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哑巴新娘(十)

  六十一


  此次招新,不仅报名人数创了新高,就连报名者的质量也是创了新高,不少学员是带艺上山,拳脚功夫强的、术法已有一定修为的比比皆是,故而后两轮的试炼,竞争可谓极其残酷。


  此回天墉城招新,名额总共二十,为了挤入这二十人之中,试炼的这几天里,这几百号报考者明里暗里争斗不休,气氛十分紧张。


  百里屠苏一直留神欧阳少恭,只见他的表现虽不亮眼,但也没什么失误,稳稳妥妥地进入了最后一轮,虽不愿让他留在天墉,可每每比试之时,又情不自禁地替他捏了一把汗。

  

  最终,经过激烈的角逐,前二十名突围者终于出现。


  这二十人里,有风晴雪,但没有欧阳少恭。


  他排在了第二十四位。


  风晴雪以为欧阳少恭会难过,不住地安慰他,可欧阳少恭却既淡定又从容,对输赢胜负全不放在心上,得失皆是一派风淡云轻的模样,让风晴雪好生佩服。


  对于这个结果,百里屠苏第一反应是舒了一口气,第二反应是,这个结果,似乎是哪里不对。


  果然,百里屠苏的预感并没有出错。


  一天的时间不到,就出了一件大事。


  那其中的五名入围者,竟齐齐发疯了!


  六十二


  却说次日清晨,正当其它落选的报名者陆续下山之际,突然有五个人发了疯一般的攻击众人,状若癫狂。幸亏那五人虽略有武艺,但全然无法与天墉城弟子相抗,一场鸡飞狗跳之后,那发疯的五人,被闻讯赶来的百里屠苏与陵越迅速制服。


  之后经查,那五人服用了一种特殊的药物,此药可暂时提升内力,但在服药之后,却会让人狂态大发,失去理智。幸好,此药药性不强,他们服下天墉城的解毒丹药之后,不久便也恢复了正常。

   

    掌教真人得知此事后大为震怒,没想到居然有人在天墉城招新时公然使用禁药,简直是明目张胆地挑衅。这么多年,从未有如此荒唐之事发生,为了天墉城的名声,掌教真人传令,定要将此事彻查清楚。


  于是,暂时还未下山的那些报名者,也就被勒令继续留在山上,配合调查。


  经审问那五名服药者得知,这药并非他们自山下带来,而是在山上时,被一名神秘人所赠。不过那神秘人与他们交易时着穿黑衣,脸上戴了一个鬼面具,所以他们也不知此人真面目。


  但,最令掌教真人震惊的是,这五人皆异口同声的咬定,这神秘人,正是天墉城的弟子所扮!


  此言一出,当即炸开了锅。


  掌教真人自然不信,自已门下弟子会做出如此大胆妄为之事,可那五人却言之凿凿,声称那名神秘人为了取信他们,特地在他们面前使了数招天墉城的剑法,甚至布了一道天墉城的独门法术。他们原本也心存顾虑,但如此一来,他们立即深信不疑,心甘情愿地拿出重金与之交换。结果,在服下对方给的“仙丹”之后,果然体力大增,顺利通过了试炼。


  此事被那五人说得有鼻子有眼,而且那五个人也并非一伙,而是分别与那“神秘人”作的交易,想来确有交易一事。现下,这脏水已泼到了天墉城弟子的身上,若不查明真相,恐怕天墉城将颜面尽失。


  掌教真人着令陵越与百里屠苏彻查此事,无论是不是天墉城弟子所为,都定要揪出此人。


  六十三


  当天晚上,欧阳少恭坐在桌前,悠然地饮茶赏月,忽然门外树影闪动,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那大敞的窗户窜了进来。


  “想不到,这天墉城的规矩如此特别,有门不入,偏要爬窗。百里师兄,这大晚上的,来在下房中,究竟意欲何为?”欧阳少恭抬头望着突然闯进来的百里屠苏,却是半分惊讶的神色也无,继续悠然饮茶。


  百里屠苏没有什么开玩笑的心思,直接“问”道:“那药是不是你卖给他们的?”


  欧阳少恭一听就怒了:“多日不曾碰面,你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百里屠苏着急地比划:“此事非同小可……少恭,你怎么可以在天墉城卖假药呢?”  


  欧阳少恭冷哼一声,挑了挑眉道:“你凭什么认定是我?就算是我在做,你又要如何?将我揭发,交予你们的掌教发落?”


  百里屠苏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会,“你先下山,待我处理完了这里的事情,再回去寻你,可好?”


  欧阳少恭一听“下山”二字,就更加炸毛了,他指责百里屠苏,自己千里迢迢前来寻他,结果他一心想要打发他回去,定是心中有鬼云云。百里屠苏本就不擅言辞,此时又无法言辞,被欧阳少恭劈头盖脸一通责骂,无力回嘴,无可奈何之下,干脆拉起欧阳少恭,再度像上次那般,堵上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六十四


  欧阳少恭的身体永远比嘴巴诚实,这一吻,果然让他再度软化了下去。


  这间客房,原本是四人的通铺,但其余三人早在前一两轮试炼中被淘汰下山,所以现下住的,仅有欧阳少恭一人。在这样一个月色溶溶、清风徐徐的美好夜晚,夫夫二人独处一室,缠绵拥吻,那体内的热度,瞬间就升腾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搂抱着滚上了床。


  百里屠苏的双手,已经情难自禁地扯起了欧阳少恭的腰带。欧阳少恭被百里屠苏大力摩挲,四下游走,也不由得粗气直喘,尤其是对方那反应激烈的硬度,正直挺挺地顶着他的臀间,更令他无比深切地体会到了,何为“小别胜新婚”。


  在这要命的当口,欧阳少恭却突然问道:“此事,你凭什么认定是我所为?”


  ——他可没在甘泉村卖过假药。


  百里屠苏顿了一下,抬头去看欧阳少恭,见欧阳少恭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百里屠苏顿了一下,接着别开了视线,显然不愿回答。


  于是,他被欧阳少恭毫不留情地踹下了床。


  六十五


  百里少侠被欧阳少恭在情热如沸的关头推出门外已属不幸,更为不幸的是,这一幕情景,还恰好落在了三名天墉城弟子的眼中。


  那带头的一个,正是百里屠苏的“宿敌”——陵端。


  这陵端乃是天墉城的二弟子,弟子之中,位次仅在陵越之下。他也是自小就被收入天墉城,而且师从掌教真人,根骨上乘,本也是弟子中的佼佼者。他志向宏伟,原本立誓成为天墉城弟子中的第一号人物,可惜,无论在入门时间还是在剑术造诣乃至人缘人脉上,都比不过大弟子陵越。陵越碾压式的优势让他不得不服,多年下来也就认了,于是,他的志向就变成了成为陵越之后天墉城最出色的弟子,可他没有想到,中途竟又杀出个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不仅被执剑长老收为除陵越外仅有的关门弟子,还被陵越百般照顾,就连练剑时,都被各大师叔伯夸得跟朵花儿似的。


  长此以往,陵端就记恨上了百里屠苏。


  看着百里屠苏从欧阳少恭的房中走出来,陵端有无数个念头在脑海里转了又转,最终灵光一闪,有一道妙计,慢慢浮了上来……


  六十六


  在陵越向掌教真人汇报禁药事件目前调查进展时,一旁陵端突然站了出来,表示自己有重大发现!


  “……掌教真人,此事你交给大师兄和百里屠苏查办,绝对查不出个真相来,因为做下此事的,正是大师兄的好师弟——百里屠苏!”


  陵端用手指着百里屠苏,说出了这般石破天惊之语。


  果不出他所料,当场所有人立即就惊呆了。


  陵越第一时间站出来维护百里屠苏,让陵端不要空口白牙诬蔑旁人。陵端冷笑数声,声称手上已有人证物证俱全,绝无半句虚言。


  “……当晚,我与肇临、肇清两位师弟路过客房时,发现那百里屠苏偷偷摸摸从欧阳少恭的房中走出,而据我们亲眼所见,他们二人倒像是旧相识一般,于是弟子不免起了疑心,这两日便留意调查。结果被弟子发现,在百里屠苏主持试炼期间,就与那欧阳少恭走得很近;更据弟子调查所知,那欧阳少恭原本的身份就是一名大夫,炼制这类禁药带上山,乃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他拿着假药趁机敛财,待那五人服药之事曝光,被除名之后,他又可以顺理成章的替补上去,全不耽误他混入天墉城……至于百里师弟,他就是当晚用药交易的‘神秘人’……”


  “你有什么证据?”陵越厉声喝问。


  “证据?哼,”陵端转向百里屠苏,“屠苏师弟,你敢不敢对天发誓,你与那欧阳少恭素不相识、全无瓜葛?”


  众人的目光悉数落到了百里屠苏身上。


评论(25)
热度(109)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