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哑巴新娘(八)

四十九


  当百里屠苏以腾翔之术跃至山顶的时候刚好发现有人从结界的缺口处掉了下来。


  那人掉下来时似乎猝不及防,从那五体投地的下坠姿势中便可知一二,但来人显然并非普通人,在即将与地面进行亲密接触的当口,灵活的一个空中翻转,虽略显狼狈但仍迅速站稳了身形,终是保持了潇洒俊逸的美好形象。


  看到那个长身玉立青衫飞扬的熟悉身影,百里屠苏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屠苏,终于找到你了!”


  在关键时刻仍能优雅转身的,这般机智,除了他的大师兄陵越还会有谁?


  五十


  却说那时陵越与百里屠苏一同下山,分头去寻那些青玉坛人下落,结果百里屠苏一去不复返。陵越多次以信符联络不上百里屠苏,已知他必是出了事。之后他花了数月时间一路追查,终于找出了当时参与追杀百里屠苏的那些青玉坛弟子,得知百里屠苏在此附近失踪一事。


  他发现悬崖底下别有天地,只是外面的结界牢不可破,外人难以进入。


  他在附近守候月余,终于等到今晚结界突然异动,他连忙以法术破开结界,没有想到,掉下来后第一个看到的人,居然就是自己的师弟百里屠苏!


  当真天意成全。


  快蹲守成蘑菇的陵越几乎流下了欣喜的泪水……


  五十一


  陵越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师弟居然会变成了一个哑巴。


  在陵越看来,自己这个师弟没有江湖经验又单纯好骗现在又成了一个哑巴,想来这失踪的近一年时间定是吃了不少苦头。


  “告诉师兄,你怎会变成这般模样?”陵越面带寒霜,一付要找“欺负”师弟的坏人算帐的表情。


  呃……


  百里屠苏发现自己的师兄似乎误会了什么。


  “当日我被青玉坛的人追赶,不慎煞气发作,摔下悬崖,幸得此地村民相救……”百里屠苏用传音入密之术在将事情与陵越大致交待了一下,但在提到欧阳少恭时,他略一迟顿,回避了成亲之事,只说是当地的一名大夫,医术高超,治好了他的伤。


  “既然你伤势已愈,为何迟迟不回天墉城?”


  “……村中有结界,里面的人似乎也极难出去,我身上带伤,也无法强行破界,之后一直未曾找到破界之法……”百里屠苏暗道惭愧,不敢告诉陵越,因为和欧阳少恭在一起的生活过得太惬意他几乎都快忘了回去这件事。


  陵越以灵力查探了一番百里屠苏的伤势,发现百里屠苏的伤势确是无甚大碍,奇怪的是,那煞气竟似消失了大半,原本混乱的内息,已然平顺和缓;再仔细打理现在的百里屠苏,比起离开天墉时更圆了几分,身上的腰封明显都勒得紧了,显然是小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陵越越看越疑惑。


  ——这乡村赤脚大夫居然有如此高明的医术?


  ——难不成是隐世的高人?


  “屠苏,能否带我去拜会一下救治你的那位大夫?”


  不可以!


  百里屠苏内心表示了强烈地拒绝!


  ——毕竟他无法想象当师兄听到一个男人喊他作“娘子”时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


  五十二


  “呔,何人来我甘泉村捣乱?”


  正在百里屠苏焦急地找理由回绝陵越之际,横空出现的一个人瞬间拯救了他。


  来人与白天里摆摊的样子判若两人,一身劲装,满脸严肃,这是——洛半仙,洛云平?


  洛云平同样也对上了百里屠苏的目光,他们看着彼此,脸上都写满了“想不到”三个字。


  “欧阳夫人?你怎会深夜在此?你身边的人又是谁?”洛云平指着陵越问百里屠苏。


  欧阳夫人?


  陵越看看洛云平,又看看百里屠苏,深深地觉得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哪里出了毛病。


  ——夫、夫人?!  


  ——欧阳夫人?!


  ——屠苏???


  看到自家师兄一脸错愕的表情百里屠苏恨不得把洛云平的嘴巴给缝上。


  但没想到洛云平的语速比他平常算命时还快上了数倍,只见他辟里叭拉一通质问:“欧阳夫人你不好好地待在家中与欧阳大夫一块儿休息大半夜的跑来这山顶上干什么?欧阳大夫呢怎么没有跟你在一起?还有为什么要跟这个人靠得这么近?”


  陵越听得一头雾水,同样也以质疑的目光询问着百里屠苏;作为一名哑巴,百里屠苏此时表示他真的很无力,完全没办法在此时剑拔弩张的情形之下,把事情的龙来去脉解释得清清楚楚。


  所以三个,不对,实际上是陵越和洛云平两个,开始对质了起来。百里屠苏这才知道,原来洛云平可不光光是一个算命摆摊的半仙那么简单,竟然还是一个半妖,而他的身份也不可小觑,竟是这个甘泉村的守阵人。


  洛云平一听陵越自称是天墉城弟子,还叫百里屠苏为“师弟”,顿时领会了什么,他怒指百里屠苏:“没想到你居然和外来人一起破坏结界!”


  看到洛云平气呼呼的样子,百里屠苏一时感到百口莫辩。


  话说这甘泉村的结界与藤仙洞里的仙藤原本法力相连,方才百里屠苏去盗仙藤叶时让仙藤法力受挫,所以连带着也令结界起了波动,于是给了陵越时机,借此闯入甘泉村。


  说起来,这也不过只是巧合,但在洛云平看来,这却是百里屠苏和陵越里应外合之举了。甘泉人与历来外界完全隔绝,近五十年来,机缘巧合进入这个村子的,只唯有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二人而已。陵越以破界之法强行进入,已是犯了他们的大忌,身为守阵人的洛云平,自然无法容忍。


  于是他废话不多说,暴起发难,纵跃向前,朝着陵越挥招过去。


  五十三


  身为天墉城首徒的陵越,光风霁月,智慧超群,素来为弟子表率,堪称天墉城年轻一辈中颜值与武艺的真正担当。


  重点在后面一句。


  所以洛云平败得毫无悬念。


  陵越并不想伤人,且他原本还有打算留在此地调查一番,更希望去拜会一下那位医术高超的隐世大夫,看看是否可有办法彻底治愈百里屠苏身上的煞气,所以打败洛云平之后,他好声好气地想与洛云平解除误会,不曾想洛云平冷哼一声,二话不说就开始布阵。


  洛云平布下的是修复结界之阵法,陵越将结界打开了一个缺口,界时可由这个缺口离开。但是,当洛云平的阵法开始生效,那缺口的缝隙竟渐渐地合拢起来。


  陵越一见之下,大感不妙。若结界缺口被修复,以屠苏的说法,里面的人也是出不去的,那他们岂非要被困在这甘泉村中?


  陵越正想阻止洛云平之际,在旁边静默了许久的百里屠苏拉了拉他的衣袖。


  “师兄,来不及了,不如我们就此回去。”


  陵越见百里屠苏表情严肃,再抬头看天,见结界处的缝隙越来越小,心知时不待人,若留再滞留此处,说不定会再生事端。反正师弟也应该找到了,不如就此离开也好。于是点了点头,拉着百里屠苏一道,朝着那结界缺口处腾翔而去。


  百里屠苏跃身之际,偷偷使了一道术法,将一小团东西,扔到了洛云平的身旁。


  他提气跃至半空,心知此时已无法回头,务必要离开。从前一心想要破开结界离开此地,可如今却有无数个不舍。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夜幕之中的甘泉村一片黑沉,望着自己与欧阳少恭家的方向,心里忽然想起自己离去时少恭对他说的那一句话:


  娘子早些回来,为夫和小翔都在家中等你。


  夤夜已深,却不知,少恭是否还在家中等候?


  五十四


  三个月后。


  这段时间以来,江湖上出现了一起性质极为恶劣的售假事件,有一神秘门派自称百年炼丹世家,新研发出一种能迅速提升内力的神奇丹药“漱冥丹”,此药售价极为高昂。个别富有探索精神的江湖人士服用之后,短期内确是收到了预期的效果,提升了数倍的功力,足足抵得上十余年的修习之功,于是名声打响,一时间江湖人士对此药趋之若鹜,不惜倾家荡产、耗费千金去购买。


  岂料,此药却是不折不扣的假药,那神奇的效果仅能维持月余,之后身体便会被此药反噬,内力渐渐被蚕食不说,严重者甚至有性命之虞。假药风波卷席了整个江湖,各大门派、许多有名有姓的高手皆在中招之列,瞬间闹得整个江湖鸡飞狗跳、血雨腥风。


  幸亏在此时,有一位自称太子长琴的人及时出来派发了解药,消弥了这一场江湖浩劫。那太子长琴声称自己乃青玉坛丹芷长老,此次假药事件乃青玉坛坛主雷严一手策划。他看不惯那坛主所为,故而偷偷带走解药,叛出了青玉坛。


  青玉坛素来行事诡秘,江湖中人对他们所知甚少。各大门派在那太子长琴的带领之下,一举剿灭了青玉坛,经查,事情的来龙去脉确与太子长琴所言分毫不差。那青玉坛坛主雷严多行不义必自毙,在众门派的围剿中,试图服下漱冥丹以求一线生机,却被前来援手的天墉城弟子斩于剑下。


  事后,那名前来援助的天墉城弟子想找那太子长琴询问旧事,不料,太子长琴却早已离去,从前杳无音讯。


  此事既了,江湖中又恢复了从前的平静。


  接下来,又有一件事拉开了帷幕。 


  天墉城三年一度的招新仪式,开始了。


  ————————————————


  这章没有少恭,走一下剧情啦,马上完结倒计时惹。


  另一篇点梗文也已经启动了。所以今年真是还梗年啊QAQ


评论(27)
热度(99)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