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哑巴新娘(七)

  四十一


  次日,欧阳大夫的医馆没有开门。


  次次日,欧阳大夫的医馆还是没有开门。


  次次次日,欧阳大夫生病闭馆的消息传遍了甘泉村。


  百里少侠第N次打开院门,接下村民送来的慰问品,再度婉拒了探病的要求,然后以手比划表示,欧阳大夫体寒之症发作,正卧床休息,不宜受外界打扰;不日后便可痊愈,请大家不必担忧。


  他关上大门,拎着手中不断挣扎的大肥母鸡回到小院,在花藤架旁,欧阳少恭正半卧在藤椅上闭上养神,阳光晒得他脸上的肌肤浮现出一层健康的红晕。


  欧阳少恭半眯着眼睛瞧了一眼百里屠苏手上的母鸡,“啧”了一声:“……毛羽发亮,臀圆膘肥,小黑眼珠更是灵活,看上去倒是小翔的良配,屠苏,不如就替它和小翔配成夫妻可好?……唉,还是不可,现下小翔下落不明,又怎能让它独守空房?罢了罢了,少侠还是替为夫煲成汤吧。”想了了半天,欧阳少恭最终作出了如是决定。


  百里少侠听得心情大起大落,末了皱眉比划道:依你如今身体,不宜吃得过份油腻,鸡汤什么的还是免了吧!结果被欧阳大夫一记眼刀飞了过去,百里少侠浑身一激灵,立即拎了母鸡就乖乖地进了厨房。


  两个时辰之后,欧阳少恭一边喝着鸡汤,一边享受着百里少侠手法娴熟的敲背技术,愉快地打了几个饱嗝。


  饱食之后,欧阳少恭继续闭目养神,百里少侠则马不停蹄地忙碌起来,洗碗打扫煎药,给家中唯一的病人,也就是半躺着的欧阳大夫送过去。


  欧阳少恭偶尔抬起眼来,扫了几眼忙个不停的百里少侠,唇角浮现出几分惬意的神色来。想起这些年来,作为一名打光棍的大龄青年,凡事必得是他自己亲力亲为,这几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被人伺候得无微不至,享受得不能更享受。欧阳少恭的怒气值最终意外地加到了幸福值上。


  ——当病人的滋味,当真也十分美妙。


  四十二


  欧阳少恭的病,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加在一起就两个字:


  腰痛!


  却说圆房那晚,欧阳少恭人算不如天算,本想加点料把木讷害羞的百里少侠给办了,不想百里少侠却在外面另行弄来了某类催情之物,导致煞气和情欲一并发作,把欧阳少恭吃抹干净不留渣,从天黑折腾到天亮,几乎把他老命都折腾去了半条。还没等他缓过气来,那个头回开荤的百里少侠,白日里替他清洗着身体时,某处不知魇足的部位又起了邪念,红着脸小声问他“圆房可以连着圆两天吗”,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又被反复吃了几遍,最终造成的惨剧的就是:他的腰扭了。


  ——至于某个隐秘部分的伤,欧阳大夫表示并不想提。


  虽然其实欧阳大夫的腰有着良好的柔韧性,可以轻易地180度下腰毫不费力,但连着两天被人摆木偶戏似地拗过来折过去地反复折腾,就算再柔韧再好也是不堪忍受的。  


  腰酸背痛某不可说处受伤的欧阳少恭,连摆了好几天的臭脸。


  自知理亏的百里少侠任劳伤怨地伺候着欧阳少恭,许是品尝了情爱滋味,那万年面瘫的脸上难得覆了一层抹不去浅笑,看向欧阳少恭的眼神总是漾含着春意如许的波光水色。


  悠悠如水、明晃清澈的少年眼眸,就这么一荡一荡地包围着欧阳少恭,让他冷不丁也被看得老脸微红。


  那一份不甘的心,莫名地也就化了。


  被伺候了几天,看着百里少侠任打任骂任蹂躏的贤惠模样,欧阳大夫意外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


  意志力一旦松懈,某些事接受起来便又加快了进程。待那处伤稍有收敛,两个已经有过肌肤之亲的夫夫夜夜睡在一处,一个不慎,便又圆了几回房。那百里少侠不愧为天墉城的优秀弟子,学什么都是极快,就连此事上,也是颇有天份。几次演练下来,已能让欧阳少恭在躺着不动的情况下,颇得趣味,尽得妙处。


  人最可怕的就是惰性,就是老谋深算如欧阳大夫也一样。


  发现躺着也能爽之后,欧阳少恭就懒得计较上下问题,更懒得再动上一动了。


  四十三


  欧阳大夫的懒得计较,仅限于他和他家娘子之间。


  显然并不包括某个让他不慎“吃亏”的闲事者。 


  数日之后,一直在藤仙洞洞口处摆摊的“半仙”洛云平,不晓得怎么回事,突然消失了数周之久,后来人们听闻,据说他是不慎吃坏了东西,在床上躺上了月余方好。 


  四十四


  芦花鸡小翔消失几天后又自然出现了。


  但似乎有了不小的变化。


  那圆滚滚的鸡状身形,变得有点纤长劲瘦,羽翼挥展,大有不属于家禽的威压之范。


  ——怎么看、怎么像他从前养的那一只海东青。


   不过对于这个奇怪的变化,百里少侠没有问,欧阳少恭也没有解释。


  百里少侠只是每天抱着小翔让欧阳少恭诊治,因为误食过一次加料青团的小翔,回来后似乎是生病了,体内气息紊乱一片,如附妖气。   


  四十五


  欧阳大夫的医馆重新开门后,甘泉村的村民发现,欧阳大夫似乎圆润了些许,与原本就长得福相的百里少侠越发有夫妻相了。


  而哑巴新娘百里屠苏,也不再和从前一般躲在后院,开始每日陪着欧阳大夫坐馆,一人开方一人抓药,夫唱夫随,着实恩爱非常,羡煞旁人。


  除了成亲半年多还生不出孩子这一桩憾事。 


  “不如让为夫研制一枚生子丸如何?”


  爱好是人体研究的欧阳大夫笑眯眯地看着因为又一次被催问何时生子而头疼的百里少侠好心地建议道,结果被后者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难道少侠不愿为我欧阳家开枝散叶么?”欧阳大夫有点受伤地望着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揉了揉眉心,表示头有点疼。


  “若少侠不愿,那由在下替百里家开枝散叶亦是无妨。”欧阳大夫仍是好脾气地看着他家娘子。


  “……”


  和一个别有图谋爱绕弯子的人说话真是太累了,百里屠苏决定走为上策,还是去柴房里躲上一躲为妙。


  结果还没走远就被欧阳少恭一句话又拉了回来。


  “唉,若是少侠实在不愿,那今后的云雨之事就免了吧!毕竟所谓施云布雨,乃是繁衍子息之举,若无此念,那就……”


  ——又来了。


  郁闷地百里少侠折回来,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欧阳少恭:这回要几片叶子?


  早已将布囊准备好的欧阳少恭笑眯眯地回答:“50片足矣。娘子早些回来,为夫和小翔都在家中等你。”


  四十六


  所谓生子丸自然都是欧阳少恭胡编的借口。


  今天是生子丸,明天是易颜丹,后天是舒筋散,总之从前两人有了肌肤之亲、感情更上一层楼后,欧阳少恭就毫不避讳地用种种借口来将一件重要之事交给了百里屠苏。


  仙藤叶。


  当然,前面还要加上一个动词:偷。


  话说,在甘泉村之所以奉藤仙为神,恰是因为仙藤叶有着延年益寿的神奇效果,而在医学探索上有着强烈钻研精神的欧阳大夫则把此物当作了一味重要配药,混和着它的效果在研制出奇奇怪怪的药物。可仙藤叶是按需配给的稀罕物,按正常途径分得的仙藤叶,欧阳少恭用不了几天就用完了。所以只能依靠非常手段来取得仙藤叶。


  只是,那株仙藤可非善岔,从它身上非自愿地取得几片叶子,绝非易事。


  武力高强如百里屠苏者,每每都要被缠个半死才侥幸得逞。


  ——也不知道从前欧阳少恭从前是怎么偷的。


  作为一名天墉城的杰出弟子,一名胸怀洒落的正派少侠,作下偷盗这类下三滥的活计就已经够不情愿了,还要冒失手的风险,这实在让他说不出的拒抗。


  只可惜他实在拗不过欧阳少恭。


  四十七  


  午夜时分。


  月黑风高,原本应该在被窝里抱着欧阳少恭做某类夫夫间羞羞的事情的百里少侠,又一次心不甘情不愿地穿上夜行衣,偷偷溜进了仙藤洞。


  似乎已经记住了百里屠苏的气息,刚踏入洞口,那些枝藤已然觉醒,待他稍稍靠近,便疯狂舞动。


  百里屠苏打起十二分精神,与那株仙藤费力缠斗起来,但他发现,今晚的仙藤,显得格外难缠。为免伤到仙藤,他每次都不会带任何兵器,但这一回,针对他的攻击着实是猛烈了些,他开始有些熬耐不住了……


  他一时不查,被一根粗硕的藤蔓卷住肩膀,他力道被卸,一时不知作反应;就在这须臾之间,那藤蔓已经密密实实地卷上了他的身体,将他猛地拉到了一面石壁之上。


  眼见藤蔓越缠越紧,整个人都快喘不出气来,百里屠苏急切之下,已来不及多想,天墉城中一道极具威力的“凝气化剑诀”以灵识之力,猛然使出——


  “天玄地清,吾魂铸气,破!”


  数道剑光于周身闪耀,凝聚成巨大的力量,将百里屠苏身上的藤蔓瞬间斩断。百里屠苏只觉得周身一松,那仙藤似被剑气所伤,周围蔓生的枝藤尽数回缩,地面一阵晃动,轰隆不绝,随后叶落成堆,簌簌发响。


  待百里屠苏回过神来,顿时心下一沉。看着这落了一地的仙藤叶,他头大如斗。他没想到自己的功力已经恢复到如斯境地,这招“凝气化剑诀”的威力比他未受伤仍要强大,这下不慎伤了这里奉为仙神的藤树,可想而知,明日村民们将会是如何恐慌了。


  四十八


  意外似乎并没有到此就结束。


  外头忽地传来异响。


  百里屠苏忙跑了出去,他没有想到的是,在那山峰顶上,天际的交接处,竟有几道蓝光凛凛闪耀,似在划开这厚重的天幕。


  ——这是,有人在破界?!


评论(22)
热度(130)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