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哑巴新娘(十二)

  七十二


  风波结束之后,替补学员欧阳少恭正式成为了天墉城弟子。


  对此,欧阳少恭并不感到高兴,因为入门之后,他并没有如愿以偿地天天看到他家的亲亲娘子,百里屠苏像是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一般,几乎不在人前露面。


  与此同时,他开始了枯燥乏味的天墉城弟子生涯,一半的时间,不是苦兮兮地干杂活,就是傻兮兮地跟着人群练剑,这对于平时除了诊个脉开个方子就无所事事的乡村大夫来说,简直是个巨大的折磨。


  另外还有一件不舒服的事是,他感觉到了一道充满探究的视线随时随地粘在他的身上,意味不明,来意莫测,令他颇为不悦。虽然明面上,这视线的主人,似乎对他相当关照。


  比如此时——


  他故意脚底一滑,像是不慎踩错了台阶,身体向后倒去,怀中抱着的大叠书卷眼见着要随着他的摔倒而洒落一地。突然,一条强有力的手臂迅速托住他的腰侧,将他一把拉了回来,避免了与地面的亲密接触。


  抬头看去,一张英气勃发但又带了几分沉敛严肃的脸恰好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欧阳少恭努力施了一礼:“多谢大师兄。”接着又好奇地问道,“师兄平时也来藏经阁?”


  来人正是天墉城的大师兄陵越,听得欧阳少恭问话,他别开目光,某种谜一般地尴尬一闪而过。接着又恢复了一贯冷静模样,“叮嘱”欧阳少恭走路小心,莫要再摔,然后就若无其事地走了。


  欧阳少恭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走了一个陵端,又来一个陵越。这些天墉城的弟子,看来并不太好应付。陵越究竟知道了些什么?又想要做些什么?而且看起来,这陵越的段位,比起那陵端可是高了不知多少……


  最终欧阳大夫得出结论:看来还是得尽快带自己家娘子下山才是!


  七十三

  

  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在对待他家不擅言辞又面瘫的娘子,欧阳大夫素来主动。


  于是数日后,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欧阳大夫就大喇喇地出现了百里屠苏的房中。百里屠苏正在房中打坐,见到欧阳少恭出现,既有几分意料之外,也有几分意料之中,再余下的几分,就是担忧。


  ——你一路走来,可有被人发现?


  这话在欧阳少恭的理解里,分明透着另一重意味。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这么怕被人发现?你我的关系,就是这么见不得人?”


  百里屠苏垂下头,眼神微动,定了定神,起身来到欧阳少恭的身边,从背后紧紧抱住他。他以传音入密的方式,同自家夫君说着情话:“别生气了,是我的错。最近我被师尊禁足在房中,不敢走远,但心中无时无刻不惦挂着你。”说罢,如小兽般将头靠在欧阳少恭的脖颈处蹭了蹭,透着一股讨好的意味。


  百里屠苏说情话的次数很少,所谓物以稀为贵,所以每次效果都十分不错。欧阳少恭缓了神色,问道:“你师尊把你关起来做什么?”


  百里屠苏抱住欧阳少恭的手势又紧了一紧,“师尊闭关之时自创了一套心法,令我这段时间好生练习,没练成功就不许我出去。”其实还有一个原因,百里屠苏认为时机未到,暂时不想说出口。


   欧阳少恭哂笑道:“你这师尊倒是霸道,万一一辈子练不成,岂不是一辈子都要把你关起来?”


  说话间,欧阳少恭的耳朵无意中蹭过百里屠苏的唇边,百里屠苏心中一动,忍不住张开口,轻咬了一下那莹白的耳垂,欧阳少恭全身一颤,在他的怀中扭动了一下,惹得百里屠苏倒吸了一口冷气,眼下情已迷,意已乱,整个人均是心猿意马。“少恭眼中,我有这么笨么?”一边“说”着话,一边双手已经不安份地在欧阳少恭身上游动了起来。


  欧阳少恭按住他乱动的手,低声道:“笨,你岂止是笨,”感受到百里屠苏身体一僵,他趁机挣脱百里屠苏的怀抱,面对面地看着他,伸出手来,揉了揉他家娘子略带委屈的脸,笑道:“可就是这么笨,我才喜欢。”


  见百里屠苏又要扑过来,欧阳少恭作了一个“打住”的手势,接着从袖中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交待道:“仙藤叶子制成的药丸,记得每天服一颗,可不要浪费了我这几日花费的心力。”


  这几日?难道是在天墉城中临时炼制而成?百里屠苏听出不妥,他知道,欧阳少恭替他炼制的药丸十分不易,需耗费大量的原材料,尤其是仙藤叶。因着陵端嫁祸一事,欧阳少恭的行李被清查了一遍,若有药物、药材一类的带在身上,当时必定会被搜出。


  “少恭,炼药的材料获取不易,你身在天墉城,又是怎么拿到的?”百里屠苏单刀直入。


  欧阳少恭一付高深莫测,“卖个关子,以后你就知道了。”说完还对他意味深长地眨眨眼,百里少侠暗自摇头,好生无奈。


  七十四


  趁百里屠苏倒水服药的当口,欧阳少恭在他的房中四下打量,到处寻觅。


  “娘子,这几日可有新的画作?快拿来给为夫看看!”


  一提到画,百里少侠的脸又红了个通透,板起脸来,表示不想理人。


  可显然欧阳少恭并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他,一张嘴仍在那里喋喋不休:“若是早知道娘子对笔墨丹青有如此兴趣,在甘泉村时,为夫应该好生陪着娘子作画才是……其实现在也不晚,来来来,不如趁此良夜,娘子挥毫,为夫磨墨……。”说罢,还真的站于书桌前,拿起笔墨,要等着百里屠苏现场作画。


  百里屠苏叹了一口气,过去拉着欧阳少恭直言道:“莫要再笑话我了,我知道自己画得不好。”


  欧阳少恭看着他,半真半假地否认道:“万事评判存乎一心,屠苏的画好不好,只有为夫才能说了算。我说喜欢,那就是真的喜欢……技巧算什么,画匠千千万,哪个能抵得上我的少侠?”后面这句,是他附在百里屠苏的耳畔说的,这般耳语呢喃,听得百里屠苏半身酥软,哪里抵挡得住?


  不过,下一句话,立即将百里屠苏惊喜之情浇了干净:“譬如当日留下的那张,你将我切菜的样子画得如此栩栩如生、饱含情意……”


  等等……


  百里屠苏瞪大眼睛、满脸委屈:“可那张我画的明明是你弹琴……”


  掷地有声之后就是迷之沉默。  


  难得有这么一回,能言善辩的欧阳少恭,居然半晌说不出话来。


  七十五


  动口既已无益,那不如直接动手。


  正如欧阳少恭所言,万物评判存乎一心,情人眼中可以出西施,欧阳少恭眼中亦可出吴道子——出不了也无妨,自已上马造一个便是。


  只见百里屠苏右手握笔,而欧阳少恭站于其身后,手覆其上,百里屠苏被他手上力道带动着,依势落笔,只见那笔墨由浅入深,起承施染,遒劲线条跃然于纸上。


   如此这般,他们终于完成了成亲后第一幅“合作”的画作:


  ——乡间院落之中,一名男子弹琴,一名男子舞剑,画笔生动,栩栩如生,仿佛能于画中听到琼音清响,能感受到剑法灵动,细看时,又能看到这弹琴舞剑的两名男子,彼此目光交错,难解难分,无限情意尽在其中。


  百里屠苏搁下笔后,默立良久,心潮起伏。


  欧阳少恭正想说什么,却见百里屠苏又拿起笔,在旁边空白之处添上一行字:


  “琴心剑魄,白首同归。”


  欧阳少恭唇边浮现一抹浅笑。


  “这就是少侠的心意?”


  百里屠苏红着脸点了点头。


  七十六


  “如此佳作,必须挂在最显眼处,娘子快想想,挂在哪里比较好?”欧阳少恭又开始开玩笑。


  百里屠苏作了一个手势,“睡觉!”


  “如此良辰如此夜,怎可浪……唔……”百里少侠将欧阳大夫一把搂进怀中,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今晚的“睡”字,是个动词。


  ——不知是自己情欲熏心,还是欧阳少恭的药中确有少量催情成份,刚才撩拨起来的那点欲念,已是难以自控。更何况,他们彼此不曾同房已有数月之久,熬耐到此时此刻,已属百里少侠善于克制。


  阳春白雪之后是肉搏相见,资深文艺男欧阳少恭对此颇有些适应不良。在被脱剥了个干净扔在床上后不住摇头叹息:“‘素墨丹青千古画,寒窗风月两重天。’可惜啊,有人不识丹青,只熟风月……”


  百里少侠也不同他废话,那握住某个生龙活虎之物的五指紧紧一拢,底下这人便随之一声长吟,再也说不出多余的废话来。


  百里屠苏将空着的一口手捂在欧阳少恭的嘴上,提醒道:“师尊和师兄就住在附近,莫要发出太大声响……”结果被欧阳少恭泄愤狠狠咬了一口。


  “你不会布个结界么?”


   “擅用术法,师尊会感觉到……我的手给你咬就是!”


  欧阳少恭还待挣扎,被百里屠苏一记长枪直入,神魂飞荡,快美难言,嘴巴被捂住叫不出声,只好狠狠地张口咬住送到嘴边的手。


  百里少侠痛得直抽气。


  幸好,他是哑巴,叫不出声来。


   


  ——————


  只剩一两章,应该就能完结了嗷~


  可能是苏恭也写了几十万字,什么波折都写了,实在虐不起来了。只想看他们两只甜甜甜,所以以后还会写的话,也是甜甜的小短文这样。


评论(25)
热度(105)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