少恭发现后,就被严厉制止了。


  “百里少侠,在下一介普通大夫,家境有限,五花肉喂鸡,着实太过奢靡。”欧阳少恭心痛叹息,让百里屠苏不好意思得脸都红了。


  ——毕竟吃人家用人家,还用昂贵的肉乱喂鸡,确是有些不对。


  欧阳少恭说完以后塞了一包药丸子给百里屠苏,说是给鸡增加营养,吃这些就可以。


  百里屠苏看着那一颗颗黑糊糊气味奇异的药丸,不免奇怪。欧阳少恭解释,这些药丸子都是平时炼药时剩下的,芦花鸡特别爱吃。


  百里屠苏喂了几颗后发现,事实果真如此。


  看着“小翔”肥硕的身躯,百里少侠心想:原来长得这般精神,是喂了药之故。大夫养鸡,果真与众不同。


  十四


  百里少侠渐渐习惯了甘泉村的生活。


  甘泉村的村民十分热情,他若出了门,总有许多人同他打招呼,关心他的伤势,平常还会送给菜啊肉啊的过来。


  乡风淳朴、邻里和睦,风景又宜人,确是一处桃花源般的好地方。


  只不过有时候也太过热情了一些。


  新婚不过一个月,百里少侠已经在路上被塞了五六回“生子秘方”,被打听了七八回“是否担心无法生育”的私密问题,被指点了十几回可去藤仙洞内拜拜大神、以助生子的良计。


  百里少侠惯用的面瘫冷漠脸,居然始终无法阻止村民们的关怀。


  实在令他十分头痛。


  十五


  头痛之事不止一件。


  甘泉村木匠的效率十分低下。


  属于百里屠苏的那张床,始终不曾做好。



评论(38)
热度(125)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