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哑巴新娘(六)

  三十

 

  回去的路上,浅浅淡淡的月光跟了他们一路。

 

  他们挨得很近,谁都没有说话。

 

  可交握的双手却始终没有放开。

 

  三十一

 

  这天晚上,百里少侠半夜爬起来找第二床被子。

 

  “少侠半夜何故折腾?”被吵醒的欧阳大夫迷糊着眼睛咕哝着问。

 

  “……”

 

  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的百里少侠在内心默默回答:都怪你,清心诀已经没有用了。

 

  “原来如此!”欧阳少恭似有所悟。

 

  “……”百里少侠表示,他明明什么都没有说。

 

  即使是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还是被一只外来的手强制性地突破了防线,只见那只带着一股奇怪寒意的手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勇往直前,直奔某个特殊部位而去,百里少侠只觉得虎躯一震、全身一僵,那一处要命的地方,已然落到了那一只纤手的手心里头。

 

  接着那只手的主人凑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呵了一口气,“少年血旺精气足,所谓盈满则溢,以清心法诀强自忍抑本就过于伤身,应适当宣泄为宜……”

 

  “都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今晚风清月明,好天良夜,不如我们……”

 

  那底下揉捏着他的物什如弹奏琴曲一般的不安份的手,突然一个紧握——

 

  “圆房吧!”

 

  三十二

 

  百里少侠的脑子里有一道白光闪过。

 

   坚挺了半宿的那物,骤然宣泄了出来。 

 

  空空荡荡,恍恍惚惚,如踩云端,御风而行……好不容易回过神的百里少侠,顿觉整个人都有点懵。

 

  他居然在旁人,还是一个男子的手里,泄!身!了!

 

  几乎没有自渎过的百里屠苏,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巨大的变故,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假装自己除了哑巴之外,还是一个聋子、瞎子。

 

  半晌,被子外传来欧阳少恭的一声幽幽长叹:“我原以为,我们已经……罢了,不过是在下自作多情……”

 

  被子底下,百里屠苏身形微微一颤。

 

  三十三

 

  次日大早,欧阳少恭醒来的时候,发现百里屠苏并不在房中。

 

  桌子上放着一张字条,上面写了两三行字,正是百里屠苏的笔迹。欧阳少恭总结了一下,就一个中心思想:我有煞气,恐怕活不过二十岁,不敢连累你。

 

  旁边还备注了一行小字: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欧阳大夫笑了。

 

  他找到百里屠苏的时候,发现对方正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怀里抱着那只还没睡醒的芦花鸡小翔,正怔怔在那里发呆。

 

  欧阳少恭也在一旁施施然坐了下来。

 

  “……当初在下曾告诉少侠,初见你时,便觉面熟,这并非酒后胡言。相处日深,更感与少侠有许多相同之处,便是这先天的绝症,也是一般无二。”

 

  “在下迟迟未敢娶妻,也是害怕耽误了别家女子。这体内寒症,虽有所稳定,却终究仍是大患。少侠的顾虑,在下亦是体会深刻……”

 

  “只是当初,看到少侠后,在下便忍不住……成亲一事,虽说权宜之计是真,但此间情意,亦非虚假。”

 

  百里屠苏目不转睛地望着欧阳少恭,将他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听到了耳朵里。他听到,对方用那低沉而温和的嗓音,很是郑重地看着他说:

 

  “既见少侠,我心则降。”

 

  百里屠苏觉得心上的那个根弦,突然被人狠狠地拨了一下,整个人都被震得余音颤颤。

 

  三十四

 

  “咕~~~”

 

  小翔叫了一声,扑腾了一下翅膀,好不容易从把它搂得死紧的百里少侠手中挣脱出来。

 

  哼,这么肉麻的对话、这么煽情的气氛,害得它想装睡都装不了。不能再让这两个人厚脸皮的人再来闪瞎它一介单身鸡(鸟)的双眼了,它扭了扭屁股,决定去外面的菜园子里捉虫吃。

 

  捉了半天的虫子回来,它遗憾的发现,这两只秀恩爱狂魔仍在院子里腻歪。

 

  虽然没有情话连篇,但啃嘴搂腰交颈,一样都不少。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真是不害躁啊!

 

  它决定继续去菜园子里躲开这视觉污染。

 

  三十五

 

  总算让木头疙瘩开了窍,这天晚上,打了一手如意算盘的欧阳大夫早早上了床,磨刀霍霍。

 

  没想到百里少侠继续把那床被子抱了出来。

 

  再一次把自己裹了进去。

 

  欧阳大夫推了几次没推开,看来对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这下就连绝顶聪明的欧阳少恭都有点看不懂了。

 

  他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最终浮现出某类药品的配方。

 

  三十六

 

  百里少侠并非不想圆房,而是他并不知如何圆房。

 

  天墉城修仙门派,清净之地,显然不会教弟子这种事。

 

  能够知道“圆房”两个字的含义,还是在师兄弟们夜话时听来的。那帮从小在天墉城长大的弟子对此事也是一知半解,私底下偷偷说起这种事,一堆的脑补、满脑子的不靠谱,他们自己也没整明白的事情,更遑论接受二手知识的百里屠苏?

 

  但有一句话,他却记到心上去了。

 

  “男人要是圆房时不行,那就是最丢面子的事儿,别说会被自己老婆看轻,还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所以百里少侠知道,圆房是一件极其严肃、极其重要的大事,必须要发挥出色,不然后果严重。

 

  赌上天墉城的名声,他绝对不能做一个圆房时不行的男人!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该怎么圆房呢?

 

  三十七

 

  甘泉村跟其它地方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这里信奉的是藤仙。

 

  村子十里外有一个藤仙洞,香火鼎盛,但凡老百姓有任何苦恼,都喜欢去拜一拜藤仙,顺便让藤仙洞外的号称“半仙”的算命先生洛云平,指点一下迷津。

 

  转天,愁眉深锁的百里少侠出门买菜时,就被热心的甘泉村村民指点了这样一条“明路”。

 

  于是他来到了藤仙洞,看到了“半仙”洛云平。

 

  这洛云平一看到百里屠苏,眼睛莫名的就亮了。

 

  “这位少侠,看你眉心带蹙,心中似有不解之事,可要来小摊占上一卦,一解心中困惑?”洛云平笑眯眯地看着他,态度十分热情。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拒绝了洛云平的卜卦推销。他看了一下洛云平摊子上所写:算命、看相、风水、测字、卜卦、解难等几个大字,在最旁边“解难”两字上,指了一指。

 

  洛云平拍着胸脯表示,消灾解难他最拿手,让百里屠苏开口就是。

 

  百里屠苏又摇了摇头。

 

  洛云平以为百里屠苏没办法说话才摇头,就十分体贴地递给他笔墨纸砚。

 

  百里屠苏犹豫了一会,在纸上写了四个字,然后有些羞涩地递了过去。

 

  洛云平扫了一眼纸上文字,用了平生最大的克制力,好歹没有笑出声来。

 

  三十八

 

  洛云平果然不负“半仙”之称,十分详尽地告诉了百里屠苏“圆房”之法。

 

  百里屠苏满面通红的表示了感谢。

 

  末了洛云平又告诉他,此乃普通男女圆房之法,若是男子与男子,初次圆房须得有两样物事作为铺助,必须配齐了才行。恰好,他这里就有出售。

 

  百里屠苏想了想,掏出衣袋里买菜剩下的十个铜板,摊到了洛云平面前。言下之意,他就这么点钱。

 

  洛云平看也不看那铜板一眼,笑眯眯地说:“既然是欧阳夫人来买药,那区区亏点本打点折也无妨。你等等,我到里面去拿。”说完,转身就朝着后面的藤仙洞洞内走去,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过不多时,他手上拿了一蓝一白两个瓷瓶回来,告诉百里屠苏,一种内服,一种外敷,内服的是百里屠苏,外敷的是欧阳少恭,并且详细地解说了一遍使用之法。

 

  百里少侠红着脸,喜滋滋地回去了。

 

  三十九

 

  欧阳大夫今天的心情也不错。

 

  总算有机会炼制平常用不到的某类药,这对于打了二十多年光棍的大龄青年来说,真是心情大好。为了让他家娘子吃得顺利,他还特地把药丸子揉进了青团之中,只求让他家少侠吃得开心、受得甘心。

 

  只可惜,用晚膳时,居然有病人上门,他只得匆匆过去疗治,临走前特地交待,务必要好好吃晚饭。

 

  “治病用的青团,一个都不许剩!”

 

  百里屠苏十分郑重地点了点头。

 

  欧阳大夫放心地离开了。

 

  欧阳少恭并不知道,等他一走,门口守候多时的小翔就欢快地跑了进来,对着百里屠苏一通撒娇。

 

  百里屠苏知道它最爱吃青团子,早在外面闻到了香气,谗得眼神都不对了。他想着今晚将是他圆房的特殊之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也应让爱宠沾沾喜气。于是心一软,一个青团子就扔了过去。

 

  恰得那么好,扔下的,正是欧阳大夫加料的那一个。

 

  四十  

 

  当满脸通红的百里屠苏朝着他走来的时候,欧阳少恭整个人都乐开了花。

 

  酝酿了这么久,他总算可以得偿心愿了,素来冷静的他,也有些按捺不住的小激动呢!

 

  他迅速地宽衣解带,迅速地替他家娘子宽衣解带,然后——

 

  等等,这是哪里不对劲?!

 

  被莫名变得力大无穷的百里少侠按在床上,看着他眼中隐隐闪现的红色异光时,欧阳少恭忽然浑身一阵激灵。

 

  不对,这不对!不该如此!!

 

  百里屠苏,你放开……住手……不要……停……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晚,欧阳大夫和他家的哑巴新娘终于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

 

  可喜可贺。

 

 


评论(24)
热度(142)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