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哑巴新娘(四)

  二十一


  欧阳少恭虽说一个时常忘记吃药的大夫,但却是一个十分敬业的大夫。


  对于娘子(在百里少侠的眼刀之下划掉)百里屠苏的内伤及煞气,他就十分之上心。除了如一日三餐般准时奉上的各类药丸药水之外,他还每日费尽心思的研治疗治之法。


  比如食疗法。


  此法是以清理肠胃之手段来提高身体的免疫能力,百里少侠被勒令断荤一个月,并配以服用甘泉村的圣草“仙藤叶”,来达到袪污清秽的效果。吃素对于百里少侠来说,并非一桩难事。毕竟他所在的天墉城,除了练剑之外,也是一处修道圣地,素食是三餐基本且唯一的配置。虽说他的师兄时常在山下买些肉食偷偷带回来给他开小灶,但是吃素本身他是可以接受的。


  但百里少侠没有想到,世上居然还有“仙藤叶”这般可怕的食物。


  比苦瓜还要苦,比老醋还要酸,在酸苦之外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涩味,苦涩酸咸合体成一绝,简直难以入喉。在百里屠苏用眼神质问了无数次“此物当真是食物”而欧阳少恭以津津有味的食用为回答之后,百里屠苏只能咬牙忍耐着吞咽了下去。


  不过,欧阳大夫也已尽力,为了让它看上去好吃一点,无论蒸、煮、炸、烫,他均翻着花样尝试过。


  可惜,唯一的差别,也就看上去不同而已。


  百里屠苏曾偷偷夹了几片叶子给一直跟在他屁股后讨食的小翔吃,小翔开心地啄了一口后,“咕”了一声,扭了扭肥硕的屁股头也不回地走了。


  接着连续三天都不曾理会百里屠苏。


  此事被欧阳少恭发现,又是一脸的心痛:“‘仙藤叶’乃千金难求之物,这世上唯有甘泉村才有。仙藤是甘泉村的神藤,这些叶子,还是在下多年为村民苦心治病才格外有的报酬……”


  百里屠苏又是愧疚不已。只好多吃了好几口“仙藤叶”,多打扫了好几遍院子,多整理了好几箱的药材,以及晚上抱欧阳大夫时,多用了几分力道。


  不过,虽说这“仙藤叶”味道奇怪了些,效果倒确是不错。


  百里少侠的内伤,确是恢复神速,而且这一个月月圆之夜时的煞气发作,竟也平稳了许多。


  仅仅只撞坏了一根床头柱而已。


  二十二


  在百里少侠替欧阳大夫修理床头柱的那几天,欧阳少恭又更换了一种治疗之法。


  这一回,是放血疗法。    


  此法顾名思义,就是放出百里少侠体内带有“毒素”的血液,以针刺之,放出少量血液。


  一开始倒也无妨,百里屠苏年轻血旺,放出几滴血倒也无伤大雅;但随着后来放血的血量加大,他渐渐便有些撑不住,面色也变得苍白起来,干活也没有力气,只能抱着小翔坐在院子里打盹。


  幸好,这无甚功效的办法,很快就被欧阳少恭停用了。


  之后欧阳少恭又尝试了一些什么导气法、运息法一类,不一而足,效果并不明显,除了让百里少侠瘦了一圈之外,并无收获。


  对于欧阳大夫的种种试验,百里少侠并无抱怨,心甘情愿的承受。


  世上所有的大夫,对于听话的病人,总会心生好感,欧阳大夫自然也不例外。


  他看向百里少侠的眼神,在他自己也不曾发现的时候,已经变得愈发柔和起来。


  二十三


  时光如水,匆匆流过。


  不知不觉,百里少侠已在甘泉村待了五个多月,而与欧阳少恭的“新婚”生活,也整整三月有余。春尽夏来,轻风无雨,这一天,正是甘泉村一年一度的“藤仙祭”,这日大早,家家户户都开始清扫房间,摆出贡奉仙藤之物,顺便开始做藤汁青团。


  欧阳少恭一早就备好了面粉及调料,下厨做青团。他还让百里屠苏打下手,将提前备好的一小篮子藤叶,下锅熬煮成汁。


  百里屠苏看着欧阳少恭手法娴熟地揉粉成团,再将青墨色的藤汁浇上去,揉了一会,直至汁液已与面团完全混合成一处后方才罢手。接着取出一团面粉,将备好的豆沙馅放了进去,做成扁圆的青团子模样,待蒸笼蒸熟之后,初出炉的青色团子莹绿诱人,散发出阵阵清香之气,看上去倒是让人有些蠢蠢欲动。


  虽说如此,但百里少侠一想起仙藤叶特殊口感,当下便失了胃口。


  只是欧阳少恭忙碌了一早,又一脸期待地望着他,他没有办法,只能拿了一个,咬了一口下去。


  却不曾想到,这仙藤叶难吃得要命,这可青团子却十分可口,甜中带着微微的一丝涩,将那点子腻冲荡了不少,又有面团滑软,糥且不粘,清香留齿,当真人间美味。


  百里屠苏一口气吃了三个,看得欧阳大夫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


  欧阳少恭心情一好,也扔了两个给小翔吃,小翔同样吃得津津有味,全然忘记了自己之前对仙藤叶的嫌弃。 


  欧阳少恭告诉百里屠苏,在甘泉村,仙藤叶是金贵之物,熬成汁更是奢侈,故而每户人家一年也会做那么一回。


  听欧阳少恭这么一说,百里少侠赶紧又多吃了几个,直到肚子都鼓了起来,方才罢休。


  二十四


  “藤仙祭”是甘泉村的大日子,故而从这天下午开始,甘泉村里就热闹非凡。


  百里屠苏也跟着欧阳少恭一同出了门,看过了祭祀大典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藤仙洞附近的平地之上燃起了数堆篝火,年轻的男男女围坐成一个大圈,还有许多人绕着篝火,载歌载舞,一片欢声笑语。


  百里屠苏看了一会后发现,这群人跳舞,里头似乎也大有名堂,必须由一人邀约另一人,方可起身参与。欧阳少恭似是知他疑惑,便在一旁解释道,每年这晚的篝火大会,是年轻男女对心上人表白的最佳时机,若是无论男女,均可主动邀请心上人共舞,若另一方应允,那便是也有好感的意思。因此,趁这个晚上,成就佳偶的,为数不少。


  语毕,欧阳少恭不忘调笑:“若少侠此刻有属意的女子,亦可大大方方的去邀舞,为夫绝不吃醋。”


  百里屠苏早已练就了充耳不闻的本事,只当作听不见。


  看了一会,忽有一名女子过来,凑在欧阳少恭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百里屠苏习武之人耳目灵敏,当下听得清楚,说是有一人想请欧阳大夫过去一叙。


  百里屠苏听到,那一个要请欧阳少恭过去叙话的人,名叫“素锦”。


  二十五


  百里屠苏觉得素锦这个名字很是耳熟。


  待欧阳少恭过去篝火圈的另一头,在那名精心打扮的妙龄女子身边坐下时,百里屠苏立即认出此人是谁了。


  ——这是一位隔三岔五上门求诊的病人。


  来得频繁,并非百里屠苏记住她的唯一理由,而是这名女子显然别有目的,且不说她面色红润容光焕发怎么看都不像有病,就说她的眼神,看向欧阳少恭时总如春光般明媚,看向百里屠苏时则如冬日般寒冷。


  简直都不带掩饰的。


  欧阳少恭居然被她一叫就叫走了,还坐在那边与她有说有笑,百里少侠觉得,这滋味,当真比吃仙藤草还要令他不舒服。


  他闷闷地看了一会舞蹈,忽地,那边传来一阵哄闹声。


  百里屠苏转过头去,恰好看到素锦翩然起身的一幕,只见她云步轻移、纤手扬起,朝着欧阳少恭微微俯身,作出了一个邀舞的动作。


评论(30)
热度(120)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