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可逆,主吃弱攻强受,有大三角不良爱好,萌点清奇,节操基本没有,跳坑请慎,雷死不赔。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90769
我的晋江专栏,欢迎大家来玩~

【苏恭】哑巴新娘(十六章)(大结局中)

特别OOC,慎入。 


 九十三


  百里屠苏此言一出,紫胤真人立时冷哼一声,“好一个只念本心不问过往,他的本心,你又知晓几分?”紫胤显然对百里屠苏这句不辩黑白的痴情之语,很是生气。


  掌教真人对此也是摇头叹息:“屠苏,你既知这欧阳少恭处心积虑,一心打的就是仙芝丹的主意,你又怎么会想不到,他可能是故作好人来蒙蔽于你?你都回到了天墉城,他还想方设法,跟着混进来,由此可知,他所谋之深……”


  “师尊、掌教真人,少恭并非处心积虑之人,”百里屠苏此时已冷静了下来,只见他目光坚定,语气沉着,将事实一一道来,“数月前,青玉坛在江湖上高价贩卖‘漱冥丹’,此事最后正是太子长琴一力平息。若非他将解药放出,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人将性命不保。当时,我和师兄奉掌教真人之命下山调查,从青玉坛弟子口中得知,丹芷长老太子长琴和青玉坛坛主雷严早有嫌隙,丹芷长老甚至长年远游,很少出现在青玉坛……少恭,可有此事?”


  欧阳少恭点了点头道,“不错。当初雷严曾逼在下炼药,但此事非在下所愿,故而才会特意离开青玉坛,在甘泉村隐居多年,那些村民皆可作证。不曾想青玉坛竟在我留下的药方中加以改动,制出会伤人性命的丹药,亦是在下所料未及。故而回到青玉坛后,就制出解药,寻隙派发了出去……”


  欧阳少恭将前阵子发生在江湖上的事情,择要说明了一下。他所说的话,字句皆有佐证,不容得他们不相信。


  掌教真人的面色已有所松动,但对欧阳少恭隐瞒身份上天墉城之事仍有介怀,对此,欧阳少恭解释道:“在下因担心屠苏身体,故而才前来天墉城。至于隐瞒身份一说,在下本名便是欧阳少恭,琴川人士,掌教真人大可派人调查。从前不知雷严险恶用心,曾化名栖身青玉坛,但那也是十余年前的事了。在下本心仍是想作一名济世救人的大夫,于是在甘泉村行医多年,自称乡野村医,这个身份又岂能算作是欺骗?”


  ——似乎也很有道理啊……


  欧阳少恭收敛了玩笑之色后,说的话都十分真诚,且字句逻辑严密,一时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此时,百里屠苏突然双膝跪地,俯首施礼道:“弟子有愧,未能及时说出实情。但少恭隐瞒身份前来天墉城之事,确是一心只为弟子,他治好了弟子体内煞气,便是明证。再说他当年上山盗药,也只为求生。他的过错,也是弟子的过错,弟子,愿一力承担,望掌教真人成全!”


  九十四


  但见那百里屠苏与那欧阳少恭一唱一和,说完之后又下跪请罪,其声朗朗、其心可鉴,顿令掌教真人一时语塞。


  ——一力承担?成全?


  ——逐你出门、罚你下山,岂不是正好成全了你们双宿双飞、逍遥天地的念头?


  很有想法嘛!


  被蒙蔽了很久的掌教真人到目前为止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顺了一遍,发现总体上这就是一个天墉城弟子被外来居心叵测人士拐走的可悲故事,而且最为可悲的是,场中一众早就心知肚明,就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尤其是紫胤,虽装模作样的生气,其实早就暗中默许。


  混帐啊!


  掌教真人沉吟半晌,缓缓说道:“此事在天墉城未有先例,如何处置且容后再议。但百里屠苏隐瞒实情,罪责难免,先关入后山禁地面壁十日。至于这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之前虽为青玉坛中人但已入我天墉城门下,自当一并领罪受罚。”一旁的紫胤真人插了一句。


  “那执剑长老的意思是?”


  “一起关着吧。”


  ——没办法,天墉城只有一个山洞可以关人。


  就这样,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一道,被禁足在了后山。


  九十五


  天墉城虽说是个清修之地,但有一点却是跟其它普通门派一模一样:


  八卦消息传得特快!


  在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被关入禁地后不到半天,这个消息就在整个天墉城都传遍了,短短时日便衍生了不同版本。最初是由肇临处流传出来的,经口耳相传后,大抵可取名为“坏坏长老爱上我”版本:话说邪恶的青玉坛长老欧阳少恭为了抓百里屠苏炼药将他在小黑屋中囚禁一年,在这一年里发生了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使得百里少侠的嗓子都叫哑了。更可怕的是,那邪恶长老不知用何邪术,竟令他以男子身躯诞下了一名婴儿。可惜百里屠苏意志薄弱、道心不坚,一奸成孕后居然对那邪恶长老生情,兴起了终生厮守的念头。大师兄陵越奉掌教之命将百里屠苏救回,却不想那邪恶长老不愿善罢甘休,居然隐瞒身份追上天墉城;百里屠苏与那邪恶长老暗通款曲,替他打掩护,令他顺利通过新弟子试炼,甚至还狼狈为奸逼走了正直的二师兄陵端……


  可惜这个版本没过多久就走了样。


  由于此版本中的欧阳少恭阴险狡诈、凶残成性,且是色欲熏心的淫邪之辈,与天墉城众弟子眼中看到的儒雅俊美、如沐春风的欧阳少恭本人大相径庭,故而一面世便倍受质疑,当另一个版本出现后,立即就被人遗忘到爪哇国去了。


  另一个版本出处不详,总结一句话就是——“双面少侠抛妻弃子、柔弱小郎中为爱走天涯”。此版本中,欧阳少恭乃是一位天性善良的清秀小郎中,因为医术高超,一度被掳掠到了江湖中的邪恶门派青玉坛,孤身陷魔窟。但欧阳少恭不畏强权,几番努力终于逃脱,于一小山村里隐居避世。他救下了不慎坠落山崖的百里屠苏,不想那百里屠苏却煞气发作,失去理智对他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欧阳郎中顾念百里屠苏身患绝症,含泪原谅对方,不料百里屠苏竟食髓知味,对他一奸再奸,还丧心病狂地令他以男子身躯诞下了一名婴儿。在这过程中,欧阳郎中曾多次想要与他一刀两断,可是不曾想,这百里少侠虽说在煞气发作时状似恶魔,可在煞气过后、恢复理智时却是百般温柔、缱绻情深,令得内心柔软的欧阳郎中难以自拔、越陷越深。一年后,大师兄前来寻人,百里屠苏又生怕丑事暴露,败坏他天墉城少侠的名誉,狠心抛妻弃子、一走了之。欧阳郎中抱着儿子千里寻夫,却被那百里屠苏威胁,不许他说出此事……


  由于这个版本中,欧阳少恭的形象与他本人俊逸出尘的气质十分相符,百里屠苏煞气发作的细节也符合实际,故而迅速被人接受,成为了八卦圈中的主流。


  “……屠苏师兄居然如此狂性大发,竟将床头柱都给震碎了!那欧阳少恭师弟受伤了没有?”


  “咕,受伤嘛……反正他第二天没有开门问诊。再给我一块五花肉!”


  欧阳翔,也就是阿翔,此刻正露出肚皮躺在石桌上,满足八卦群众的要求补充一些双面少侠与柔弱小郎中的故事细节。桌子上,堆满五花肉的食盘绕了它一圈,它在肉堆里抖了抖翅膀,身边立即有人将五花肉塞进它的嘴巴里。


  它张开鸟嘴,十分满足地“咕”了几声,很是惬意。


  顶着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儿子身份的阿翔就这样迎来了它鸟生中最受欢迎的一段时光,几乎走到哪都无数五花肉包围。一开始他还是个人类模样的胖小子,没想到吃了太多的肉,浊气上浮清气下沉,以至于又化成了海东青原型。群众先是大惊,接下来就十分默契地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继续供它吃好喝好,令它好好讲故事。


  阿翔原来的版本是欧阳爹爹屠苏娘,坏坏长老爱上我,但群众虽然对双面少侠弱郎中更感兴趣,于是阿翔又顺应民意,故事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真实性什么,跟五花肉相比,完全不值一提嘛!


  九十六


  “所以,是少恭娶了屠苏师兄,而不是屠苏师兄强迫少恭?”


  热爱八卦的,显然不仅有外面的一众天墉城师兄弟,还有新入门的风晴雪,与风晴雪认识后关系突飞猛进的师姐芙蕖以及假装对狗血情节并不感兴趣的大师兄陵越与剑灵红玉。


  现下,这一堆人,正在后山的亭子间围坐成一圈,和八卦中心的其中一位当事人一起,喝茶聊天。至于另一位当事人,则兢兢业业地被困在山洞内,表示要遵从师命,认真受罚。


  “这是自然,屠苏乃是在下明媒正娶的夫人,何来强迫一说?”故事里“柔弱小郎中”欧阳少恭正悠然自得地饮茶,回答他们好奇的提问。


  “可是,天墉城的规定,弟子入门之后,就不得婚娶,不知道我爹会如何处置?”芙蕖有点担心。眼下他们这几人,自从知道了所有前因后果以后,已经被他们的“真爱”所打动,坚定地站好了苏恭队伍。


  “咳,其实,屠苏也并非天墉城正式弟子……”陵越突然说了一句。


  众人齐齐转向陵越。


  陵越犹豫了一下,“当年屠苏上门,是师尊受乌蒙灵谷大巫祝韩休宁所托,为治愈其身上煞气才收为弟子。但屠苏病愈之后势必要回乌蒙灵谷接下大巫祝一职,所以当年师尊就说过,屠苏不会长留在天墉城,总有一日会让他下山,而下山的条件有两个,一个是师尊实现对韩休宁的承诺,治好屠苏身上煞气,另一个是乌蒙灵谷族人替天墉城做一件事回报,两两相抵之后,屠苏便可下山。”


  “哦,要做什么事?”欧阳少恭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我也不甚清楚,但是,”陵越看着欧阳少恭,“之前陵端一事,师尊已有所察。他曾叫来屠苏问话,屠苏也给了师尊一个承诺,师尊这才暂且按下此事,只着令我暗中观察留意你的动向。想来,屠苏早有打算……”


  欧阳少恭面色微微一动。


评论(18)
热度(101)

© 醉舟一梦 | Powered by LOFTER