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哑巴新娘(第五章)

  第五章


  二十六


  待素锦邀舞的动作做完,场上就像炸开了一般,四下里起哄的声音更是响亮,场上大部分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甘泉村的民风虽淳朴,但是民众爱好八卦,喜欢看热闹狗血戏的人性特征,却是放之四海而皆一致。


  这下子,不仅是那边的素锦和欧阳少恭成了众人的焦点,连带着这一边默不作声的百里屠苏,也成了被围观的对象。


  ——公然挑衅?


  ——小三大战原配?


  ——哑巴新娘如何应对?


  群众纷纷充满了好奇。


  却说这素锦倾慕欧阳少恭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明里暗里追了许多年,可惜却被大龄青年欧阳少恭十动然拒。虽说欧阳少恭拒绝得明白,可他不接受素锦也没接受旁人,这多年来始终打着光棍孑然一身,这就给了素锦许多希望,于是也不肯放弃。


  岂料中途杀出一个程咬金,高岭之花欧阳大夫,居然就被一个初来乍到一身伤痕而且还不会说话的外来哑巴给抢走了?!


  此事早已让素锦咬碎一口银牙,只不过婚也结了,她不好去抢亲。只不过,没事给那哑巴新娘找找不痛快,那还是可以有的。


  她自他们二人出现后便留心观察,发现他们二人只是看人跳舞,却从未起身。甘泉村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一般当年成亲的新婚夫妇会在这一年“藤仙祭”的篝火大会上,当着众人的面共舞一番,俗称所谓的“秀恩爱”,其目的是给甘泉村的年轻男女开个夫唱妇随、比翼双飞的好头。


  可是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二人,却毫无动作,难不成,还另有隐情不成?


  素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主动邀约欧阳少恭,趁此机会给那百里屠苏使一下马威。她是本界祭祀大典的领舞,历来领舞者都有一项特权,那便是她若邀舞,无论是谁,都不可拒绝。


  欧阳少恭虽也是外来人士,但却在甘泉村待了十年之久,这条规矩,他是知道;而入乡随俗,这条规矩,他也必须遵守的。


  众目睽睽,声声起哄,欧阳少恭这一回,势必面临这个骑虎难下的局面。


  欧阳少恭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了百里屠苏的方向。


  奇怪,他人居然不见了?


  二十七


  百里少侠十分生气。


  他生气的原因并非旁边人故意的起哄,或许明显看笑话的眼神,也并非素锦那存心当面挑衅的行为,而是欧阳少恭那付明显在考虑的神情。


  是谁刚才说,若是答应了邀舞,就是意味着对对方有意思;又是谁说,自己本来不爱凑这个热闹,是想带他开开眼界才坐下来观舞。


  不管怎么样,少恭也是成过亲的人,怎么能当着……的面,去接受旁人的邀舞?


  (百里少侠表示这句话要删掉)


  每日里陪着少恭煎药是他,吹叶子伴奏的是他,晚上暖被窝的也是他,就算成亲为权宜之举,欧阳少恭也必须顾及他的感受。


  赌上天墉城的脸面,这件事,他绝不允许!


  二十八


  素锦看到欧阳少恭正待起身的动作,心中一喜,不过,还未等她兴奋完,身畔忽有一阵疾风掠过,接着眼前一花,有一道人影如鬼影般出现,瞬间站在了她在面前,完全挡住了她的视线。


  一身黑红劲装,昂首挺立,这个人,自然是百里屠苏。


  天墉城的剑法出神入化,穿行术也是个中一绝,眨眼瞬息,早够他来到欧阳少恭面前几个来回了。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百里屠苏一把拉起欧阳少恭,揽住他的腰侧,作出了一个近乎搂抱的动作。


  虽说站起来的欧阳少恭仍是比百里少侠高了些许,但此刻动作利落、神情冷峻的少侠,却有着不容拒抗的气息,简直伟岸无比。


  百里屠苏冷冷地扫了素锦一眼,作了一个手势,接着把欧阳少恭往怀里又搂紧了几分,言下之意:这人,我的!


  ——哑巴新娘出手了!


  ——哑巴新娘好帅!


  ——哇哇哇!


  如此修罗场看得旁观群众热血沸腾,而百里少侠帅气出手的英姿,一下子捕获了无数甘泉村少女们的心,场上形势立时逆转。


  “你……哪里冒出来的?”素锦输人不输阵,誓扛到底。


  不想此时欧阳少恭探过头去,朝着她的方向微微一笑,“抱歉,我家娘子要与在下共舞,恕在下只能回绝姑娘好意了。”


  素锦一跺脚,气得坐了回去。


  二十九


  胜负已分,百里屠苏拉着欧阳少恭便要往回走,却被欧阳少恭拦住:“既然站到了场上,就不能这样下去,你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们……”


  百里屠苏一怔,这才留心到,四周伴奏的乐音因方才那事而停顿,之前在场上跳舞的男男女女也都停了下来,悉数看着他们,显然是等待他们起舞。


  百里少侠有点犯难了。


  天墉城什么都教,可显然不教弟子们跳舞。百里少侠精通无上剑术,却从来未曾起过舞。


  但此际箭在弦上,人在场中,没有退路,只得迎头而上。


  火光映着欧阳少恭的脸,他眼底有星火跃动,似笑非笑,莹亮如许,“少侠可否愿意与我共舞一番?”


  看着欧阳少恭的双眸,百里屠苏无法拒绝。这是他带到场上的人,他也不能拒绝。


  “跟着我……”


  欧阳少恭踏步后退,双臂缓缓挥展,作了一个起舞的手势。今日他没有穿平常的广袖长袍,而是一身利落的勒腰白衣,挺峭的身姿卓然而立。


  短暂停止的乐声此刻再度悠悠扬起,欧阳少恭闻声而动,身形微转,踩踏着这乐声的节奏而缓步盘舞。只见他振袖一挥,引颈折腰,弯身回旋,每一个动作都如行云流水一般,灵动如斯。


  百里屠苏一时有些恍惚,于欧阳少恭的衣袖翩然间,仿佛看到鸿雁掠过松枝的一幕,那枝丫上的积雪瞬间纷然而落。


  在百里屠苏怔神的片顷之间,欧阳少恭已将那一小段舞蹈示范完毕,他停了下来,对百里屠苏略一颌首,似乎在静邀他的加入。


  百里屠苏毫无犹豫地迎了上去。


  百里屠苏虽无跳舞的经验,但于剑术一途却极有天份,舞虽不同于武,不求胜道,但同样讲求韵律与节奏之美,更何况这一连串的动作,并不繁杂,百里屠苏看过一遍,已然记全。


  百里屠苏搭上了欧阳少恭的手,慢慢地跟随着他的动作而舞。他略带生涩的动作,不多时,已被欧阳少恭带得熟练流畅起来。


  百里屠苏将那舞蹈的动作,以舞剑的套路依样使来,把原本带了几分柔媚几分纤美的动作,竟化作了洒然之态,他身姿之中明显带着几分武者的刚劲,倒是将这一只舞跳得凛凛生威,别开生面。


  他与欧阳少恭各执男步,可偏又十分融洽,以同样的节奏翩翩而舞,步伐动作配合得天衣无缝,竟如同他们琴叶合奏时那般,渐入了佳境。


  四下里,众人被他们舞蹈带动得热情大涨,随着音乐声渐响渐亢,许多人也纷纷加入,载歌载舞,气氛再度火热起来。


  他们围着篝火踏舞旋转,舞得兴起,夜色之中,彼此的身体均被火光染上一层特殊的光彩来,不知几时,耳畔传来一阵悠悠歌吟: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他们彼此对望,相视一笑。

  

    虽人声喧嚷,但他们却觉得天地间是静止的,只有那一下接一下敲打在心上的乐音,舞动了这一刻的时光。  

  

————————

请问下一章可以圆房了吗?

可以。


评论(39)
热度(118)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