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哑巴新娘(十一)

  六十七


  面对陵端咄咄逼人的质问,百里屠苏面色发青,一言不发。


  陵越正想上前维护,忽有一道清正的声音传来:


  “如此剑拔弩张,究竟发生了何事?”


  来人面容冷肃,高大挺拔,一身的仙风道骨,正是天墉城的执剑长老——紫胤真人。众人见到他突然出现,俱有几分意外。众人皆知,执剑长老长年闭关,而这次出关的时间应该是在一个月之后,没有想到,他竟提前出关了。


  陵越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略地同紫胤述说了一遍,紫胤听后,不动声色地扫了自己的弟子百里屠苏一眼,见百里屠苏面色有异,淡淡道:“此事既与那欧阳少恭有关,不如现在就把他寻来,令他一同对质。”


  掌教真人也正有此意,当即吩咐弟子,将欧阳少恭带到此地。


  面对天墉城这么多人质疑的目光,欧阳少恭倒是一派轻松,不以为意。对于陵端指正的罪名,他一听就笑了,“在下区区一介乡野村医,若真有这么大的本事制出功效如此强劲的药物来,何不自己服用,偏要赠予旁人?再说,这位师兄口口声声说我与屠苏师兄串谋,请问,证据在何处?”


  陵端既然敢当众指证百里屠苏,自然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冷笑一声,手一挥,身后的肇临立即走上前,拿出两个黑布包裹,当众解开了其中较大的一个,只见里面竟是一套黑衣,以及一付形制可怖的鬼面具。


  陵端指着那几样东西,正声道:“掌教真人,执剑长老,这套衣服和面具,正是我们从百里屠苏的房中搜出,肇清、肇清,还有陵简皆可作证。除此之外,我们还找到了这个……”一边的肇临又打了另一个包裹,那里面头装的是一堆的宣纸,每张纸上皆作了画,笔墨已陈,显然不是新近伪作;虽每幅都是寥寥几笔,且画风奇异,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画的,全是同一个人,


  ——微笑的脸,生气的脸,弹琴的样子,抓药的样子,喂鸡(小翔)的样子……


  这装束打扮,仔细打量,还是能够看出,与欧阳少恭有几成相似。


  “这画的分明就是欧阳少恭!想不到屠苏师弟,竟还有如此癖好……”

  

  六十八


  此言一出,全场立即鸦雀无声,震惊的、猜度的、怀疑的、嘲笑的……各有各的精彩。百里屠苏看到那套黑衣时,面色铁青,知道自己是被陵端嫁祸;可看到自己仔细藏好的这些画像,居然被他们翻出来,还放在大庭广众之下展览,顿时又面色涨红。他下意识地先看向师尊——师尊已经背过了身去,再看向大师兄——大师兄死死地盯着那些画,表情是不可置信的!

 

  从前的从前,百里屠苏在天墉城里的年少岁月,因着身上的煞气,情绪特别不稳定,一受刺激就就暴走,两眼冒着红光,可以把离他方圆三里的活物统统揍趴下。这样的暴力行为,导致他儿时在天墉城里还挺不招人待见,陵端能轻松挑唆旁人对付百里屠苏,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打人总要被惩罚,所以百里屠苏事后总会被关进藏经阁抄写经文,所谓“修心养性”。


  但抄写经书毕竟太过枯燥,少年心性,又怎么忍得住?于是他开始了在纸上涂鸦,一会画一张师尊一会画一张师兄,还献宝似的拿给陵越看。陵越一见之下便终生难忘,思考了许久,实在找不出什么可以夸奖的地方,只好委婉地说:图上这配字,当真写得不错……深受打击的百里屠苏从此就把他的墨宝全部珍藏了起来。


  见识过自家师弟画作的陵越,一眼就认出,那几张画,的确是屠苏所作无疑。


   他内心的震惊简直难以言喻。


  ——没想到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师弟,居然出去一年心就被人拐跑了!!居然还是被男人拐跑的!


  ——早知道不应该过多灌输男女大防的道理了!


  ——虽然挑男人的眼光还是可以但毕竟是个男人啊师弟! 
 

    “陵越,你这看画,可是屠苏的手笔?”


  掌教真人知道最了解百里屠苏的,也就只有这个大师兄陵越,见他一直盯着画发呆,就出口问了一句。


  陵越回过神来,表示自己没见过百里屠苏绘画,且百里屠苏也不是个喜好笔墨之人,应该不会做这私下画图之事。


  ——一向双标护短的陵越OS:屠苏啊屠苏,这里除了我之外,没人见过你的画,你可千万要否认啊!师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六十九


  百里屠苏果然乖乖的没开口。


  倒不是他听到了陵越的心声,而是被欧阳少恭一个眼神瞪回去了。


  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陵端得意洋洋的挑衅之中,欧阳少恭却是态度从容,不慌不忙地对此进行了反驳:首先,这些面目模糊的人像实在难以证明是他欧阳少恭;其次,没有足够证据可以证明这些画确为百里屠苏所作;最后,即便他与百里屠苏确有交情,也不能证明他们二人参与了此事。至于那套鬼面人黑衣么,百里屠苏因主持负责弟子试炼一事,成日不在旁人,想要嫁祸,那真是再容易不过。  


   被欧阳少恭这么一说,众人再回头看这些画时,确是觉得又有些不像了。


  ——所以有时候画技太糟糕,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欧阳少恭条理分明,可陵端显然也早有准备。


  他指出,那五名服药的人之中,有一人曾看到当时有另一个鬼面黑衣人一闪而过,可见,他们定是一起行动,一个躲在暗处,一个出来交易。所以欧阳少恭的那套衣服,肯定是在他的房中……


  陵端这意思,是要趁欧阳少恭不备,立即去搜房了。


  百里屠苏担忧地看了欧阳少恭一眼:看来他在你那边也早有布置……


  欧阳少恭知他意思,只微微颔首,令他稍安勿燥。


  七十


  因此事干系甚大,掌教真人和执剑长老决定亲自观看整个搜索过程。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欧阳少恭的房间,沿途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其中当然也包括了风晴雪。


  当陵端得意洋洋地从欧阳少恭的包袱中拿出那一套鬼面人套装时,挤在门口的风晴雪愤怒地站了出来,“这绝对不是少恭的东西!”


  ——为什么风晴雪会这么斩钉截铁地认定呢,因为当初二人一同上山时,欧阳少恭因为嫌包裹太重,曾当着她的面打开,扔掉了一堆的东西。风晴雪的记性特别好,看过一遍欧阳少恭的衣服风格后就记住了,欧阳少恭的穿衣风格虽十分多变,红的白的蓝的黄的都爱穿,但独不爱穿深色,绝对没有黑衣服,更不用说还是这么丑的黑衣服。


  怎能如此抹黑少恭的审美?!风晴雪愤愤不平,决意定要为欧阳少恭洗脱罪名。


  对于风晴雪的话,陵端哈哈大笑,反驳道,这套黑衣,说不定是他的同伙所备,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百里屠苏一眼。


  风晴雪想了想道,“我的灵蝶之术可以嗅出衣服上沾过谁的气息,灵蝶会落在穿过这件衣服的人的身上,一试便可知!”


  陵端面色瞬间微变,但还是半信半疑,“哼,哪有这种法术,你可莫要在此胡言乱语!”


  “姑娘是幽都之人?”一直在旁沉默不语的紫胤真人突然发问,见风晴雪点头,他与掌教真人相视一望,同时点了点头。


  掌教真人和执剑长老均对幽都法术有所了解,知道他们族中,确有这种灵蝶之术,使用者无需多深的法力,却也是秘而不传之术。 


  风晴雪见自己被肯定,开心一笑,当下双手结诀,随着光阵一闪,数只五彩闪耀的灵蝶挥舞着双翅被指引着落在了衣服之上,不多,它们再度翩翩起舞,于空中环绕了一圈,最后悉数落在了陵端的头顶。


  陵端瞬间面色惨白。


  七十一


  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陵端眼下这个情况。


  他跪在掌教面前大呼冤枉,这当口,风晴雪又令灵蝶找出了百里屠苏房中那套黑衣真正拥有者,此时也正围在门口看热闹的报名者之一——元勿。


  这位叫元勿的小哥,胆子看起来不大,稍一威吓,没多久就招认了。


  据元勿供认,他曾是之前在江湖上卖假药闹得沸沸扬扬的青玉坛的弟子(他特意强调了“前弟子”三个字),但他表示他也是不愿意的,绝对是被逼的。作为其中一名派发假药的弟子,他因此结识了前来买药的陵端。


  不过秉着一颗善良的心,元勿在陵端服药前特地提醒他,此药尚在试验期,不如看看其它人的疗效后再服用。陵端的确忍耐了几天,但最后还是忍不住服下去。


  不过也幸得元勿提醒,陵端因服药晚,后果还没发作,假药事件就马上曝光了。陵端又回头找元勿,此时元勿已经“弃暗投明”帮着太子长琴派发解药,陵端服了药倒也马上无碍,只是他当初为了买那假药从剑阁中偷出来拿到当铺当掉的一把名剑,却是没办法赎回去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眼瞅着紫胤真人就要出关,那剑阁里的剑无不是他的心头好,若发现被盗,此事肯定瞒不住,这段时间因看守剑阁的剑灵红玉被遣外出,掌教真人派他看守剑阁,这才有了他这个监守自盗的机会。


  原本他的如意算盘是,等自己服了药后功力大增,那钱财自然区区小事,事后赎回即可,不曾想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还差点吃了假药送命,真是后悔莫及。


  岂料,数日之后,元勿前来找他,说是青玉坛人已经卷钱跑路,他无处可去,便想要到天墉城里拜师学艺,让陵端多多帮忙,还奉上财帛若干。


  陵端自然是笑纳了,但这钱仍是杯水车薪,元勿也穷得丁当响,于是元勿便出了这个在报名者中卖假药的办法,他们便趁此试炼的机会,大发了一笔横财。


  至于那假药么,元勿说,乃是用从前那药丸里切分改良而成,药效大减,应该不会出太大乱子。


  他们也想过让人背锅,而这对象,经由陵端挑选,最终圈定了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


  更令陵端如有神助的是,当他偷偷来到百里屠苏房间后,竟意外发现了他的那些画。证据真真假假,一应俱全,本以为这回是煮熟的鸭子跑不到,没曾想到,到头来,仍是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七十二


  真相大白,人物证物俱在,掌教真人下令将陵端散去修为逐出天墉城,并取消元勿的入选资格。


  考上的新弟子一下子少了六个人,所以二十名后的六位弟子被替补上来了,欧阳少恭正在此列。


  看着欧阳少恭一脸得意的表情,百里屠苏心中突然一咯噔——看来这件事的背后,肯定又是跟他脱不开干系了。


  元勿——青玉坛——太子长琴——假药……


  原来如此!


  趁众人走远,欧阳少恭暗下里拉了一下正在发呆的百里少侠的衣角,拿出一张纸,在他面前晃了晃。


  那张虽是一闪而过,那图上的人物却是再清楚不过——正是刚才被陵端拿出来的那一堆画中的一张。


  ——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偷偷捡走了一张的!


  “这画工拙劣至此,也是世所罕见,啧啧!”欧阳少恭摇头叹息,百里屠苏脸红到耳尖,伸出手来就要抢,却被欧阳少恭死死捂住。


  师尊他们还未走远,看热闹的弟子也还未散光,到底不敢惹出太大动静,百里屠苏只得忍耐着欧阳少恭继续拿此事笑话他。


  却不想欧阳少恭嘲笑了一句也就打住,拍了拍装了画纸的袖口道:“丑虽是丑了点,但毕竟是娘子的一番心意……”那眼眸中的笑意在阳光下一闪一闪,“为夫很是喜欢……”


评论(36)
热度(104)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